有爱,才有婉容

这是一个充满竞争和人人逐利的时代。有多少人为了所谓的出人头地或蝇头小利,折腾得鸡飞狗跳,你死我活,以至面目全非。看看尘间,有多少匆匆过客来来往往,流露出的面目表情,或冷漠,或浮躁,或焦虑,或委琐,或狰狞,或虚伪……可有几人能够拥有一张从容不迫温婉纯正的面容?

脸,如同一个人的心,所谓相由心生。

林肯说,一个人活到四十岁,就该对自己的脸负责了。历经世事沧桑风云变幻,一个人的一张脸能否保持本真、朴素、尊贵的清新之气而浊尘不染,其实取决于我们自己。就看你对世界、对生命、对他人是否拥有一颗无比真诚的心——爱的心。

“佛主拈花,迦叶一笑”,那一笑便是整个世界。“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孔老夫子即便身处家中,也一样是舒展而灿烂的模样——申申也,夭夭也,让人心生欢喜。他们呈给世人的那是一张大快乐、大超越、究竟圆满的面容。因为他们心中有众生,有爱,大爱。他们是圣人。

而我是个庸常俗人,无知,又无趣。我也常常试图装模做样可着劲儿地努力绽放各种笑容。可,往往“颜”不由衷。患得患失忽悲忽喜的情绪,难免浮浮沉沉。对着镜子,我不敢仔细端详镜中人。晃晃脑袋,红玛瑙的耳环,摇曳多姿。我甚至不敢确认那个日渐憔悴黯然无光华的妇人,她是谁?

有一对老人走入我的视线,很久了。或公园里,或街道上,偶会不期而遇。

老人太惹人注目了。冬春见着时,他们身着一模一样的驼色风衣,头戴一模一样的黑色皮子圆礼帽,脚穿一模一样的白色旅游鞋。手牵着手。前几天,回家的路上,我又看到了这对儿老人。更加的卓然不群——一模一样的大红体恤,套在一模一样的黑色背带裤子里,一模一样的驼色皮子圆礼帽,一模一样的白色旅游鞋。依旧手牵着手。

我的目光,痴痴的,无法不被他们的风采所吸引。最打动我的,是他们脸上自然放射出的相知相爱的圣洁的人性光辉。

老人估计都在七十、八十岁左右了吧?穿过了多少风?淋过了多少雨?经历了多少痛楚的密荫?才使得已走在人生边上的这对老人,修炼到如此境界的?这般的个性、忘我,这般的幸福、美丽。

活着撑死不过百年,弹指一挥间。同而为人,我找不出任何理由,不为自己,不再为自己的一张脸而负责。尘世间走一遭,有多少东西,才是你最该值得珍爱和享受的?虽然,现实总是戴着残酷、虚伪、玩笑的面具,该睁眼时睁眼,该闭眼时闭眼吧。世界多情时我欢喜,世界无情时我感恩。

好好活着吧!爱生活吧!爱生命吧!爱亲人吧!爱朋友吧!还有,爱自己吧!

一个没有爱心的人,她的脸,怎么会有和气呢?怎么会有愉色呢?又怎么会有婉容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