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棉花与张贴画(《人生琐谈》三十二)

最近,从一个厂里传出一则没有报道的新闻:厂长在一个周六的下午,带领科室干部对全厂纪律进行了一次检查,查出了有38人脱岗。第二天厂里就发下文件,通知这38人从即日起降一级工资。出人意外的是,处理后这38人竟无一人找领导,也没有一人托人说情。记者就此询问厂长:“这是什么原因?”厂长答道:“告示早已出过,而且三令五申,有言在先,他找谁去?”

我佩服这位厂长的治厂严明和敢于执行纪律的魄力。正因为这样,这个数千人的大厂,在市场上产品供大于求的激烈竞争中,以高质量站住了脚跟,保证了全厂产值、利税和工人的奖金福利得到稳步增长。

纪律对一个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对于每一个职工的切身利益,都是至关重要的。列宁在革命战争年代和苏维埃诞生初期,曾提倡过铁的纪律。我看在当前的治理整顿和深化改革中,为了使企业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也还有必要重提铁的纪律,以保证企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保证企业应有的发展速度和效益。开头说的那个企业家就是这样做的,在他那里,制度和纪律就是铁的,谁敢碰它,就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可是,据笔者所知,在少数单位也还有另外的两种情况:

一种是棉花似的纪律,看来有,碰一碰,软软的,又像是无。不见有些单位上班时间,买菜的,逛街的,逗娃玩耍的,回家做饭的,都有吗?这种可有可无的纪律,要它何用呢?

还有一种是张贴画似的纪律,它压根就没有准备执行。它的作用 是让人看到,贴在墙上让大家看,打印成册让上边看,放在抽屉里待自己汇报工作时看。这种制度和纪律,与职工是无缘的。

把一些单位的制度和纪律,比喻成棉花和张贴画,似乎有些过分。但确实有这样一些领导,对执行制度和纪律感到棘手,怕得罪人,所以索性放任自流了。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厂长,你问一下,他也有许多难言的苦衷。例如,有个企业的一名工人,参与过倒卖文物,后又旷工达半年之久,厂里按有关规定予以除名,可他本人到处告状,竟得到上面个别人的支持并出面干预,搞得全厂乌烟瘴气。至于因厂里扣发了工资奖金,或给予行政处分,找厂长无理取闹甚至上访告状的,那就更多了。遇到这种情况,本需要上级领导的热情支持,可有时少数上级反而埋怨下级惹了麻烦,甚至还有出面说情的,这就更加助长了违纪者的气焰,给厂长执行纪律增加了困难。无怪乎有的厂长说:“咱得罪不起人呀!你处理一个违纪职工闹一场事,工人看你的热闹,上级说你没把工作做好,难哪!”

看来,要加强纪律需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是作为厂长,要像前面那位厂长一样,有令必行,有禁必止,说到做到,就是得罪了个别人,那也是为了全厂的大业,会得到多数人支持和理解的。同时,有关部门的领导也要顾全大局,坚持正义,给厂长撑腰壮胆,对那些无理取闹的上访告状者,应进行必要的批评教育,以清除厂长执行纪律的阻力。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女孩儿
下一篇:坎坷的搬家经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