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小时候的我们

小时候的我们

上海开启了延绵不绝的雨期季节,绵绵细雨从十二号一直下到现在,淅沥沥的雨滴打在房顶上发出叮叮的声响,有的打在门口的雨棚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一些鸟儿在叽叽喳喳的叫着什么?就连门口的那颗刚盛开的月季花也被昨夜的风吹雨打飘零了一地,那血红的花瓣像一滩血随意的排放着。对于雨天说真的我真的提不起兴趣来喜欢,我总觉得它太烦,没有阳光那么可爱。

随着雨滴声让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些往事,一些发生在小时候的事情,也是发生在差不多这个季节的故事。到了五月份的时候北方就开始了农忙季节,大家都在忙着收割小麦、忙着播种庄稼,那时候的农田里总是会有很多人在忙碌着,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小麦收割完后,会把麦秸秆堆积在田地里,堆成一个个像是蒙古包一样的大垛,有的会隔一段时间拉回家,有的呢干脆就放在地里就当下年的肥料了。

有一天下雨,农忙了很多天的大人都趁着下雨天停下来休息了,可是对于小孩子来说下雨天更加的无所事事了,家里待不住、外面有细雨绵绵的,衣服淋湿了又是被父母一顿臭骂。找朋友出去玩吧,也只能待在家里玩,看书吗又开不下去,所以我就偷偷地从家里跑出来,正好碰到我家后面的一个小姑娘,可能是被父母骂了吧,哭着走在雨里,当时我也无事可做就一直陪着她,然后她就带我出了村,到了一块农田里一家麦秸剁还没有拉走的地方,然后我俩就在麦秸剁里挖了一个刚好能容纳彼此的洞出来,那个人就钻进去。谁也不说话就那样深深陷入安静的氛围中。

当我向左看的时候发现我门村被隐藏在一面浓郁的黑色中,甚至你看不到那是一个什么东西,整个村庄被绿色的树木包围着,再加上雨天升起的烟雾,整个村庄像是萦绕在一片朦胧中,你会时不时的听到鸡鸣狗吠生,像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一般。环顾整个大地,收割完的田地除了麦秸茬还屹立在地里,原本每天都灰尘满天飞的土地上,如今被这雨一浇,瞬间变得好看多了,就连地头上那些整天被灰尘和太阳晒得蔫不拉几的野草也被这雨水一冲刷,瞬间精神抖擞,焕然一新,那墨绿色的叶片被雨滴一下以下的拍打着,草叶也一下一下的被打弯了腰。

此刻的农田里除了安静还是安静,由于下雨的缘故吧,冷热交替中田间笼罩了一层薄薄的烟雾,轻轻地,淡淡的。在往远处看,除了一个个被树木笼罩的村庄外,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田地。而我躲避的这个大大的麦秸剁里好像也藏了不少小动物,因为我听到从里面发出的沙沙声,应该这里面也有一些跟我们一样来这里躲雨的小生物,我问我旁边的女孩,为什么要一个人走在雨里呀,她只是呆呆地望着前方仍旧不发一言,过了好久我以为她不会跟我讲话的时候,她问我?

你想一辈子都待在这里面,一辈子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吗?闲暇时光除了打打麻将就是睡觉,没有一点娱乐消遣。那时候我还比较小,我不太懂她话里的意思,当时我只是觉得农村比较无聊,但大多时候还是很不错的,春天的时候可以看到桃花盛开的家家户户,夏天可以看到绿树成荫的堤坝两旁的梧桐树叶把道路遮挡的没有一丝阳光,只有斑驳细碎的阳光碎片被零零碎碎的打下来,有小朋友带着我去很远的地方去玩耍,在夕阳下骑着单车带着我在堤坝上狂奔,任夏日的风把我的一头碎发吹得没了形状,我们跟太阳在比赛速度。

看着那一闪而过的树木一颗颗被甩在脑后,一切都是那么开心的时光,秋天农忙的时候可以在田地里跟家人一起看西瓜,和小伙伴去地里抱着一个大西瓜坐在地头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大吃一通。在冬天的时候可以堆雪人,然后被邻居家的哥哥叫起来然后来个一千米慢跑,有时候也会在村口的路上玩滑雪,看着着远处白茫茫的一片,幻想着自己能有一匹小马,可以骑着它奔跑在雪地里。农村虽然有时候是挺无聊的,可是大多时 候对于小孩子的我们还是有很多好玩的事情的。等我到了初中的时候,从书中和课本上接触了更多以后,我觉得农村不再是我的乐园了,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想要去更广阔的地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原来是这么多年来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候,外面的世界虽然多姿多彩,可是却再也回不去当初的那么单纯美好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无眠
下一篇:小雨纷飞飘旱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