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诗和诗人的浅识

诗是一种文字的游戏,也是一种文字的艺术,诗是美好的,是赏心悦目的。诗美体现在形式、意象、意境、情思的美妙中。

形式如人着装,有西装革履,有中式唐装;有富丽优雅,有粗糙简俗。各样的形式有各样的感觉,有美,也有不美;有自认为美,而别人看来却无美可言。

意象的建构,需要对万千事物的悉心洞察,需要有丰富的生活积累,万般景象皆可为表情达意的意象。意象是一种立体的展示,而其背后蕴藏的深刻思情,则需要志同道合读诗人悟出,也就是“感同身受”,形成共鸣。意象的自然形成,需要精心地思考和推敲,既要意象美好,又要情思丰盈,读来才不觉肤浅,才有可玩味的妙处。

意境的营造,需要诗人境界的提升,境界越宽广且高远,意境也就越美妙而深邃。意境中需要有可知可感让人看得明读得懂的生活意象,由众多美好的意象,营造出美妙的意境。

诗是需要饱满的情感储存,没有情感的诗是很枯燥的;诗是需要深刻思想的呈现,没有思想的诗是很苍白的。没有对万般事物的深情厚意,没有发自内心的震撼,没有深厚情感的喷发,没有自然流畅的释放,写出来的诗就很枯瘦,很梗塞,很轻飘,很肤浅,不可玩味。没有情感思想的意象堆砌,没有情感思想的巧妙融入,再多再好的意象也是枉然。

诗人是有情有意的人,薄情寡意的人是成不了诗人的。诗人往往是有激情的,看似冷静,却近似疯狂。在疯狂中感万千景象,抒万般情思,众多意象梦幻般地涌动呈现,怡然付诸于笔端,一首诗就自然天成了。所以诗人乃“疯人”,不疯不诗,诗也就成了“疯诗”;读诗的人也就随诗人而“疯”,不疯则不解其“疯意”,也不感其“疯情”。肤浅的读诗人,面对“疯诗”,就如面对一堵不可逾越的高墙,读诗实在是很痛苦的,往往是读不懂“疯诗”的。唯有情思升华了,境界宽广了,然后“疯”起来,方能入心入情入思入梦,也才有入诗的妙感!

按照著名学者涂继成先生的划分,诗人可分三等,即写诗的人,诗人和大诗人。在诗歌创作的道路上,唯有沉下身子、静下心来,勤学善思,广闻博记,笔耕不辍,老老实实地从写诗的人做起,不断磨砺,不断提升,不断精进,努力成为真正的诗人,而后立志发奋成为大诗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世界说大就大
下一篇:好人与坏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