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少女的自传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普通到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存在,我没有漂亮精致的外表,也没有华丽而又昂贵的衣裳,一出生便注定我的容貌和身材,甚至是我的人生和命运,读写完我的自传,你就应该明白“我命由天不由我”的天道论了。

说起我的出生应该算是很特别了,我知道很多事物的成长过程,他们都是从一个胚体逐渐成长为一个完全体,而我则不同,我一出生便是完全体,所以不用成长了,从生的容貌到死的面容都是一样的,这应该是一种悲哀吧。

来到这个世界久了,我知道从人类到动物,从动物到植物,都有血缘上的父母,兄弟,姐妹,然而可悲的是,我却没有,甚至连一个至亲的都没有,便注定我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注定要浪迹天涯,流落各地了,想到这,我不禁大哭起来,为什么我命那么苦,为什么我会是这么一个女孩,为什么所有人都无视我的存在?

我一直耿耿怀的是我没有户口,按这里的规矩我应该是黑户了,所以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生日是哪天,应此我从来不过生日,也没钱为自己过一次生日,哪怕是再简单,再简陋的生日我也没有能力去办到,每次从那些酒店,饭店门口路过,偷偷的望着那些奢侈的生日聚会,我的心都像被针扎了一下,很疼很疼。

我出生便是少女了,却是不受法律保护,这是我悲哀,所以来到这个世界上处处都被人欺侮,而我性子又比较软弱老实,只能是忍辱偷生了,都说社会是一所大学,是一所炼金炉,可我这大学上的真是人生的悲催,今日是悲催的现状,昨日是悲催的历史,我觉的估计自己是一个废物,进了这炼金炉,也无法渡一层金,进去是什么样子,出来还是什么样子,我真是深深的被自己的愚蠢给打败了。

在这个社会上我看见过多少女打扮的非常的漂亮,身上的香水味特别的好闻,穿着华丽的衣裳,走着极其性感的步伐,我真是既羡慕又嫉妒,可我发这牢骚又有什么用呢,恐怕自己一辈子也无法过上这神仙一般的日子,瞧自己的容貌,即便是画上十层的妆恐怕也是白瞎了,也遮不住伤痕累累;再瞧自己的身材,臃肿而又难看,即便是穿上这华丽的衣裳,恐怕也是糟蹋了,再者喷上这好闻的香水,恐怕也是难掩自己刺鼻的体味了。

这些我都可以忍了,可是为什么还要我遭受这奔波之苦呢,每天不分昼夜流走在这些陌生的地方,从天津到广州,再从广州到上海,然后从上海到武汉,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地方,我就是这般不辞辛苦,周而复始的从一个陌生城市再到另一个陌生城市,尽管如此,但我依旧是一个匆匆过客,连欣赏这些城市的时间都没有,甚至连一丝的牵挂都不会存在,谁人能懂我孤独之苦,谁人能够明白我心酸呢。

我总是不甘愿的抬头试问苍天,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会有那么多的苦难,不知何时是一个尽头,为什么会是我呢,这对我来说是多么的不公平啊!难道就因为我的出生吗,就要被命运所捉弄吗?

说到这里,我早已是哽咽不已,这个时候应该告诉大家我的名字了,我的名字叫“元件盒”,也有叫“零件盒”,不过很多人还是给我取了不少外号,最广泛的就是“胶盒”或者“塑料盒”,如果是我的出生注定了这般的命,我希望来世能够做一个“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