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再见了范特西

再见了范特西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还住在315,那个放着三张铁架床住着五个人的小屋。

下了班,他们几个人还有隔壁宿舍的几个人,挤在一台电脑前看球赛,大腔小调的呐喊着,有的人嘴里磕着瓜子,有的人喝着啤酒,时不时冒出一阵哄笑。

我一个人戴着耳机,在QQ空间里看那些转载的文章。记性不好,我把那些技巧写在笔记本上。有中医偏方,有电脑快捷键,风水学,化妆,拔罐,当然也有俞敏洪和陈安之。

隔壁床的哥们,大声的喊我名字,宿舍没水了让我去扛一桶水。有人喊话,让我顺便买几瓶啤酒,花生和瓜子。

这样的时候,我往往会把水桶仍在下面的小店,然后独自一个出去转一大圈。等他们球赛看完了我再回去。

我想不通,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怎么这样?不是应该像书本上写的那样,文绉绉的很有梦想的嘛。

宿舍地势较高,与其他单位宿舍,还有消防联队完全成阶梯型。我最喜欢去的是消防联队那边,周围有一圈路灯,很多人晚上在那里散步或者跑步。

我喜欢走在马路的最边缘,看着一个个健身的人从我身边经过。周杰伦的《范特西》还是那么火,一遍又一遍的听他的歌。激动的时候也跟着吼两句,也会神经质的对着别人的背影喊一句加油。

看着路灯把自己的身影拉长,然后再变短,继续变长这样的过程,总让人有太多的幻想。

宿舍楼下,是一片绿化地,夏天的时候我经常坐在这里打电话。我不喜欢打扰别人,一般打电话都要走到宿舍楼外面。

那时候爸妈经常争吵,他们随时随地都在盼着我打电话。他们有太多的委屈要跟我说,有太多的恩怨等着我去裁决。

也就在那段时间,我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再是个孩子。原来什么事都是别人给我拿主意,渐渐地变成我给别人拿主意。

我的桌子上种满了花,有芦荟,吊兰,滴水观音,紫罗兰,橘子树以及仙人掌。隔几天就会给他们浇水和松土,幻想着有一天他们跟我一起成长。

隔壁住着的是一个作家,他那里有韩寒文辑。有三毛全集,还有很多很多的书。他的原则是所有的书都不借人。

这个作家更狠,有很多次我看到他们宿舍的其他人都在玩游戏,好像叫什么盗挞。而他,单独弄一张桌子,面对着墙坐着,用一支钢笔在信纸上写文。钢笔加信纸,听起来就很文艺。我曾幻想过,哪天我也能达到用钢笔写字的气质。

有人养了一只猫,经常能听到他喵喵的叫声,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大姑娘,羞答答娇滴滴的。

没事的时候,我经常去找不玩游戏的聊天。有时候也逗逗那只猫。他们说做人要学猫,不够强势但是却积极向上。

现在,宿舍里没有了那群看球赛的人,隔壁也没有了作家,甚至也没有人养猫了。有了该有的安静周围却弥漫着孤独的味道。

幻想的多了,失望的次数也多了。并不是外界条件达到某种程度你就能达到某种高度,最好的自己还是靠自己去领悟。

年龄大了变得怀旧,同时也少了很多幻想。我想,是时候该说句再见了范特西,再见了周杰伦,再见了那个爱幻想的年纪,再见了曾经的那个自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