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我的“沉”长

我的“沉”长

也许是爱得深沉,我听不到家人爱得呼喊。世界上每一秒都有人自杀,结束自己或美好或悲惨的人生(在别人看来是美好或是悲惨),我无数次差点成为那个提早结束自己生命的一员,不知道是因为怕疼还是因为没经历抗不下去的事,我在那些死亡的边缘生存下来了。数不清多少次在高楼边有想跳下去的冲动,不记得有多少次想拿刀隔开自己的血管,看着血渗透自己的袖口,沿着手臂流下来,再滴到地上,一滴,两滴,…最后我躺在血泊里安静的离开这个让我疲惫不堪的世界。当我拿起那个不怎么锋利的小刀割自己一刀的时候,我觉得好疼,疼得我哭了起来,就在条血管旁边,留下了几条伤疤。之后我决心好好生活,好好爱自己,生活其实除了死,别的我们都可以努力争取的。最后也就大不了一死嘛,来这一遭,何必那么早回去呢?还有那么多好吃的,还有那么多神奇的领域你未去涉足,还有跟你志趣相投的朋友还未遇见,那么多人间难得,抵不过你现在一时的痛苦吗?

我以前爱写日记,但是有一次我发现我姑姑偷看我的日记,然后还跟我奶奶讲我写的内容,自那之后我不再写日记了。我喜欢写日记是因为我喜欢把那一天那一刻对那个人那件事的想法记录下来,我喜欢最开始时写日期的时候,那个时间已经是过去的了,那些事和那些想法也已经是过去的了,但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把它记录自己的本子上,就好像收集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我的日记本就好像一个故事本,闲暇拿出来翻一翻,对那些故事又会有新的理解。我享受这个可以不断回味人生片段的过程,但是我的秘密被人窥探了,她还到处宣扬,加上自己那些所谓的大人的看法,审判我的想法,我决心忘了这件事继续写我的日记,但是当我动笔准备写的时候,那些无意间被我听到的话在我耳边作响,渐渐的我也就忘却了写日记。

没了写日记的习惯,我也就逐渐发展起来了另一个习惯——哭。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哭一场解决不了的,哭完了也就看开了,心情就平复了,又继续充满动力了。但也有意外的时候,每次哭的时候脑子总会时不时的重现之前的那些委屈,好像那些可以当作“下饭菜”一样,让我哭得更有滋味。每次哭的时候好像最终都会想起我的妈妈,记得小时候特别蠢的时候我还想着坐到妈妈的坟前去哭,哭到自己昏厥为止,就只想去找妈妈。小时候奶奶总喜欢把我妈妈去世的事情跟我的每一位班主任讲,特别是在学前班的时候,那是某一天的中午,我们一个班的小朋友午休完了之后各自玩着,然后就有个小女孩在吃冰激凌(也可能是蛋糕,我忘了),然后我和我弟就眼巴巴的看着她吃,然后我们的老师就过来跟那个小女孩说“把你的蛋糕给他们分一点吧。”听到这句话我还挺不好意思的,觉得自己太贪吃,但是后面老师接着说“他们没有妈妈了,也挺可怜的。”那时候胆子也小,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说出来,但我就记得当时听到老师后半句话之后我瞬间就不馋那个小女孩的蛋糕了,就觉得自己没妈妈这件事好像成为了我的护盾一样,可以毫不费力的得到别人的施舍,但我不是需要乞讨母爱的乞丐,虽然我没了妈妈,但我还有爸爸,我活得好好的,那份缺失的母爱只是我自己心里的缺憾,我可以自己在无人之时自己慢慢品味那份缺失给我带来的鼓舞和承受孤独的勇气。我不喜欢别人的施舍,更不喜欢别人因为我值得同情的地方给我的关怀。

这个既成的事实一直围绕着我的生活,带给我或是骄傲或是痛苦,有过好朋友曾经用这件事重伤我,也有人因为冒犯到我而对我提供帮助,更有让我意外的收获是我从中学会的坚强让别人羡慕。越是长大越是爱哭,越是爱哭就越是喜欢自己一个人。我们都不是一座孤岛,我们的精神总是会有那么一个人与我们共鸣,她也许是你的老婆,也许是你的男朋友,也许是仅跟你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你们简单的谈话也能从中对彼此的想法观念心领神会。你经历的痛苦也许在她眼中正是成就你的不平凡的关键,她心疼你经历的炼狱般的心灵折磨,也敬仰你的坚韧,他包容你的孤僻也迷恋你的沉静。也许一切都是上天给你的最好的安排,是为了不实现“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曾经跟我说过“你妈去世是你的报应”这句话的人,我们现在的关系早已没有了当年那么亲密,她有了自己的密友,我也有了我的知己,真心为我着想的,我们彼此激励和安慰的“骑士”。

这一篇我总说翻过去了,好像是,我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好像又还没完全翻篇,每当我觉得难过孤独的时候我就会更加的思念,但直到今天我依然没有构想出她是怎么哄我入睡,怎么在我哭闹的时候耐心的安慰我,如何严厉的管教我,如何在我生病的时候照我……这些我都想象不出来,她温柔的眼神,轻柔的拍打。我也会成为母亲,也许那天我就了解了她走的时候是多么的不舍。我从小到大没什么朋友,而且最后我的好朋友们都成了别的好朋友,所以家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是影响我最多的,他们对我的评价,对我的关心,对我的误解都是我成长当中占据最多的。但在这里我要回忆的只是那些对我的不满意,对我无意而为之的那些伤害。

首先说我的爸爸,他和我交流是最少的,我们之间交流也是最拘束的,就像是两家人那么客气。他买的水果总是要拿到我面前来问我吃不吃,难道我不能随便一点吗?您放那儿那么明显我看见了我想吃就拿呗。我爸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好好读书哈,过了这个时间再想读就难了哦。”我小时候他去外面打工经常不在家,那时候通讯也不是很发达,不能经常打电话,偶尔来一次电话都是几句话就挂。后来我就不喜欢给他打电话了,但每次奶奶都逼着我打,我就会问“我应该说什么啊?”好笑吧,自己的爸爸还要问别人我应该跟他说什么。后来爸爸给我找了个阿姨,我和她之间相处的又不是很融洽,渐渐的我和爸爸之间的关心就越来越客气了,话也越来越少了。让我伤心的是明明是她不想和我说话,把我的联系方式删除了,爸爸还老是要我去跟她说话,给她打电话。然后我终于鼓起勇气跟阿姨说了我的想法,我想和好好相处,不想让爸爸为难,结果她根本不理我。

以前听到最多的关于家的说法都是“家是避风港”,是不管走多远你都会牵挂的地方。但我却是一直想逃离,一直想自己去闯一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从小把我带大的奶奶,她总是在忙碌,对自己总是很不懂得怜惜,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但是对自己的后人们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帮忙,比他们自己还上心。也许有一万个理由我不想在家里呆着不想回家,但是奶奶这一个理由就敌国千千万万的理由。吾家有女初长成,我今天的性格在爸爸和我的其他家人看来时好也罢,不好也罢,我经历过的那些叛逆,失望,难过,孤独,自暴自弃……共同成就了现在的我,我会努力变得更好,但是我不再因为别人而改变自己,只是为了实现自我而改变自我,经历了沉重的岁月,往后的生活必将“举重若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坑农
下一篇:驻村日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