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故人黄明先

故人黄明先

黄明先回来了。回来起走了他父亲的尸骨,一天也没有停留,匆匆地回去安葬去了。 据看见他的人说,黄明先已经很老了,头发花白,沟壑纵横的脸上虽然依然保留着当年的模样,但已是饱经沧桑…

黄龙岛摄影小记

黄龙岛摄影小记

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从梦中惊醒,曹弟起身去开门,门外响着贺哥“该起床了”的提示。时间是3点20分。振身起床,疏刷盥洗,整好行装,4点不到,走出“渔家坊”客栈,昨天联系好的出租车已…

故乡的原风景

故乡的原风景

每每念起故乡,脑海里总会有一幅幅画浮现并铺展开来,而画中必少不了记忆里伫立在村小学南院的那两棵挺拔的老国槐树。那一刻,耳边也会萦绕巷子口碾道里那个会唱歌的老石碾发出来的吱吱…

最后的父亲

最后的父亲

一晃,父亲离世已两月有余,入殓前的面容不时在我脑海中呈现。微闭的双眼,慈祥的面容,像是对阳世光阴的眷恋,又像是对后辈无限的希翼。 对于父亲的一生不能盖棺定论,因为父亲的一生太…

国酒茅台的魅力

国酒茅台的魅力

人们都知道茅台酒居中国名酒之首,且享誉海内外,再就是价格不菲。其实,茅台酒作为酒,虽然也是一种饮品,但绝非仅仅一个“酒”字便可概而括之的,它的内涵和蕴蓄是相当丰富而深刻的,…

武当山随记

武当山随记

北斗星背包队又组织活动了! 一直对背包队情有独钟,虽工作任务繁忙,但仍百忙中偷得一闲,义无反顾报名参加了活动。出发的头一天,由于担心早去车站的车子,更由于太过高兴,通宵未眠,…

三姐笑颜开,内疚自消弭

三姐笑颜开,内疚自消弭

这几天,每每想起丁三姐,她脸上绽放的暖心笑颜,就会立马浮现我的眼前,我的那颗心啊,就会阵阵倍儿爽! 哎!半年了,一直郁积心头的内疚,直到前几天与三姐再次相遇时才消解。直面三姐…

守望与你,只盼繁华再现

守望与你,只盼繁华再现

庚子二零二零,注定不平静的一年。突如其来的灾难,在第一场雪来临之前席卷而至。全球、人类,措手不及之间交杂着种种惊恐与慌张。经过的、逝去的、遗憾的、感慨的、没来得及认真告别的…

活着的力量

活着的力量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穿上雨衣,迎着凛冽的寒风冒雨前行。想到此刻儿子一个人独自穿过雨夜的大街小巷,满怀期待的走进家门却吃了个闭门羹心中隐隐作痛。由于临时有事,我还在回家的途中…

我父亲他们那辈人

我父亲他们那辈人

我父亲他们那辈人 (一) 我父亲,名步胜。在我们降生的那个年代,大凡是农村的,没有人叫父亲是爸爸。我也一样,叫父亲是大。我大一辈子是国家干部。我记事的时候,他一个月工资是46元。…

雪夜

雪夜

一 夜幕低垂,霓虹闪烁,数九寒天的大雪,诉说着冬的故事。我独自在楼下浪漫,欣赏着路灯下雪花纷飞的光影,红光红雪,黄光黄雪,在氤氲之息下光怪陆离。还有玉树琼枝,别有一番清奇绝美…

经典感受

经典感受

经典是一种高贵的品牌,它适用于作者最得意、受者最喜爱、流传最广泛,而年代最久远的一切作品。 较之于时尚,经典明显处于一个更高的档次。时尚有可能成为经典,而经典永远都是时尚。可…

卖红薯

卖红薯

三九寒天,年末岁尾。 根据单位“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的工作要求,疫情防控期间不需要和“亲戚”见面,只要在线上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就可以了。 一天下午下班,我同“民族团结一家亲”结…

从前慢

从前慢

山村的夜色来得早,太阳都还没有翻过西山尖呢,从后山岗吹来的风就拉低了天幕。这时候,风儿没了那份暖融融的感觉,吹在脸上,如同针刺一般,生疼生疼的。 这个冬天有点冷。尤其在山村,…

家乡门前的那片森林

家乡门前的那片森林

村前,撒落在白白悬崖下面的那片森林,不大不小。未经事时,森林的春夏秋冬,已在我无知的眼睛里,返复变换了它们很多次的颜色。 傍晚时,我经常端坐门前,对着那片林子发呆,心里不由自…

三宫六院,宠不过来

三宫六院,宠不过来

好动的遐想喜欢敲开心灵的认知,活泼的灵感跃跃跳进紫禁城里的故事,细细回顾明朝和清朝的皇宫。领略古代前朝后寝的规制,穿越所谓的三宫六院,好奇拈来皇帝居住的乾清宫、皇后居住的坤…

风中轨迹

风中轨迹

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不容易的,这个世界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纷纷扰扰,就算你一再躲避,一再退让,只要你和这个社会有联系,和身边的亲人有联系,这些纷扰就逃避不了,总是会时不…

藁城人善酒

藁城人善酒

藁城人善酒,这在周边各县是出了名的,用一句歇后语说,那是“趴在窗口吹喇叭——鸣(名)声在外”呀。坐到酒桌上,只要你报上家门,说是藁城人,那些稍有些喝酒经历的人就都会说:藁城…

故园记行

故园记行

前几天,住在高岭乡镇的九十一岁的老父亲突然病了,我闻知即从省城南宁连夜赶回去看他。我回去看他之后的第二天,他的病好转了许多,于是我就腾出心情来做一些父母家的设施维修工作。我…

寒潮里,一个老人的两场雪

寒潮里,一个老人的两场雪

冬日清晨,我站在雪地里,村外一间石屋的后方,拍摄初生的云霞。雾在从远处山端被寒风吹起,形成的旗云如山鬼在扬起她白色的发,飞扬在东南向的天空。---- 寒潮将至,如一位暴虐君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