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在那遥远的地方

在那遥远的地方

母亲连扯带拽地牵着我,小舅在前面趟着路,走在去往舅姥爷家的小路上,我们要去看望舅姥爷的。 这也叫路吗?曲曲弯弯,好似蚂蚁走出来的,又窄又难走。路面坑坑洼洼不算,还有野草草纵横…

我采大腿蘑

我采大腿蘑

一 这天,我正在站里值班,接到妻的电话。她说镇里来了个收蘑菇的老客,差不多把老少爷们都鼓动到山上去了。 嗯?这是什么情况?究竟是什么蘑菇,能有这么大的魔力,让老少爷们都往山上奔…

返乡时,玉兰花开

返乡时,玉兰花开

一 进入腊月,就琢磨今年如何过年,且回家的念想与日俱增,心情被反复折腾着。 可计划不如变化快,石家庄疫情的爆发使得过年回家成了奢望。我积极相应政府号召,就地过年。母亲76岁,两鬓…

碎风樱雨,追忆三情

碎风樱雨,追忆三情

三月中旬,邀挚友赏樱,漫步花海,忘碎樱泱绿,回忆于脑海。 春是初,万物生,春是恋,万物情,春是思,万物归。 亲情缘。我姓名中有家,家深意,牵挂久。家里奶奶,父亲母亲个个性格不同…

飞奔的车轮

飞奔的车轮

我们有一双奔跑的脚,从非洲草原起步,跑遍了七大洲五大洋。虽然打仗时有人说过“我们要用两只脚跑过敌人的四个车轮”,但通常情况是,我们的腿脚跑不过狗也跑不过兔子,更不敢和狮子老…

活着才是王道

活着才是王道

活着才是王道 文/刘元兵 活着这个词对于老几来说平时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前一段时间读过余华的书《活着》,老几被文章中的人物艰难地活着而感到难过,也曾流泪。但是这几天对于老几来说经…

春天里的味道

春天里的味道

春天来了,这句话如鸟鸣,悦耳动听。那些休眠了一个冬天的野菜根发了芽,拱出地面,迎着北方迟来的春风笑开了。没有惧意,挺着骄傲的身板在冷风里受着阳光的洗礼。笑里有泪,又有对新生…

卫河,在这里拐了个弯

卫河,在这里拐了个弯

文明古老的卫河,浩浩汤汤,在豫北大地上,从南向北,滚滚而来。一堤之隔,是大跃进年代,战天斗地人工开挖的共产主义渠,老河新渠并肩而行。卫辉市德西街西南的郊野,新渠上有座连通城…

辞致雅赡,声动梁尘

辞致雅赡,声动梁尘

《湘之南,红之南》是一首典型的革命歌曲,由湘南汝城诗人何君明作词,资深军旅作曲家向东作曲,国家一级演员、男中音歌唱家杨洪基联袂演绎。这是一首饱含深厚而真挚情感的歌,从歌词到…

“整栋招租”

“整栋招租”

“整栋招租”。这个招贴告示,挂在小镇南巷一号,已足足两年了。 几次经过,都看到它的鲜红,现在,颜色也已由红褪白了。 “原来不是人丁兴旺吗?怎么一下子就整栋出租了呢!”我问夫人…

白菜开花

白菜开花

早晨,我发现我的老白菜疙瘩居然开花了!几朵鹅脚似的嫩黄小花朵,羞羞答答地绽开。凑近深嗅了下,微微芳香,还有一簇簇的绿豆粒大小的花咕嘟,预示着不久将来,这是一小片鹅黄色的花海…

书香

书香

书香 读一本好书就是琴键上的音符悦耳动听,读一本好书是冬天里的那一缕阳光温暖柔和,读一本好书就是香美丽的风景线使人赏心悦目。 博识时的人爱读书,读书是他们生活的一部份,也是他…

坡坡上的“土地庙”

坡坡上的“土地庙”

陈婆婆给孙大爷说,杉树村马路边那个弯弯上已经连续出了五起车祸。弯弯旁边刘婆婆屋里刘大爷和儿子刘老幺也莫名其妙的得了怪病。我们干脆在坡坡上平块坝坝,修个“土地庙”,把土地菩萨…

心灵放歌

心灵放歌

今年的第一场雪是在晚上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的。那个时候,我正在书房里赶写一篇文稿,突然传来女儿的一声惊呼:“下雪了!”我将信将疑,拉起窗帘朝外一看,在昏黄的灯光里,洁白的雪花…

故乡人,故乡情

故乡人,故乡情

故乡人,故乡情 文/贾惠 作为一个在大城市讨生活的镇原人,对故乡永远都铭记在心。哪怕走过万水千山,但故乡的一草一木都是心里的牵挂。总想找机会在故乡的山水间徘徊。今年清明小长假,…

乒乒乓乓的青春

乒乒乓乓的青春

青春如果从十六岁开始算起,那这个年纪正在读高中。这个年龄段的人像有使不完的劲儿,走路都恨不得飞起来。过剩的精力若不及时释放出去,那能把学校的房顶掀出个洞。所以校方大力倡导体…

信仰的力量

信仰的力量

信仰是什么?从哲学角度来理解,信仰是人们对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看法。信仰也是一个政党的精神旗帜,这也是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的根本区别所在。国共两党之间根本在于信仰的不同。我…

又见姑母

又见姑母

一 这是一次值得期待的远行,一路向北。 为了看望我想念的姑,三天前便开始筹划。年迈的父母欣然答应与我们同行,问问他俩,给姑带点啥,“高台馓子、马四果脯、小磨香油……”这些全是…

坟

我蹲在一片山草丛生的坟地里准备割下秋黄的山草,那草茂盛而修长,隐没了我的整个身子。我挥动着镰刀,迅速地把那些草割下来,我怕人家发现这丛山草,把它们抢了去。只要我快速地割下来…

伟德山乡愁记忆馆

伟德山乡愁记忆馆

横亘胶东半岛岸边,迤逦绵延数百里,巍峨的伟德山啊,流云飞渡,鸟语花香,自从一处村办的“乡愁记忆馆”开馆了,游云不再徘徊,鸟儿专情飞临馆舍屋顶,杂花嘉木,将个馆舍围簇拥抱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