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区桂花寄深情

小区桂花寄深情

桂花树姿飘逸,碧枝绿叶,四季常青,飘香怡人。 一提到桂花,它虽然沒有玫瑰那么有姿态,沒有牡丹那么富贵,可是桂花有它自已独特的清香传染给人间,让人们怀念它,喜欢它,桂花真的很美…

秋语白云山

秋语白云山

白云山的秋天刚开了道门缝,暑气就挤进来横行霸道。 该来的已经来了,该走的就是赖着不走。今年的初秋一直这样,即便是狠浇了几场秋雨,也没有浇醒装睡的暑气。白云山却很会来事,她悄没…

与一棵龙眼树,死生契阔

与一棵龙眼树,死生契阔

“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 回不去了,可那一轮的明月依然,照在我儿时的窗前,我轻轻地合上简媜的散文《水问》,伫立在窗口,聆听着秋虫切切暗窗下,喓喓深草里。…

雨后的清晨

雨后的清晨

昨夜刚下过一场雨,清晨,我漫步在河堤边。路边的野草仿佛浇灌了催生剂一般疯长起来,树边的蔓藤使劲扭动着身体往上攀爬,曼妙的身姿犹如热情的吉普赛女郎,枝叶之间相互缠绕着,相依相…

我的“暮雨”

我的“暮雨”

早上晨练,天阴郁沉闷的更厉害了。不多时,零星的雨点已随着风开始打湿路人的脸颊、衣服。本想在“弘诚体育场”多待一会的,最近由于感冒已经有段日子没来,心里的确很想大家。望着天边…

十年筑一城

十年筑一城

一 都昌是个人口大县,也是个劳务大县。有很多很多的都昌人去沿海经济发达的地区创业拼搏。有相当多的人取得了成功,这些成功人士将在外地赚来的钱,转身回家乡投资建设,为推动着家乡的…

我和王延明战友的今生情结

我和王延明战友的今生情结

在延安的宝塔山下,在南关的中心街上,曾经的延安行署家属院里,住着当时的行署专员——王廷璧。他有一个当时品学兼优的儿子——王延明。在1972年的时候,和我一样,同时选择了当兵,并同…

人在画中游美景 月来诗里过中秋

人在画中游美景 月来诗里过中秋

中秋一直是国人的大日子。 中秋之夜,花好月圆,是一年中最迷人的夜晚。 明月当空、饼香四溢、亲人团聚…… 而我,一人独坐在诗的历史里—— (一) 万古中秋万古天,一番塞景一番鲜 这是…

北戴河之旅

北戴河之旅

2016年春节,全家人聚在一起,谈起了旅游的事,我不经意间说了一句闲话:你们每人带我出去一次。亚玲说:那,我带你到北戴河去一趟,那儿可好玩了。我摇头说,不去不去,大海有啥看的?电…

温暖的光

温暖的光

一方天地,一本书,一盏灯,筑起一个安静而缤纷的世界,隔离了外界的喧嚣与芜杂,不觉秋风渐凉,夜已深沉。 杨绛先生说过:“读书好比串门儿。”这比方真是绝妙。我常常早上一起床,便去…

写给自己的信

写给自己的信

信?熟悉又陌生的字眼,纸叠的房子里,可窥见一颗透明的心。在信的字里行间抒发自己的胸臆,可柔美娓娓道来,表扬与自我表扬,也可拍桌子打板凳批评与自我批评,甚至歇斯底里地发泄私愤…

溪流深处

溪流深处

一 一切河流皆源自山的深处。 走向河流的深处,其实就是去触摸生命的浅澈时光。 大源溪,富春江上一支流。它的生命路程并不漫长,从百脉千涓聚成一股清流汇入浩浩荡荡的富春江,二十几里…

一簇篝火

一簇篝火

我对世间所有简净质朴的人和物都各外衷情。第一次在某文学网站读到你的文字,我就被深深吸引。 你的文字如未染之丝,未雕之木般纯粹;你笔下的人、景、物都透着生命的原香,散发出人性、…

逆境中的求生

逆境中的求生

一  我叫付玉宝,出生于南昌市西湖区的一个普通家庭。出生八个月的时候就得了小儿麻痹症,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病能带给我什么,等我长大成年后才发现,得了这个病的人和正常人的差别是…

桂花飘香

桂花飘香

雨停了,推开窗子就有一股凉爽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忍不住闭起双眼深深地呼吸着,好让这清新诱人的气味儿洗涤我的肺腑。一缕淡淡的香气袭来,忙睁眼望去,果不其然,是桂花开了。 初识桂…

朦胧烟雨

朦胧烟雨

谁用浓重的色彩勾勒了秦时的明月,洒下了一缕缕昏昏沉沉的泪?谁用华丽的词藻装帧了汉时的月光,描摹出晕晕忽忽的伤?谁用一抹轻淡的月光掩饰了涛林,藏匿了斑驳虚掩的木门?谁用长笺上的忧…

你的影子,我没有带走

你的影子,我没有带走

风不在随雨落,爱不在随你动,岔路口的选择,是我们未知却早已经被定格的宿命。这是我们彼此选择的结果,没有怨天尤人,更不应该耿耿于怀,既然不爱,那就走得光明磊落,坦坦荡荡。青丝…

秋收

秋收

又是秋天,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该黄的都黄了,该熟的也都熟了,只等你背起箩筐,去收割满山的金黄。 一春的付出,一夏的汗水,一年的耕耘与艰辛,只为这个秋天将希望搬进粮仓,许我一冬…

花花

花花

一 我从小就喜欢狗。长大了,进城了,这秉性倒是没改变过。 那时候,我每每出门,路上听到狗叫声,都会停下来,竖起耳朵听一阵。有时也忍不住对着夜空,跟着“汪汪”地叫上几声,惹得远…

岁月匆匆,落絮无声

岁月匆匆,落絮无声

这几年,时间过得非常快,几乎每一天都是在飞速旋转中渡过的,其速度之快,令我感到惊恐,于是我产生了一个念头:要寻找出时间的杀手! 时间的杀手是谁?我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电脑和手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