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山中访友

山中访友

虽是富贵姿,而非妖冶容。岁寒无后调,亦自当春风。 ——明·归有光《山茶》 一 去往山中的路,弯曲而并不遥远。林间小屋,就像隐在某朵浓云之中的秘境,不经几回曲曲折折、幽幽暗暗、反反…

万木草堂

万木草堂

久怀访意,终于在一个周日的午后成行了。 从广州的东山口出发,一路西行。沿途的紫荆花在晒得人后背发痛的冬阳之下开得正旺。地上,花红和金色的阳光斑驳相间。树上,马蹄形的大叶子和象…

泉城济南印象

泉城济南印象

西北风吹起,大闸蟹穿过芦苇爬向岸边,江南的秋水变得透亮,隐隐青山罩上大朵、大朵的白云,风一吹,变化万千。踏着笃笃清脆的沿湖青石板小径,听着欸乃更迭的桨声,不知是谁随口说道,…

中秋已过,感慨回首

中秋已过,感慨回首

时光飞逝,又一年的中秋节已经悄然离去。过往的一切在我的脑海中盘旋,现实的无奈让我心情沉重,让我泪眼朦胧,让我在痛苦无奈中徘徊。 我这个步入七十岁的老人,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人生…

粉抹淡红映秋浓

粉抹淡红映秋浓

岁月弥长,光阴斑斓,四季轮回,日月如梭。意念中总是春青葱,夏热烈,秋金黄,冬雪白,四季在固有的色彩中延续转变,即便是桃花红柳叶绿,银杏黄枫叶红,都是传统的本色,也是岁月的烙…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人们有美好的愿望,希望花开不败,岁月常青。于是,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他们举着杯说爱有天意。 谁知四季的雨,从春到夏,从秋往东,将满腔的热忱淋湿。 听说山海有归期,飞鸟与鱼跨越了…

拾阶

拾阶

拾阶矣,经年为步步彷徨。 处东篱园下,无边景色侵窗。 来任飞花压山气,强凭凉意做寒霜。 而今却,骨浸冰风,漫道寻常。 思量。道何为,不缀青云,不负心香? 烟雨平生,怎如雁字成行。…

塔铺纪事

塔铺纪事

1978年国家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豫北延津县一所乡镇中学考出了一个河南省文科状元,遂被北大录取,这下延津出了名,学校出了名。 乡镇中学所在的塔铺镇,镇名是因为镇后的土丘上竖着一座歪歪…

又是一年花好月圆时

又是一年花好月圆时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又是一年花好月圆时,听着窗外鸟儿的鸣叫声,我不由想起七年前的月圆之夜。 那时儿子刚上大学,窗外皎洁的月光流进了客厅。电视里《明月千里寄相思》的歌声让我…

秋雨如烟

秋雨如烟

午夜时分刚刚睡下,被一阵阵滴滴答答的声音惊醒。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侧耳倾听,原来是一场秋夜的雨水悄然而至。我在温暖的被窝里静静的躺了几分钟,听着雨水落在窗台上的滴答声,睡意…

英雄恰似盛开的秋菊

英雄恰似盛开的秋菊

秋风渐浓,沿着长江浩浩汤汤的激流,顺江而下,沿途的风景旖旎而多彩。在金秋的时节,秋菊开的正艳。就在大多数植物花朵凋谢散落的晚秋时,只有它绚烂的绽放,美丽了世界,美好了的时光…

郭编发中秋月.中秋情

郭编发中秋月.中秋情

一 每逢中秋夜,女儿最爱拽着我的手跑到阳台,一起遥望夜空中高悬的那一轮皎洁明月。记得女儿只有五、六岁时,她会用她那稚嫩的声音问我:“妈妈,月亮上面真的有嫦娥吗?” 我对她微微一…

夜游珠江

夜游珠江

我生活工作于长江边,常感叹那“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奔腾之势,常奢望有天能从重庆的朝天门码头顺水夜航于大江之上,去体验那白羽先生有关《长江三日》的瑰丽壮观,然感叹可成,奢望…

回忆父亲

回忆父亲

我的父亲,他生于1950年卒于1995年。终年45岁。 父亲虽英年早逝,但在他短短四十余年的生命里,却创造了很多令人钦佩的成就,他的好也得到一方父老认可。尤记得父亲下葬那日,老天似乎亦心有…

父亲的麦收

父亲的麦收

当汽车拐上村道时,坐在副坐上的父亲自己降下了车窗。初夏的热浪夹裹着蝉的声声嘶鸣,还有大田里散发出来的麦子的清香,瞬间把车内填满。父亲深深呼吸着,这熟悉无比的气息,让他脸上的…

早安,世间

早安,世间

一、早安,世间 踩着凉风细雨出门,入目遍地落叶残枝,小区显得非常脏乱。平常卫生状况还是很挺不错的哦。我们这个十几年的老小区,除了物业,没别的啥可称道的。物业费便宜,保安负责,…

河水流

河水流

我对河埠头情有独钟。 它蕴含了我心悦的数种元素:有颜色的水,青石板,岸柳依依。延伸一下还有:拎水,洗衣,摘菱角,采荷花,摸螺蛳,钓鱼。这些丰富多彩的乐趣,绝对不是一条小小的前…

割麦往事

割麦往事

农谚说:“九成熟,十成收;十成熟,一成丢”。田里的麦子熟了,茎杆变黄,饱满的穗站立在茎秆上,仁明明显地感觉到“头重脚轻”。农谚还说:“麦熟一晌,蚕老一时”。早晨,仁明到北滩子…

国境之南

国境之南

这个城市,是在国境之南。 转眼,我在这个城市也已经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前,一场意外让我来到了这个依山傍海的城市。记得到达这个城市的那天,我在长途汽车站下了车,四周喧哗而陌生,一…

护花使者

护花使者

一 我的邻居老林不胖也不瘦,个头不高,剪着一个小平头,没几根白发的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六十来岁的人。老林话不多,笑起来总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老林时常到花溪河捕鱼,小鱼他从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