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潮里,一个老人的两场雪

冬日清晨,我站在雪地里,村外一间石屋的后方,拍摄初生的云霞。雾在从远处山端被寒风吹起,形成的旗云如山鬼在扬起她白色的发,飞扬在东南向的天空。----

寒潮里,一个老人的两场雪

寒潮将至,如一位暴虐君主,将践踏这荒凉山地。昨夜微雪是他的前哨。我很为屋主人担心。她年事已高,独居这简陋之所。一生都是。茅草顶近年才换成瓦。用树枝围了篱笆,长着两棵槐。前阵子我从门前经过,曾帮她把一捆秫秸卸下肩膀。记得她拍打着伛偻的身子,让我进去喝水。院一侧的棚里有一只山羊,那是她的全部财产。----

寒潮里,一个老人的两场雪

如您所见,即便在这大都贫穷的乡村,她的房子也很称得上寒酸。可它离群索居,孤处野外的坐落,却符合我的摄影预期。所以我谢绝了她的茶水,却重访于次日凌晨。万籁俱静,繁星满天。星光如瀑一样低垂向人,在烟囱飘散出的炉烟里闪烁。按下快门后,我呵着手等待曝光结束,从后窗传出她睡梦中剧烈而持久的咳嗽,结束以一声苍老低沉的叹息。----

寒潮里,一个老人的两场雪

寒潮已至,如一位暴虐君主,正践踏这荒凉山地。他敲打着每一扇门窗,塞进去令人绝望的冰冷,并不因谁年迈和穷困而心生怜悯。我站在无声息的大雪中,田野变得朴素简洁。我对景观的兴奋却夹杂着难过。---- 对有些人,它远不如看上去的美好。我一边拍摄,一边疑惑,在这最需要温暖的时刻,石屋上方却不再飘起烟。----

寒潮里,一个老人的两场雪

我想,她该是被村里亲戚接过去取暖了,躲避这无可躲避的寒潮。

 一定是。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