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含羞草

含羞草

饭后,漫步东江大堤,江风吹皱了一江春水,也吹乱了我的长发。
  忽然间,谁在扯我的裙摆?谁要与我緾绵?
  猛回头,原来是一株含羞草
  瞧啊,她羽叶似掌,对等排列。一阵轻风掠过,叶片立刻合拢,轻轻摇曳,颤微微地垂下一个个淡紫色的绣球花。
  她身上的毛刺扎住了裙角,让我不敢动弹,又不敢声张。
  乍一想,她就像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妞,拽着我的衣襟,一边楚怜怜地张望,一边怜惜惜地恳求:“别走,陪陪我,好吗?”
  太招人疼了!刚才路过这里,不慎惊扰了她的春梦,真对不起。
  我轻轻地将毛刺与裙摆分离,坐在草地上,与她小心交流。
  然而,她什么也没说,很快恢复平静,挺直腰杆,一片接一片,一点又一点,缓缓伸出叶柄,舒张叶片。呈现出茂绿的身姿,端庄的仪态,从面容上流露出的神情能察觉出,她半是娇羞,半是俏皮。
  我心头几分欣喜,几多爱怜,忍不住伸手去抚摸。谁知,刚伸出手,她又吃一惊,迅速合叶,垂下眼帘,收拢枝条。
  唉,含羞草呀含羞草,你怎么如此胆小?如此谨慎?长长的江堤,满是青草和艾蒿,你孤独而立,是风送你来的?还是鸟衔你到此?是贪玩迷路?还是你赌气出逃?你的亲人在哪里?你的朋友是谁?谁伤害了你?谁冷落了你?你内心的伤有多深、有多重?谁能解开你的心结?谁是你的爱神?
  我心肠太软,怕她流泪,怕她伤痛,怕她多心,怕她躲闪。纵有千般疑惑,万般不懈,都堵在心头,不敢靠近,不敢问询,不敢触摸。唯有不远不近地陪着她,与她对视。
  风起兮,她闭上眼睛,梦寻故里;风静时,她凝眸绽放,花朵缨烁。
  我能感觉到,她心里藏着淡淡的羞涩,淡淡的愁怨,淡淡的忧喜,淡淡的迷茫。
  这让我想起一句话来:“女人,一定要给自己准备一件披肩,在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肩膀的时候,可以在瑟瑟的寒风中,为自己护紧在风中颤抖的肩膀”。
  小小一株含羞草,在无依无靠的时候,居然用惊世骇俗的一羞,躲避了无数侵扰和伤害!这一羞,如诉似泣,含情拭泪,拂却心海深处多少沧凉和无奈。然而,也恰是这一羞,闯进多少人的梦境,害得多少人心慌,揉碎多少人的心肠啊!
  今天,我俩邂逅在夕阳下,很想告诉她,不管来自何方,这里也不是最好的栖身之地。隔江对岸,车水马龙,人头簇拥。这里不久要修建一座跨江大桥,还有一座沿江公园,成为市民交游嬉乐的场所。园林工人会在江堤种上绿化植被,铺上水泥砖块,硬化地面。到那个时候,含羞草将何去何从呢?
  我不由得为她的命运深深担忧起来。
  眼看夜色临近,含羞草与我久久相视无语,谁都不想说“再见”两个字。
  我提裙起身,狠心站起来,步履轻盈,几度回望,心中依依难舍,不慎将兜里的一首小诗抖落在草丛中,内容我依稀记得一些:
  东江水长流,浪淘几多愁。满纸荒唐言,难抵一字羞。它日披长虹,依杖堤上走。……
  芸芸众生,我也是一株乞怜乞惜的含羞草。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散落的佛珠
下一篇:从老家寄来的鱼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