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油菜花开

油菜花开

我喜欢油菜开花的季节,我喜欢看老家的油菜花,这春三月的末梢正当时。瞧那鼓鼓的花蕾,那金灿灿的花瓣,随着春风轻轻摇曳,翠绿的枝叶托着金黄,就像穿着连衣裙的少女笑盈盈地在翩翩起舞;凝眸那绽放的花瓣,花心吐出几根小巧纤细的花蕊,稚嫩颤悠,羞羞答答,显得晶莹淡雅。浓郁的甜香,招来蝴蝶上下翻飞,蜜蜂往来穿梭,恰似“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细品那甜香中带着清纯,那一缕清纯有晨露的味道,有朝阳的味道,那是油菜花季的味道。鸟儿在婉转啼鸣,村庄炊烟升腾,水边柳丝袅袅楚楚,一泓春水变化着婀娜的身姿,风儿妩媚撩人——好一派田园风光!
  我老家的气候土壤适宜小麦种植,栽种油菜,有的是为提早安植秋庄稼腾地,有的是为自家吃油。这里的油菜花,不像岭南的梯田菜花层层金黄,节节攀升,也不似沿江两岸的菜花黄橙橙一片。这里因大块田分割到户,是一片绿油油的麦地上间隔一垄垄的油菜花,在春阳的照耀下,在春雨的滋润下,绿的更翠,黄的更艳,宛如在碧绿的地毯里嵌上黄灿灿的金铂,春风吹过,翻滚着黄波绿浪,就像灵动的水墨画,远看气势磅礴,近观清新苍秀。油菜花不是名贵花草,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没有玫瑰的娇艳耀眼、菊花的多姿多彩、水仙的冰清玉洁,甚至登不了大雅之堂,也不为文人墨客所看好,但这丝毫也不影响它对生活的热爱,它不娇气不颓废,它淳朴踏实,环境适应力强,啥地都能生长,高坎坝坡,黄土黑地,抑或树空墙根,它就是一个菜籽命,无需刻意为它做什么,只要春风吹来,就为春天添上郁郁葱葱、灿烂金黄。当花谢瓣落,却又为农人献上丰硕的收获,诗曰:“”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老家有大小油菜两种,小油菜可种可栽,抽薹开花早;大油菜则育苗移栽为主,抽薹期迟于小油菜十天半月,较小油菜收成重。正常年景,“雨水”过后,小油菜从脚踝高就开始拔节抽薹,顶着花往上长,同一株苗主茎先开,分茎后开,可长到一人来高,待花期结束,菜荚子业已长成,大油菜长得还要高些。人们大多只关注油菜灿烂的花季,却忽略了在冰天雪地里,它不畏严寒,匍匐地面,沉着冷静,积蓄能量,秉持自己生命的绿色。当春风一吹,蛰伏一冬的它,似乎被春的气息熏醒,午后的暖阳,使它慢慢地拔开冬雪的覆盖,一眼望去,雪白的田野,竟然点缀着星星绿色,分外耀眼。它就是这样从寂寥的冬日、从凛冽蚀骨的寒冷中,默默地沉静地、乐观而坚韧地一路走来,它始终不忘初心——吐香、结籽、繁衍、装扮春天。
  沐浴着三月的暖阳,漫步于阡陌,湛蓝的苍穹下,春风翦翦,麦苗绿的清澈,菜花黄的浓烈,有时候竟然分不清,走在田间还是走进了画卷。这一垄垄的油菜花,开的耀眼,开的奔放,开的像是要炸开、好似炒豆子一样噼噼啪啪作响;它开花的气势,飞扬跋扈,似是燃烧起来主宰春天,这是一场盛大的春天交响曲《欢乐颂》。靠近它,被股股奋进的暖流哄抬着,被阵阵香息熏蒸着,你不由自主心跳加速、热血澎湃,有股勃勃浩然之气,瞬间充盈五脏六腑,鲜活、靓丽、活力四射的激情荡漾在广博的田野,泥土的芳香,麦苗的清香,菜花的甜香氤氲在心田。透过碎金般的花瓣、翠绿的枝叶,我仿佛看到了老家的人们——颛醇坚韧、执着刚毅的品质,乐观向上、热爱生活的积极态度。我爱看老家的油菜花,我更爱我的老家!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四月花开我想你
下一篇:阿婆与虎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