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吃祖

吃祖

所谓吃祖,就是清明前后,去外地打拼发展的人回乡祭祖,借机与本姓家族举办个晚宴,聚一聚,叙一叙,增进交流,加深亲情,费用由各家各户分摊。不知吃祖起于何时,主持人说袁氏家族聚餐已有四个年头,而我则是第二次参加。
  爱人属于外姓,为出嫁女的女儿,按理可以不参加,受到小舅的邀请是有原因的。小舅酷爱唱歌,特地在家中置办了一套上档次的音响,时不时在亲戚群播发一段演唱的视频:头戴时髦遮阳帽,身着紧身的皮袄皮裤,脚穿高筒靴,那装束根本不像六十开外的农村人,宛然一副大腕级资深明星。一次我夸赞他说有机会一定亲眼领略小舅的风采,于是便有了他的盛情相邀。
  聚餐地点设在村里一饲养专业户的库房大厅,蛋筐搭建的主席台上铺着红地毯。因为疫情,去年的吃祖准备得有些匆忙,小舅也一样,连唱了两首,都未跟得上节拍,下台后直摇头惋惜。我敬上一杯酒,极力褒奖他的台容台姿,他遗憾着表示要充分准备,确保明年完美展现。
  上周六,本想早点下乡,细细品味一番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后的村容村貌,宽敞住宅,洁净街道,广阔田野,新鲜空气,可惜天公不作美,下午才停止下雨。六点前到达时,大厅已经基本满座,整整二十桌,比去年又有了增加。一会儿,主持人宣布活动开始。筷子未动,先喝一盅。正待各路有意献艺的精英们迫不及待,跃跃欲试时,音响突然不做声了,原来,每位都各自用手机与音响对接蓝牙,导致点唱系统瘫痪。音响罢了工,小舅急了,他中午就来了,试唱了多遍,成竹在胸后坐于椅之上叼起香烟,养精蓄力,闭目憧憬。
  这次,我们特地带来了读一年级的外孙女,并且于开席前几分钟匆匆赶到田头采摘了一束金黄色的菜花。
  “舅爷爷,你怎么还不上台唱歌啊?我等着献花呢。”外孙女不明其中原因,一个劲儿地催。小舅挠挠后脑勺,有些犯难。过了一刻,我明白了,《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最亲的人》春晚后才流行,刚刚学唱不久,万万少不了伴奏,缺了音箱谈何效果。一旁的大舅鼓动着说:“清唱,《漫漫长路陪你走》,你最拿手的。”歌是老了些,机会不能白白错过,小舅下定了决心。
  谁知,等候上台的已排成了“长龙”。村里当干部的主持人当仁不让,硬是让音箱响了起来,有模有样地唱起来,不细细听根本分不出那是假唱。来自重庆的孙子辈小伙子一曲《成都》,赢得掌声阵阵。远房的三妈,凭借八爷的二胡伴奏,演绎起淮剧《赵五娘》,尽管调子跑出了八百里,但声情并茂,有招有式,台下笑声如雷。从广东回来的侄子辈唱完《爱拼才会赢》,意犹未尽,紧握话筒不放,自告奋勇提议要跟五姑奶来段《夫妻双双把家还》。那些还在读书的小孩们不甘心只当观众,涌上舞台,有的跟唱,有的大叫,有的张牙舞爪地伴舞,有的刻意夸张地摆出各种逗人捧腹的姿态、怪脸……
  “完了完了,白白准备了一年。”望着川流不息登台献艺的人,小舅舅哭笑不得。
  还是大舅会安慰人:“再备战一年,来个一鸣惊人。”
  小舅舅无语,独饮一杯闷酒。片刻,他突然想起一个看似两全其美的体面办法,对外孙女说:“来,我带你上台献花去。”
  外孙女不从,振振有词地说:“只有一束花,这么多人登台表演,让我送给谁啊?我还是给舅爷爷留着吧。”
  众人开怀大笑,小舅舅也情不自禁大笑起来……
  
  (写于2021年3月31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