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

今儿一早起来,所有微信群刷爆了一条消息,海洋兄于3.15日凌晨因病辞世了,我被这炸雷般的消息震了个肝胆俱裂。
  3.15日,植树节,公司有个大型活动,14日下午,还看到他着骑行服,骑着单车风一样的来到彩排现场,车后放了一把碧绿的胡野葱,并告诉我们,野葱炒蛋是他们一家的最爱,这是季节的赐予,他不能辜负……
  场面热闹,人员众多,您不愧是大家公认的段子手,荤的素的,随口就来,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随后我们转身各忙各的,为明天千人合唱《我和我的祖国》MV的拍摄做前期准备。4点半的时候,您还在与导演商量具体细节,而我,朝您挥挥手作为告别先一步离开。然而,仅隔10多个小时,竟然铺天盖地都是您绝然而去的消息,这事来得如此突然,突然得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半月前,“米萝阳光”年后第一聚的时候,您建议大家苦荞花开的时候去上马山看苦荞花,看花归来,写点文字,字数不限,体裁不限,最好能投稿上级报刊,辰州乔韵作为本地知名企业,对官庄文化的鼎力支持大家有目共睹,我们理应用文学的方式多宣传宣传,让更多的人支持乔韵企业,了解乔韵产品。其实,您去年约过我,可我有晕车的毛病,惧怕山高路远,故没有如约前行。
  是的,上马山很远且路况不容乐观,但从您拍摄的视频与“苦荞蜜”的文字中可以品出,苦荞花开时,一片片,一簇簇,白如玉兰,粉如桃花,引来蜜蜂忙碌,蝴蝶飞舞,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花香。这回您再次郑重邀约,哪怕再惧怕也一定去看看翠绿掩映的吊脚楼、白色勾勒的屋檐,清澈的溪水,去领略远离红尘那种纯净的美。可是,您怎么可以只策划,不实施,一点预兆都没有,匆匆忙忙的走了呢?
  海洋兄,应该说,认识您的名字比认识您个人更早。那时候,QQ空间刚刚兴起,空间里的涂鸦,大多有您的留言鼓励,可我不知道海洋是哪路“神仙“,又怎么频频出现在我的空间里面,又是顺着谁的足迹而来,最后,翻阅相册,找到您与嫂子的合影,才知道我们近在咫尺。虚拟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真小。
  再后来,我误打误撞进入了本地文学团体,真没想到您也身在其中,且创作激情爆棚,这就叫相逢何必曾相识吧。
  那段时间,每天抽空浏览拜读您空间所有的文字,逐渐了解了您大半生的轨迹。您从一个铁道兵到供销部门,从冶炼厂书记到宾馆经理,一步一个脚印,可谓步步精彩,53岁开始拿起笔书写人生之美。
  您的作品文笔优美,亲近自然。“大美杜家坪”,“千年银杏与木王村”,“沃溪从门前流过”,“苦荞蜜”,“云上的山村”等等,看了一遍又一遍,篇篇皆精品。尤其是近几年,在省市级报刊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引来各路文学新人的敬仰。
  前年10月,笔耕不辍的您,又登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加入了多少人踮足仰慕的省作协,而我对您的敬佩之情又抹上了厚重的一笔。
  在文学这条路上,感谢您给予了很多鼓励,三稿过后的文章,会发给你给看看,听听您的建议。而您,发表后的作品,也会第一时间让我分享。您一直鼓励我多写、多改,争取一年在市级报刊发4/5篇稿,以加入市作协为目标,对于勤奋的人,肯定是有回报的。别小看了换不来钱,当不了饭吃的作协会员证,不是谁想拿就拿得到的,努力了,该有的总会有。我谨记了这浅显的道理,海洋兄,十分感谢您当初的激励,一年后,我做到了!
  在文学上,您是前辈,在生活中,你是暖心的朋友,2014年5月的一次户外活动中,突感身体不适,是您留在最后,怕我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里发生难以预料的意外,并准备放弃此次活动的最后过程陪我原路返回。
  去年10月13日,常德日报、常德晚报、边城晚报、辰龙关诗社受邀去辰州矿业地心采风。您着一身工装,胸前挂着相机,俨然一线记者,在垂直极速下行的罐车内,您听到我一声惊呼,马上安慰道:舞月,不用怕,罐车安全系数很高的,来,握住我的手,你就不害怕了。
  骑行途中,您是大家的开心果也是大家的主心骨,新手上路,您告诉他们怎么省力、怎么调档,强调安全的重要性。遇到长坡,您弓腰一阵猛踏,随后对着后面的队友大喊加油,并牛逼的说:骑行途中不冲几个长坡就少了骑行的味道。每一次骑行返回,为了能给予体能不足的骑友带来足够的信心与温暖,您都选择最后一个收队。
  您风趣幽默,豁达乐观,活跃于各个社会团体,一乘单骑,一部相机走遍了沅陵境内各个村落,深深浅浅的脚印洒满山巅、小径,拍下了许多珍贵的照片,出版了10多万字的散文集“山路弯弯”。
  您保持着老兵本色,乐于助人,积极组织为着火的村民募捐,为成绩优异的贫困生助学,慰问生病的退伍老兵,一切的一切,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身边所有的人。
  海洋兄,您还说过,等您70生辰的那天,想把各届朋友都请来,大家汇聚一堂好好乐呵乐呵,我还蛮认真地说:逢大寿都要庆贺,最起码要给您准备三个拿得出手的红包,您笑眯眯的说:“好,十年一个,不许反悔,你放心,到时候一定笑纳,不跟你客气。
  可您说话不算话,离70大寿还有好几年,就这么匆匆地走了,怎不叫人痛断肝肠!人的一生有长有短,您这一生虽说不是很长,却活得有质有量。您可曾听见,灵堂前,各方来宾与您最后告别时,一首“驼铃”唱得两岸青山暗垂泪,一江沅水更悲咽。
  您的一颦一笑,荤素段子,采风拍照,长途骑行,餐桌上互动、高歌,各种场合的影子不断重叠,挥之不去,只要是关于您的话题,活动视频,都能让我痛哭失声,乃至夜不能寐……
  海洋兄,您的第二本散文集《风景只在大山中》应您的要求,我还没来得及帮您校对,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联络您的女儿,帮您完成这个愿望,我明白,这是一个作家对文学的至高追求!
  怀念,是一季的花香,您带着对生活的无比热爱绝尘而去,没给任何人留下只字片言,是老天和你开了什么玩笑?亦或是远方有更多值得你牵挂的朋友?或许是有比辰龙关更浓的文学氛围?您可知道?您走出了大家的视野,却永远走不出大家对您的思念。
  看见了么,静静陪着蓝天的那朵白云是我捎去的怀念。空气里弥漫着季节特有的花香,而此生却再也觅不到您的身影,听不到您的鼓励与爽朗的笑声……
  樱花随三月悄悄走来,您却渐行渐远,微风将熟悉的面容吹成一池波纹随风散去,心也随飘落的花瓣洒一腔惆怅,愿天的那边,有挚友,有文学,有骑行,有诗一般的生活,一年四季,繁花似锦。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