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春语

春语

过了惊蛰,还未到春分,这一年的春天,停留在故乡许多时日,直到满树梨花都已经绽放,香椿树抽出紫红色的嫩芽,回忆起童年时候不知道母亲从哪里掰回来的香椿芽,炒在豆豉里下饭,奇怪的味道,异常难闻。现在却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它的气味,会开始思念那些童年时候吃过的食物,对它的心意慢慢发生转变,自己对事物的喜好在默默变动,是时光赋予的印记。
  春天的傍晚,夕阳的光不是那么强烈的时候,天边有淡蓝色的浮云,一层一层往山谷深处堆积。树木生长在远处的山峦上,山峦呈现出海水一样的蓝色。
  当三两朵桃花开放的时候,星星点点横亘在枝头,梨花才开始含苞。当桃花和梨花盛放的时候,繁花似锦,恰如其分,李花却已经开落风中。
  三月里的太阳,在午后总是让人昏昏欲睡,树木在风里摇晃,人群站在太阳下也受不了阳光的直射,把眼睛眯起,都是懒洋洋的模样。风把梨花的花瓣吹到我洗衣裳的肥皂水里,浑浊发白的洗衣水里漂浮片片落花。燕子在屋檐上鸣叫,这个季节,空气里都是植物和新翻泥土的味道,一树树桃花齐放,粉红的颜色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散发出奇幻的光晕,已有绿叶伸出花间。飞机飞过,穿越蓝天里的云层,振动的声音仿佛可以抵达至心脏发出共振的频率。
  喜欢阳光明亮的午后,一束光从窗户的缝隙里漏进来,落在身上,照进皮肤的褶皱里。沉寂的午后,一切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样的阳光让人疲乏,春日让人无力消遣。
  冬天过去之后,白昼慢慢变长,可还是觉得眼前的日光短暂,飞红谢去,潺潺流水未至。出去看花,却看到被丢弃的柏树根和田野上生长的艾草。喜欢从古老柏树断层处流淌出来的香气,还有一圈一圈晕染开来的年轮,砍树的人只取上面笔直的树干用,留下巨大根部盘根错节躺在地上,断面上的木屑和年轮让人心生怜悯。喜欢艾草散发出来的独特香气,握在手里会想起《诗经》里那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好像可以看到麋鹿在月夜里啃噬青青艾草,发出咀嚼食物的声音,河水流淌,静谧安详。想在这样满月的夜里写一封长信给你,里面有我断裂的情绪,隐藏着你未完的路途。
  在春天的夜晚抬头看星星,飞机闪烁出的点点亮光从满天繁星中穿过,像一颗星星慢慢靠近另一颗,依次这样向下延续,可以这样缓慢穿越宇宙间的长长银河。月夜里的桃枝,影影绰绰,快要开败的那些花儿,像宴席上快要离开的朋友,在为告别做好准备。
  绿叶挂满桃树,阳光明亮,三月的春风陡生暖意。一树树落花被风卷起,满天桃红李白越过沟坎,在午后的阳光和风中飞翔。
  山坡上盛开了一大片鸢尾,多年的乔木在风里摇晃。房间里留下斑点形状的光亮,窗帘在风里晃动,点点光影摇摇晃晃,心像荡漾在湖中的月亮。
  我明亮的房间里只剩下阳光和风,尘土和气味全部消散,像溶化在风中的泡沫。
  这个季节的鸟,有麻雀、山雀、布谷、竹鸡、斑鸠、还有燕子和野鸡。都要在晴天里鸣叫,发出各种婉转的声音,野鸡的声音沙哑低沉,燕子的声音急促尖锐,斑鸠的声音在高空中显得辽远,麻雀和山雀是一整天都贴在耳边叫,像哨音一样的声音。有特殊叫声的是布谷和竹鸡,可以化作人类的语言,竹鸡发出的声音像是一直在说:“你作怪、你作怪……”,布谷的声音都是藏在深山里传出来的,发出和它名字一样的声音:“布谷、布谷……”,尤其爱春夜里的布谷声,在空荡荡的山林中啼叫,这样的叫声,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是这样。
  各种小鸟都在绿树上啼叫,阳光照在山峦上。在这样的清晨醒来,让我误以为一切事情都可以重新来过。
  适合这个时候播种的作物有南瓜、冬瓜、西瓜、苦瓜、丝瓜、黄瓜、豇豆、辣椒、番茄、茄子、西兰花。这些选择在夏季成熟的瓜果蔬菜,在整个春日里萌芽,露出两片肥厚的子叶迎风招展,再慢慢长出绿色宽大的真叶。
  美丽的事物有很多,比如盛开在三月的花朵,有杏花、李花、桃花、梨花、山楂花,菜园里有蚕豆花、豌豆花、油菜花,小路上有荠菜花、点地梅,山坡上有大片野生的鸢尾花和迎春花。
  杏花的颜色不卑不亢,不选择明亮,也不要灰暗。是它自己的颜色。李花和杏花开放的时间差不多,桃花和梨花差不多,梨花要稍微晚那么一两天。然后是山楂花。春天就是繁花似锦的季节,花开花落,鸟鸣莺啼,山重水复,一程接着一程,春色仿佛没有尽头。
  梨花的美是一种洁白,隐藏着天真与纯洁,黄昏中的梨树,嫩叶在晚风中闪烁,像无数绿色的翅膀。白色公路上落下片片雪白的花瓣,轻盈的花瓣落在地上像雪一样没有声音。
  蚕豆花的翼瓣像点缀在丛林里的无数双小眼睛,黑白两色,像熊猫身上的颜色。蜜蜂落在翼瓣上用腿把花瓣向下刨,露出里面的花蕊后也要一直抖动腹部的脚来收集花粉。除了蜜蜂之外,地里还有黑色的大蚂蚁,它们爬上植物的茎杆,再爬到叶片的背面。
  点地梅的花是白色的小花,花朵之间有间隔的距离,铺排在路边,星星点点在风里招摇。像落在大地上的星星。
  喜欢黄昏,是喜欢太阳沉入山谷时候的颜色,深沉瑰丽的色彩,奇幻的天空。一种接近于尾声彷徨感,仿佛可以让人放下,却又是万般不舍。
  午间的声音,有小鸟的叫声,飞机飞过晴朗天空的声音,风吹落叶子匍匐在地上被继续吹走的声音。
  屋外面女贞树的叶子在阳光下晃动,绿叶在阳光下放出闪亮的光芒。
  美丽的诗句有“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凤荷举。”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午后的时光漫长,大人们习惯午睡,我还是不愿意休息,心性还是残留着少年时候的模样,在楼下的房间里一个人看窗户外面的树叶和阳光,听小鸟的叫声,戴上耳机看一场电影,电影里流淌出如水一样的音乐。
  等过了睡眠的时间,太阳还是很热烈的时候,喜欢去年冬季里没有吃完的橙子,清香的气味适合热烈的阳光,黄桃罐头和米酒也适合这个时候的阳光。洗湿的头发可以在阳光下晾晒,把垂在眼前的头发一绺一绺摊开,在发丝中间看到尘埃和飞絮附着在上面散发的光芒。
  清晨美妙的气味是柴火灶里烧饭的香气,木柴燃烧后袅袅炊烟升至半空的烟尘味;美妙的声音是汽车穿越层层山峦间的鸣笛声,锅灶里燃烧豆秸的声音,远处人群的说话声,公鸡的叫鸣声,还有各种小鸟的叫声。
  这个季节,山野里的菜有香椿、折耳根、荠菜、蒲公英、薇菜。常吃的是香椿和折耳根,香椿用来炒豆豉,折耳根用来凉拌。
  微雨的天气,是在春分过后,丝丝细雨从天空里落下来,没有声音。第一声春雷从屋后的山峦上空滚滚而至,掠过屋顶,再传向天空的另一边。狗躺在小小的木箱里,它的身体下面都是陈旧的衣物,在下雨的清晨,它把脑袋靠在软绵绵的衣服上,闭上眼睛睡觉,乖巧安然的样子,雨一直在下,好像这是与它无关的事情。
  雨后的阳光微弱,微风袭来,滑过脸上的皮肤。美好的气息就是这样,一个人坐在门前看远处的山峦和田野,仰望天空中的浮云。春水荡漾,要去一趟青青田野,看看树上长出来的樱桃和桑葚,一粒一粒青色的模样。麦穗抽出来,玉米和稻谷才刚刚发芽。春天带来一万种可能,你是春日里的阳光和微风,一束一束,一阵一阵,像天上的银河洒落人间。你是光与尘,星与水,花朵与白雾。
  邻居家老人的寿宴,烟花放在白昼里,只看到满天烟尘飘落下来的样子。天空下起绵绵细雨,摆好的宴席被抬回屋内,这是热闹中的残缺。要到了夜晚再来一场烟火,才能看到它的光亮。烟火需要黑夜,黑夜不一定需要烟火。
  厨房里的窗户对着菜园和后山,菜园一层一层往上,可以看到一排排香葱快要开出花朵,逐渐中空的葱杆,用手掐掉上面的花骨朵,发出“砰砰砰”的声音。晴天里的鸟雀,叫声不绝于耳,散落在庄稼地里,寻找吃食。新播的玉米地里,人们挂起一排排随风飘动的五彩飘带和薄膜,靠它们来赶走鸟群。
  喜欢那七八岁的小小女孩,乌黑浓密的长发从头顶两边垂下来,在油菜花盛开的土地旁边,抬起两只手臂向前走出一条直线,风把树上的梨花吹落,片片雪白落在风中,在春光里看到她晃动的身影,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拥有一个这样的女孩,有一双闪亮的黑色眼睛和一头乌黑长发。看到她的样子,就如同看到幼年时候的自己,把山坡上的野花采回来,放在手心里揉捏出汁液,装在小盒子里,做过家家的游戏。用彩笔涂指甲,画美人痣,喜欢长长的头发和连衣裙,那种想要在一夜之间长大的欲望是因为想要得到美丽和自由。美好的样子,应该是可以得到一个这样的孩子,也许就不再觉得世间空荡,无所依靠。
  生命的重复与滚动是一种永恒的孤独。发人深省的诗句是: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人若愿意的话,何不以悠悠一生,立一技之长,而贞静自守。”
  春天的清晨,美丽的光与影,是照在绿叶和露水上的光亮,蜘蛛网在草木间摇晃的丝丝光亮,从桂花树上倾泻下来的细细光束,无数小小飞虫在光影里浮动。
  一树树桃花全部凋谢,剩下绿叶和花蕊,风吹动搭在秧床上的薄膜。这样的午后,可以在柏树的影子下乘凉,长长的影子一直蔓延到墙上,风和阳光为树叶带来漂浮的光影。喜欢午后吹过来的暖风,把裤脚掀起来,让小腿裸露在风中。
  太阳落山之后,夜晚会慢慢变凉,透过高大的柏树,看到天空里的星星,一闪一闪。春天的夜晚,草丛里传来昆虫的叫声,还有村庄里的狗吠声。
  山野里的柏枝,砍掉之后会流出柏油,不小心弄到衣裳上,是不易洗去的污垢,却给衣物增添了植物独特的香味。幼年时候看到过母亲的嫁妆,高大的木床,衣柜和餐桌,都是用柏木做成的,镀上水红的漆,还有龙凤呈祥的图案。这些东西,在经过时间的冲刷之后被替代,在欢声笑语中散场,消逝。我徒留的悲哀是春日里的繁华,日影飞去,花落绿叶生。
  阴天的清晨,屋脊上一大片乌云蔓延过来,天空一半明亮,一半昏暗。在没有阳光的清晨,等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
  三月的末尾,在山野上看到胡颓子,小颗小颗悬挂在枝头上,像一排排红色的小灯笼。傍晚的天空只剩下云朵和夕阳,鸟群飞远,爬上岩石去采摘,天气越来越热,捏果实的手心里开始冒汗。放在嘴里,酸涩的味道还是和小时候吃过的一样,我内心的喜悦依然是来自那个小小幼童。夜晚的风吹过后颈,凉凉夜色弥漫开来,烈日的光辉散落,世界沉寂,万物生长,昆虫开始鸣叫。站在蜿蜒的小路上,夕阳像心脏碎裂之后看到的颗颗珍宝。
  在很早很早的清晨,山里的白雾还未散去,花朵和绿叶还沾满露水的时候,坐车去高高的山岗,绕过山间盘旋的白色公路,再去往山那边的市集。东方山峦上逐渐出现红色的光晕,一轮红日跳出天际,白色的刺花攀岩至高大的乔木上,垂吊在半空中的白色花朵,一条一条,像从山峦上流淌下来的瀑布。风里的花香,带来属于四月的气味。
  在市集的街道上,依然可以闻到时光倒退十几年的气味,老油坊的香气,各种电线交叉穿过巷子上空,燕子掠过低矮的天空,在沾满烟尘的屋檐下停歇。人群流动,欢声笑语,徘徊在年少时上学路过的街道上,旧楼房上残留黑色的污垢,门牌上的数字留下时间远去的证据。我依然可以找到自己曾经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是那些逐渐腐坏的建筑,与新形成的世界相互对峙。
  大风刮过来,远处的山峦被黄沙掩埋,春夜里的一场雷雨如期而至,在雷电交加的夜晚都无法正常入睡。清晨看到碧空如洗,山峦叠嶂间树木生出无数清晰的嫩绿枝桠,傍晚天边出现金色的祥云,屋后牡丹花上的雨水还未干,气温在骤然间下降,空气清冷。夜晚,迷幻的天空里出现像棉花一样的云朵,星星点缀在云上,一轮弯月出现在西方的天际,那样旋转的云团就像梵高画里的《星空》一样,树枝在晚风中摇摆,夜色凉凉,四月是绿色的梦。
  父亲在第二日又要远赴他乡,黑夜里我听见雨水从窗户外的屋檐上落下来,清晰的声音,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天还没亮的时候他就站在房间的门口,推开门,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对我说些什么。我知道他在门口看着我,我躺在床上,都是不善言辞的人,在极力克制自己的言语。
  我问他:“要走了吗?”
  “嗯。”他把我房间里的灯打开。
  然后我对他说了再见,再也没有其他的言语要对他说,他站在那里,克制和隐忍的姿态,没有话要说,也没有打算要走进来,只是说他要帮我再把灯关上,然后他关上灯,再关上门。他站在那里,只是告诉我这是他要离开的时间。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儿行千里父担忧
下一篇:柳泉留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