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伤逝

伤逝


  今年2月底的一个晚上,我跟大姐通电话。闲聊了几句后,感觉她电话那边声音有点嘈杂,一问才知,原来大姐正从医院出来,刚看望了一个老家的亲戚。
  那个亲戚也是我初中时一个班主任的三儿子,叫贾胜茂,因脑干出血、脑梗死后遗症入院治疗,生命垂危。听说刚38岁,上有老下有小的,真是让人揪心。3月1日,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好友尚强发的“水滴筹”信息:“自己的亲表哥,走投无路了,恳请大家帮帮忙”,点开一看,原来是关于贾胜茂的求助。于是,我为他捐助了100块钱,虽说不多,也是一点心意。到了晚上,老家初中同学傅春杰也在朋友圈转发了这个“水滴筹”信息,在信息里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同学、老师为贾胜茂捐助,真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心里期盼着他能早日战胜病魔。
  其实,我父亲与胜茂的父亲贾荣成老师很久前就认识,私交不错,后来又都在刘口中学教学。再后来,贾老师磋成了他外甥跟大姐的婚事,更是亲上加亲。只是,我除了对贾老师的大儿子较熟悉外,对他另外仨孩子都不是太熟悉。据说,胜茂五六年前曾在市里的西保湾村租房养小鸟,每年也赚个一两万块钱。近年来,由于身体健康原因,他不再饲弄小鸟,回了老家安心养病。没想到今年刚过了春节,他病情突然加重了,被家人送进了市三院。而他二哥也因病住进了同一家医院,据说他哥俩的病源于遗传,真是祸不单行,好在他二哥的病没有那么严重。
  四天后的晚上,看到大姐在微信群里发了母亲跟二姨、老舅、妗子的合影照片后,我便往家里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原来当天外甥女文娜开车陪着母亲与二姨前往山东曹县苏集走亲戚。吃过午饭,他们老姊妹照了张相。临挂电话,母亲又说,你贾老师家的三儿子今天病逝了,就在当天上午从医院拉回老家后便埋了。听了这个消息,我的心不由一怔,天啊,前些天大家还纷纷为他捐助呢,怎么这么快就走了?!真是可惜了。母亲又说:“你爸和你松江哥知道后去了贾老师家看望,分别给贾老师掏了二百块钱。”唉,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不让人感伤,不难想象贾老师当时的心情。挂了电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常言道,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虽然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但,每每听到身边人离世的消息时,心里就比较难过。有时觉得,人生真是无常,健康地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仔细想来,人这一生不可避免地要经历多种磨难,尽管能战胜那些所谓的艰难险阻,跨过了一道道沟沟坎坎,但,常常会败给疾病,即使侥幸战胜了也不过是个例外。活在世上,只有病疼彻底是自己的。记得范文正年谱有云:“千古圣贤,不能免生死,不能管后事,一身从无中来,却归无中去。谁是亲疏?谁能主宰?既无奈何,即放心逍遥,任委来往,如此断了。既心气渐顺,五脏亦和,药方有效,食方有味也。只如安乐人忽有忧事,便吃食不下,何况久病,更忧生死,更忧身后,乃在大怖中,饮食安可得下,请宽心将息。”读后,不由得让人深思。
  有人说,生命从生开始就一点点剥离生,渐近死。尽管有点悲哀,但却是事实。只是,眼下正是二月春来早,玉兰花、红叶李争相吐艳,田野里春意盎然,遗憾的是有些人却已经看不到了这明媚春光。悲莫悲兮生别离,惟愿逝者安息,生者安康。
  
  2021-03-06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