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鲜美的初春

鲜美的初春

和煦的春风,轻轻的吹拂着大地。暖融融的春日,浑洒着熙爽的阳光,光耀着大好河山。蔚蓝的天空,晴空万里,没有一丝细云。舒爽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宜人。
   一场丝丝的细雨,淋洒了一夜。清晨起来一看,雨润千山翠,风拂万木新,百草吐新绿,花开鸟鸣春。
   行进在外出路上,路旁的草坪,已吐露了块块的绿意。小草的嫩芽,如婴儿的笑脸,朝向着暖阳,向上伸展着。那草坪上的小花,白白的,小小的,这一簇,那一簇,静静的绽放着。这小花虽然很小,花色也不张扬,但她却释放着纯洁,释放着活力,也许她就是花中的第一位报春的使者。她虽然还很幼小,但她却是阳光,春雨,大地精心培育的宠儿。
   还有那路旁的珊瑚绿篱,紫色的叶尖,正在争先恐后的向上挺拔着,彰显着一种生命的强力。
   尤其是那调换了视觉节奏的红梅绿篱,红红的芽苞,正在含苞欲放。但仔细的看上去,那红色的芽苞绽放开来之后,展开的并不是花朵,而是小小的绿叶。当然,也有抢先绽放的花蕾,花瓣已经放开而展示着红梅的光艳,释放着热烈的激情,一眼望去,使人心醉,感觉神怡心旷。
   走近河边,步下层次的石台阶,便听到哗哗的流水声送来了春天的天籁之音。那瀑流薄薄的水濂,溅起千万朵银花,释放着流体变形的清纯之美。
   堤岸的石矶缝中钻出的翠草,绿的可爱,绿的怡人心扉。一丛丛的匍匐着,叶片向外散伏着,很是自由洒脱。在这个小环境里,表述着石托草愈坚,草衬石更柔的缘情,正是所谓刚中柔,柔中刚,刚柔并济。
   彩蝶飘飘,轻盈地落于花瓣上,吮吸着春花的鲜香。
   迎春花也匍匐着,一大丛一大丛的枝条环抱着石矶,枝条上布满了鲜黄艳丽的花朵,报送着大好春光的喜讯。
   碧水悠悠的河面上,水在轻轻缓缓的流动着,一阵微风吹来,泛起了层层的涟漪,那排列有序的波纹漂向了远方。晨光照射在涟漪上,波光粼粼,流水潺潺。
   春最爱拂的是垂柳,那娇嫩鹅黄色的柳花在碧叶的抚托下,牵拉着柔长的柳枝,在微风的有节律的翩翩起舞,好似飘飘然欲仙。又似少女长长的披肩发,青春无限,风情万种。
   飘然的春柳,摇来了蛙儿们的咏鸣:呱,呱,呱,春来啦……。
   再看那千枝万条的微绿枝条,远看就如金灿灿的长链,金灿耀眼。这耀眼的富华,让人目不转视的欣赏着春天蓬勃的青春之美。
   千万条的金枝,竟袭引来了高堤岸枝头上百鸟合咏的春之歌大合唱。春天美,春天美,鸟语花艳好春天!
   那飞花流濂之瀑布的附近,一棵桃花正在初绽,正是所谓桃花附流水,入面不知何处去。有道是:未赏桃花何知美,不进桃园不晓春。桃花的美,美的令人为之情痴欲醉。怪不得有人赋诗:难去天园见女仙,可来桃园赏春娇。
   红枝条的红茎木,在鲜花尚未吐艳之时,她便以红红的枝条与毗邻鲜黄的黄花共为调色,同时释放着花界色彩的丰富多姿。红茎木的叶芽刚刚吐绿,那刚露出头来的卵形小叶,颜色绿翠,茎叶搭配的很是和谐。
   红茎木旁的大石矶上,静坐着垂钓老翁,一杆钓钩,钓来春色,傍晚满载着春意而归。
   游道外的岸上,一种我也叫不上名来的常绿阔叶树,开出了大大的紫灯笼样的花朵,那紫灯笼端坐枝头上,显得那么的春风得意,喜形于色。
   这紫灯笼邀出了水鸟打蒲丛中游出,双蹼向后推水,头向前尽伸,很有节奏感。这水鸟,红红的脸,好似饮了佳酿的美酒,满身油黑色的羽毛,再搭配上白色的尾羽,很是出彩。这鸟儿一飞一落,便在水面上滑翔出十几米远,于是那平静的水面掀起了一些波澜。想那水下游的鱼儿们,也必然会骤感“有紧急情况”,会立即扩散开去,四散游开,不知去向。
   人言一寸春光万两金。春天充满了无限的生机,春天是一切美好的伊始,春天是大希望的开端。
   春天是诗,春天洋溢着浪漫的激情。春天是豪放的,春天又是婉约的,春天也是清新的,春天更是空灵的。春天能挥毫书写出大地上最美最好的诗篇。
   春天是画,可画出祖国大好河山的千姿百娇,可描绘出神州大地的姹紫嫣红与无限壮美。
   春天是歌,春天唱出了世间最为美妙的天濑之音。
   春天更是舞,如仙女般的舞姿,是那么轻盈飘逸,婀娜多姿。
   我爱这春天,我应该讴歌无限美丽的大好春光!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被春天藏起来的女人
下一篇:忆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