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春雨一场梦

高原四月的雨夹雪让我刻骨铭心。每当这个节气来临,我说不上是一种心底的喜悦还是无尽的惆怅。季节的日历早已翻过了三十余载,可每到这个春欲暖,花欲开的高原四月天,尤此是寒冷的冬季风和温暖的夏季风胶着的日子里,春雨夹杂着雪花,淅淅沥沥、纷纷扬扬,山野间絮雾蒙蒙,我便在春雨挟裹着探春花的馨香中斜卧在床上,寻得些许静谧,一个人在似醒似梦中回忆起青春的那个四月天,这是我和季节的姻缘还是与她的朦胧情缘,我无法说清,这个季节隔了多远,那个时代与我多久,我总会忆起步入成年时代的春雨夹杂着雪花的四月天。

二十初岁的那个早春,湟水谷地总是在梨花、杏花、桃花含苞待放的时节,有一场反季的雨夹雪,那是我总盼着雨的来临和雪片的消失,因为春天的雪花中仍夹带着冬天的寒冷,会冻谢刚孕育的花苞。

可我是无法让老天如此,知道这是自然之规律,所以心中总期盼着这雪花快快褪去。

在青春的四月天,在雨夹雪的周末里,我打着小雨伞,和她相约在人民公园,细雨绵绵,薄雾漂浮,我们相依在小雨伞下,任凭春风夹雪斜打在脸上,但在雨伞下我们相依的更紧,彼此都能感觉到了相互的心跳,在人工湖旁、在桃花树下、在梨花林里,我们笑谈过去,畅想着未来。

可就是那一场雨夹雪,一场少雨多雪的寒风在三十年前把即将盛开的爱情之花给扼杀了,扼杀在了情花盛开的日子,从此末了秋天的果实,也从此四月的雨夹雪留给了我深深地、心中永远地伤痛。

这年年四月的雨夹雪不觉然中已催我慢慢老去,青春年少的四月雨夹雪只留在了梦中,这四月的雨夹雪曾多少个春日里使盛开的桃花只春艳而难结果啊?这四月的一场春雨,留给我的只是一场梦,一个虚幻。

突然想起了南宋刘过的《谒郭马帅》,“故人风雨散,知己今为谁”。这四月雨夹雪的日子里,“故情随雨散,今梦思奈何”?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