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四月菜花黄

每年清明前后,有着“金色花海”美誉的“千垛菜花”吸引着无数游客,鱼米之乡兴化仿佛被炫目的菜花染得金黄,空气清香,大地明媚,希望满怀。每年此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与美女专家们渐入佳境的游玩历程。
  那年四月,我们邀请省里的幼儿教育专家们来兴讲学指导。晚饭时间还早,我邀请她们顺道看一看菜花。起初,大家反应高度一致,或缄默不语,或微笑婉拒。继而又介绍,有人开始心动,目光转向组长。趁势再表,盛情终于难却,组长勉强微微点头。
  还未下车,眼前的景色让她们震撼,惊喜写在了脸上。待向她们分发各式遮阳帽纱巾时,早已情不自禁,急不可待。很快,金海间,黄花旁,碧水边,你方唱罢我登场,未得好景不罢休。各式各样的美姿与倩影,精彩绝伦,异彩纷呈。渐渐的,遗憾之声四起:少穿了蓝衣袍,少带了油纸伞……
  上得小木船,头扎红方巾身着花布衣的船娘舞动双桨,她们的眼前犹如缓缓舒展了一幅金岛长于碧水的奇特画卷,轻风徐来,花香扑面,身心陶醉。显然,此时跟她们讲述垛田源于劳动人民的勤劳,太过平淡。既然有过岳飞大战金兵摆设八卦阵的传说,我的绘声绘色就可以出神入化。冀中有地道战,兴化有沟道战。鬼子入侵,百姓挖沟藏身,躲避中学会了抵抗。沟连沟,垛掩垛,纵横交替,蜿蜒伸展。如此迷宫,来犯之敌丧魂落魄,不敢造次。于是,“千垛菜花”赋予了新的内涵:勇敢,智慧。专家们惊叹不已,感慨万千,再次打开手机,对着憨厚朴实的船娘,对着映在水中的金花,对着迎面而来的小篷船,对着木浆溅起的波纹和浪花……
  至此,她们已经完全漠视了我的存在。我只有联络负责晚宴的同事,延迟开席,耐心等待。
  其实,早年在学校时曾多次带教师来此送教下乡。面对一望无际的菜花,从未有过异样的感觉,平常如门前的一块草地,一盆青葱。一位摄影师兼画家的慧眼,洞见出了“金色花海”,“千垛菜花”渐次扬名,并一举夺得“全国最美油菜花海第二”桂冠。“千垛菜花”的兴起,让周边的百姓着实受惠颇丰。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画家开了个农家菜馆,一年只需忙碌四十天左右的花期,便有了超出三百天的清闲,写生,作画,随心而为。
  由此想起了李白,想起了“烟花三月下扬州”。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平添了古城名邑的无限风韵,让扬州天下皆知。李白的那个年代,兴化的菜花有否今时的壮观?若是,“爱花”的诗仙怎舍得放弃?李白诗中“花”开无限,匠心独具,韵味深长。“桃花潭水深千尺”“云想衣裳花想容”“花光不减上阳红”“菊花何太苦”“客来花雨际”“秀色如琼花”“风扫石楠花”“桃花弄水色”……花之多,花之艳,唯独鲜见菜花黄。“千垛菜花”如此璀璨,李白定当诗兴大发,兴化必定早就名声遐迩。真的替李白感到缺憾,替远古兴化的官老爷们惋惜,都到了扬州怎么不顺便邀请一下来近邻兴化呢?
  遗憾无须太久,错过了李白的诗兴,莫再错过盛开的花季。是此,“千垛菜花”胜境飘荡着百万兴化人致天下爱花朋友的一首至真至诚的欢迎诗:
  “河有万湾多碧水,田无一垛不金黄。春风已暖情满怀,菜花四月来兴化。”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