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秋雨

秋雨

下午茶的时候,几缕阳光正贪婪在窗台的那丛蝴蝶兰上,酷似展欲飞的蝴蝶,又极其艳丽的花瓣,像个妖娆的女子,吸引了多情的灿阳。我在阳台的军绿色躺椅上抗拒昨晚酒醉的疲惫,茶几上一杯绿茶早已喝出了水的味道。我双眼呆滞地望着蝴蝶兰,欣赏它绝世的孤芳。

春天在花盆中栽下的那棵小榕树,也依窗靠着,小榕树渐渐有了新的高度,懒散的低垂着漫妙的身枝。有一枝显然是受了秋的蛊惑,厌倦了尘世的叶子,露出了两片鹅黄。时光悄然,正磨厉着即将辞别的日子,想着要在静寂的生命旅途中,能有惊世的离歌来告别昨日的青绿。

不知何时,窗外的云,乌压压地,悄无声息地,低沉渐至整个天空如同傍晚,远方绵延的群山已不可见了。一股秋风急速从西墙‘’呼呼‘’而来,卷起片片尘埃,夹杂着树叶飘向远方。白杨树紧跟着一片‘’哗哗‘’声响,瞬间翻起了白,在狂风中摇拽。巨大的气流不由分说地就冲进了洞开的窗户,拍打室内临窗的衣架。儿子那件钟意的白色卫衣一同摇摆不定,像个狂野的孩子,要挣脱父亲的束缚,紧紧缠住我迷离的双眼。

闪电如梦似幻,不期而至,彼此交织,狰狞地划过城市上空,亮起一道道刺眼的光,让人阵阵寒意和惊悚。北边延绵的群山与起伏的楼宇轮廓在时时闪现,旋即又掩隐在闪电收敛的瞬间。声声惊雷似万颗同时迸裂的炸弹,此起彼伏,轰隆隆震耳欲聋。翻滚低沉的乌云,和耀眼的闪电,正上演一个惊心动魄的秋的下午。

第一缕秋雨来的那么突然,“啪啪”的迎面扑向玻璃,三点两滴,渐渐密集,摔倒在玻璃上生痛生痛。怕湿了儿子的卫衣,更因秋风秋雨裹着的凉意,我起身急忙关闭窗户,穿上一件长袖,静候着欣赏季节变换的大片。

雨淅淅沥沥,由细渐大,颗颗雨滴变成穿了线似的连在了一起。不多时,透过玻璃看见路面低矮处已形成一些水洼。飘摇的雨呢,荡漾起圈圈涟漪,绘成一幅美丽的水画,密密又麻麻,却又规则。或滴向花丛的,挑逗起花草的酥痒,上下跳动左右摇晃,像个羞涩的姑娘,很是可爱。或顺树杆而下,要洗涤铅华,把那枯燥干裂的朴实沧桑告知天下。或坠于青石,撞击粉身碎骨描出千万朵珠花;或跃落于土壤,融入久旱的泥土,和成泥巴,已闻到泥土的芬芳;或撞在红瓦蓝墙上,凝聚起顺檐而下,形成一道道经久的水帘。

使劲敲打窗户的雨啊,像个游离的孩子,想急切进入小屋,问问我酒醉的状态。我不尽人情的无理拒绝,让心碎的雨滴瞬间变成了一道如同依依惜别的泪痕,来不及道别,只好选择无奈的离开。

惊雷常常是大雨来临的前奏,雨来时要的是隆重,需要锣鼓齐鸣,世人皆知。雨大哥出场后,雷小弟就渐行渐远,知趣地退场了,退到了远不可及的地平线边际,或明或暗依稀还能见到闪电的光芒。

云在风的催促中一改黑色装束,收敛起凶神恶煞的模样,换上一身乳白色的裙子,慢条斯里又若无其事地向东南游走,高傲地离我远去。白云居无定所地旅行,漫无天际的游走,像极了一个桀骜不驯的浪子。或与湛蓝的深空为伴,行事高调,却又从未让人记住它的影子。

雨此刻变成了一个任性的孩子,收住起号淘大哭的伤心,慢慢停了下来。玻璃上伤心的雨,也只剩下被急风骤雨惊起的雨滴还在呆呆地滞望着。痴情的雨滴却藏在窗户的缝隙,苦苦相依,不曾离去。我打开窗户,急也似的和秋风涌入室内,迎面扑来。一阵清爽的味道,浸入心脾,让我清醒了许多,觉着如同坠进了梦境,泛起了对秋的渴望。

这大抵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秋雨吧。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她在丛中笑
下一篇:纠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