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另纪——缘起

如来正在听MP3的时候,弥勒拿着MP5走了进来。如来手舞足蹈大声high歌,弥勒看视频笑的花枝烂颤。如来突然停下来,开始打坐。弥勒把MP5变成木鱼,用中指有节奏的敲着。如来说,你刚才拿的什么?弥勒说,p5.如来微微一笑说,的确比我的p3高级。弥勒说,世界是属于未来的,未来比现在高级。
  如来收住了笑容,像要寻找一些词汇。弥勒问,你刚才唱的什么,很有内涵,不愧是神曲。如来说,是的,神曲《忐忑》。此时两佛心中都有些忐忑。弥勒伸个懒腰,如来微微一笑,算是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弥勒拿起扇子开始扇了起来,这是他长久以来的招牌动作,和天气冷热无关,好像不这样别人认不出他似的。如来还是那样盘膝打坐,显出威严的样子。这一点弥勒是学不来的,弥勒也会打坐,但是用不多会儿,腿就麻了。所以更多的时候他都站着,手里有时是扇子,有时是木鱼,有时是MP5.
  弥勒说,听说燃灯整天抱着个收音机,听评书,听相声。如来说,是啊,他喜欢回忆和怀念,所以人们叫他过去佛。弥勒说,那么你呢?如来说,我是现在佛,活在当下,享受当下,所以现在的世界,由我掌控。弥勒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终究是我们的,说完扬长而去。
  如来,沉思很久。自言自语的说着,他终于等的不耐烦了,但我想让现在更持久一些。
  什么是佛界的现在,什么是佛界的未来。不被超越就是现在,被超越了就是未来。
  当未来开始逼近的时候,现在显得慌乱了。如来给观音打电话,说心有点痛。观音正在和几位菩萨打麻将,匆匆收了牌便赶了过来。观音明白,当如来说心痛的时候,痛的不是心,是头。谁的权利地位受到威胁的时候,都会头痛的。
  所以观音一见如来,就说是不是又该取经了,没有谈病,却治了如来的头痛。
  如来比较喜欢让观音去办事,因为有些话不用说,也不必说。这就是观音的聪明,她的聪明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的。
  观音又要找取经人了,其实也不用找,还是金蝉子,现在应该叫唐僧。有些重要职位,外人是不能用的,必需用内人。内人不能换,不换又怕别人说三道四,所以换来换去换的只有名字。
  上次取经为的是渡死者的灵魂,这次大概是伐生者的腐败,也可以说是为了调节人口比例失调,或者犯罪率过高。这些只不过是为了一些私心,神佛之间的私心。上次是为了佛教的扩张,这次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
  聪明人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比如说观音姐姐如何劝说唐僧再次取经。从前他是个人,随便就可以骗骗的。现在他是个佛,架子大的离谱,已经远离做梦的年代了。事情又不得不办,如来老大的事情,马虎不得。平常看着亲切的如来佛,说翻脸就翻脸。
  当观音姐姐走进唐唐的时候,翩翩起舞的唐唐浑然不知,现在他是一个舞痴。观音的一声叹息,唐唐的舞停了,像一块石头打破了湖水的平静。唐唐笑了,怎么观音姐姐,也有心事么?笑得的不似从前那么诚恳,颇有几分嘲弄。观音愁眉紧锁,还不是为了取经的事情嘛!又要取经么?是啊!都争着抢着要去,不知道让谁去好呢?让谁去都得罪一群人。哎,可愁死我了。
  唐唐舒了一口气,还以为又要找我呢?取经十次,我被吃掉了九回,投一次胎,整容一次,整得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还好第十次生得白白净净的,保存到现在还算完整。
  观音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终于没有说,她知道需要走一条曲线的政策了。
  时隔千年沙僧早已换了名字,现在叫做沙沙,男不男女不女的名字,好像很红。但沙僧的心里始终是有怨气的,他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总爱惹事捣蛋的猴子,最后封了佛,而一向小心翼翼的他,最后却落得个罗汉。在西天这巴掌大的地方,一出门撞死一堆罗汉。现在他常常把自己打扮成人妖的样子,三分像人,七分像妖。他本意是向如来示威,却歪打正着成了三界红人儿,每天是各式各样的演出,应接不暇,但他的内心还是向往成佛的,否则他也不会在接受采访时总说,做罗汉难,做名人难,做名罗汉难上加难。
  沙僧,职位不高,法力不强,但是见他一面,首先要和他的经纪人谈才行。不是因为他太忙,他只是愿意享受被人推崇的感觉。他需要活的自我一些,他讨厌“师父说得对,大师兄说得对,二师兄说得对”。他喜欢拒绝别人,别人越是诚恳,他越是无情拒绝。流沙河里他吃人,现在他喜欢吃人的自尊。他有些变态,求他的人似乎更变态。在一些人心里,求之不得是一种时尚。
  观音来的时候,化身一个美女,美得不可方物。沙沙的经纪人最喜欢美女,他已潜规则了很多,他衣冠禽兽的外貌为他提供了不少便利。他故作矜持,假装很为难的样子,然后获得对方的恳求,最后骗财骗色。
  然而他的伎俩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一个大嘴巴他就晕过去了。化身成一个美女,只为抽一个大嘴巴,只有菩萨心肠的观音能做出这种事情。如果只是一个嘴巴那么简单,沙沙早就重回流沙河受万箭穿心之苦了。
  沙沙见到观音像老鼠见了猫,观音越是温柔,他哆嗦的越是厉害。观音看了一眼遥控器,沙沙明白如来又要安排取经了。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足够了,更何况那是观音的眼神,温柔中带着凌厉。
  观音把遥控器变成了一条船,船帆上有三个字--流沙河。沙沙回到了流沙河,从一个网红变成了摆渡人,每天往返八十一次,徘徊此岸和彼岸,只为等一个九九归一。
  观音没有承诺什么,也无需承诺。打碎王母的一盏灯,让他欠下了生生世世的债。
  观音来到高老庄的时候,她没有找到八戒,只看到到处绿油油的庄稼。八戒正在田里挥汗如雨,此时他是个农民。他有的是力气,一个人种了几百亩地。当观音找到八戒的时候,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天上地下的第一神器如今成了庄稼汉的农具。然而让她笑到不能自已的是,八戒摘下墨镜露出一对黑眼圈。怕老婆的天蓬元帅,观音瞬间明白,说服了高翠兰就解决了一切难题。
  一见到观音,高翠兰就喋喋不休的说起来,每件事都离不开取经路上被八戒调戏的女妖精,说着说着就不停的抽泣。观音只好安慰她,八戒只是捧场做戏,再说都是佛祖的安排。观音故意说到八戒的黑眼圈,高翠兰生气的指指天上。观音告诉高翠兰,这个更可以放心,现在的嫦娥是月亮公司CEO,她的身价玉帝和如来都不能小觑。
  听到嫦娥是CEO,高翠兰话锋一转,说起取经路上八戒意志不坚定,动不动就要分行李。她把行李两个字说的很重,重的就像还不完的房贷。她好像在痛恨八戒,又好像在痛恨行李,最后说到她的二十六个儿子也都喜欢分行李,把这个家分的支离破碎的。
  观音承诺送高翠兰一个小区,高翠兰答应八戒再次取经。女人说话比较啰嗦,办事简直比男人还痛快。八戒还仍在田里挥汗如雨,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被一个女人悄悄改变,不知是悲?还是喜?或许这正是他心里的如意算盘。
  悟空成了斗战胜佛,佛门中最后一个排名。他的武力排名上等,佛法排名中等。他常说宁当鸡头,不当凤尾。当万妖之王的名头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连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他舍不得凤尾这个名号,最后一个佛也是佛。有些话他随口一说,你随口一听。你只要听透话里的意思即可,他在抱怨。
  在众多的佛中他不再担心排名,佛祖的课他有时听,有时不听,常常跑回花果山去开发旅游。一个斗战胜佛除了好勇斗狠就是七十二变。一场拳王争霸赛,他把几十个选手打丢了,让人家好几年回不了家,最后落得终生禁赛。手痒痒了就去找二郎神较量,每次都是输,输的都想把他的哮天犬烤了吃掉。每次输都因为这只臭狗让他分心,他真想养一只有战斗力的猪,想想八戒,还是算了。
  当观音来到花果山的时候,悟空见面就问,佛祖什么时候再安排取经。观音笑猴子到底是急性子,没等自己开口,他倒求着取经。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恳求,也没有不计酬劳的付出。
  观音问悟空有什么愿望,悟空变作杨戬的样子,变化了七十二次,每一次变化都离不开逃跑。猴子的精明,在于他从不多说一句废话。观音在悟空耳边低语,悟空微笑着点了点头。这里不是五行山,一个是菩萨,一个是佛。
  当观音再次来到唐唐身边的时候,除了她自己,后面还跟着另一个唐唐。唐唐以为自己在做梦,梦到另一个自己。观音笑着说,两个唐唐在一起又要请佛祖辨别了。唐唐吓了一身冷汗。他想起了一段往事,真假美猴王的故事。两个猴子共用一个身体,在佛祖面前只有一个是真的,谁是悟空?谁是六耳?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唐唐终于明白取经绝不是一句玩笑。上面又要上演一次权利的游戏。他想向观音问一个答案,还没有开口,就被观音看出心思。观音说,你也是佛,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唐唐点头答应,另一个唐唐终于消失不见。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