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流年似旧曲,暮雨纷纷又清明

停云霭霭,时雨。人间四月的温暖归途里等待着你的,是遍山梨樱,是杏花微雨。红尘九天的隐约梦境里迎接你的,是西墙弦月,是执棋故人。但请这一盏春末的酒,俯仰之间,是醉中遗忘,亦是心中鸣唱。
路过人群中的是是非非,缘分里的来来回回,走过山河里的南方以南北方以北。一时间驻足回首,身后是天阶小雨,身前是青山皱眉。人生如梦不是梦,因为太真实;生活如水不是水,因为有苦涩。总在不经意的年份,一点点老去,偶述离殇,荡气回肠。
还记得很久以前在村子里上小学时,放学后跟在外公的身后,偶尔路过一座座杂草丛生的坟茔,外公便会停下来,默默的念叨几句:“以后我不在了,逢年过节记得来看看我,多带两瓶好酒。”我跟在身后大声的回答道:“嗯,晓得了,外公,到时候我就背一书包的酒来。”外公听了开心的大笑起来。时至今日每每想起,自己都会情不自禁的笑一下。小学三年级的书包,其实装不动太多的酒来,只是那一句承诺,给了外公太多的欣慰。
高翥诗言:“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浮生百年弹指须臾,纵倾杯万盏,酒入地下,不过融入这山水之间。逝去的人终究不能再与你推杯换盏再尽余欢。所书所述,所敬所酹,一份谂思,一份怀念而已。
走在晏殊满眼游丝兼落絮的杏花烟雨里,何时你我才能真正的回到杜牧诗里牧童遥指的杏花村中。十年蹴鞠将雏远,万里秋千习俗同。一样的千山灯火,一样的黛瓦青墙。数不尽的归人,留不住的过客,是你,亦是我。酒旗斜倚的路口,一匹瘦马去,是未知沉浮的江湖,一袭青衫来,是念念不谖的故土。会者定离,一期一祈,惟愿春风漫漫,馥满人间新绿;惟愿杨柳依依,再度故城旧曲。
那些被岁月覆盖的花开,一时间白驹过隙成为空白,繁华哀伤终成过往,可以回头看,却不可以往回走。
在星河清浅的夜里,我再次铺下一纸红笺。一笔春风辞藻往事难谖,一笔故人寄语隔空对盏,一笔来年新愿事事恬淡。
耳边萦绕着许嵩的那首《清明雨上》,我将歌词一笔一画地写在纸上,叠成大大小小的纸船,放在江边任其缓缓离去。千山相隔,唯有以这种方式去遥遥的祭奠。小时候害怕坟墓,一个人不敢靠近。长大之后才明白,那些你害怕的坟墓里,可能住着别人心心念念一辈子都难以再见的人。此后无论路过何处坟茔,我都会停下脚步,抽出衬衣口袋里的一支烟点燃之后,放置其前。很多时候朋友都会好奇的问我:“你认识。”我只是笑着回答:“不认识。”朋友继续追问,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念到:“就像路过的人,问你早安,你回一句安好,即便彼此不认识,心中也会温暖好久吧。”
最是流年似旧曲,曲中有深意。
折菊遥寄谁身旁,清明又雨上。
数度春风开扶桑,燕子回时,春意几份凉?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西游另纪——缘起
下一篇:母亲的梦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