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我是一个兵

我是一个兵

魏巍曾在他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里说道:“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呢?我们的部队,我们的战士,我感到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是的,我们的部队,我们的战士,是我们祖国里最可爱的人,也是最让人敬仰与尊敬的人。在过去是如此,在现在,也是如此。
  时光流逝,岁月更迭。
  在不知不觉流逝的时间里,我们伟大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由1949年10月1日刚成立时的那个国际环境恶劣,国防仍在风雨飘摇中尚还稚嫩,还有些纤弱与贫穷的新生国家成长为当下一个国防稳定,经济发达,人们生活富足,安定美满,国际环境融洽,受他国尊敬和羡慕的泱泱大国。
  是谁为我国这七十余年的国泰民安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热血甚至是生命,是我们的士兵,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战士们。正是他们的前赴后继,他们不计回报,不怕流血、牺牲的无私付出,用他们年轻而坚韧,刚强而青春、热血的身体铸就起了我们新中国的钢铁国防线。
  把一切胆敢侵犯我们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敌们通通阻挡在国门之外。
  我爱他们,爱这些伟大而可爱的人,爱这些伟大而可爱的战士。
  曾经的他们,现留存下来的资料照片中的他们,那一张张年轻微笑着的面孔,是那么的坚韧、纯洁、无私与善良。一个个鲜活青春的生命,来了又去了。有些战士被人们永远的记住了,有些战士却在流逝的历史长河中慢慢的被人遗忘了。但遗忘并不代表着他们没有付出,他们没有贡献,他们没有为我们的和平稳定生活流血牺牲。
  解放初1950—1953年的抗美援朝之战,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1969年的中苏珍宝岛之战,1979年的中越自卫反击战,还有那1998年的大洪水,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多少的战士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国家危难之时流血牺牲,用他们的生命,他们的脊梁,他们那强壮不屈的臂膀,一次又一次的御敌于国门之外,救民于水火之中。哪怕会因此而失去他们仅有的那唯一的一次生命。
  那儿有侵略,那儿有危难,那儿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与伤害时,那儿就有我们的战士,我们的士兵,我们的可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战士。
  一个个牺牲战士的坟墓与石碑,代表着一个个曾同样年轻有爱有恨,有喜有悲的鲜活的生命。
  他们用自己的死来换取了他人的活。
  或许他们是平凡的,或许他们多数仅是生在长在农村的一些贫寒子弟与青年,或许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并没有太多的知识和文化。但他们却是伟大的,他们却是高尚的。
  看到他们,看到这些一个个为了我们新中国国防的稳定,人民生活的幸福与安康而流血牺牲了的战士。我想起了电影《高山下的花环》里的梁三喜,想起了电影《芳华》里的刘峰。他们那鲜活而青春微笑的面容不时的浮现在我眼前,在我脑海里,让我流泪、心痛。
  我爱他们,爱他们的无私、纯洁与高尚。
  他们是我们祖国里最可爱最伟大的人。也许,正如歌曲《绒花》里所唱的那样: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铁骨绽花开,
  滴滴鲜血染红它。
  啊——啊——
  绒花,绒花!
  啊——啊——
  一路芳华满山崖。
  
  世上有朵英雄的花,
  那是青春放光华。
  花载亲人上高山,
  顶天立地迎彩霞。
  啊——啊——
  绒花,绒花!
  啊——啊——
  一路芬芳满山崖。
  
  这些可爱而伟大的人。
  这些可爱而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战士们。
  虽然,我不是一个军人,但如果民族危难,国家危亡需要之时,我也愿穿上那神圣而庄严的军装,成为一个军人,一个战士,一个士兵。为国家,为人民,奉献上我的热血,我的一切。
  我是一个兵,一个强大繁荣以无愧之姿立于世界之林的伟大新中国的兵。
  
  2021年4月2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