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杨叔

杨叔

窗外的月光显得格外地柔和。天气原因,衬托得今晚的月光不如往日般那么皎洁。晕染的黄,让原本清冷的面目多了些暖色。
  清明将至,月光挥洒而下,如轻柔的丝线,又如蝉翼般的纱,也像人们的情愫般,轻轻淡淡地、缓缓地,在这天地间荡漾开来。将长久埋藏在心底的想念全部牵扯出来,招惹得心软软的,眼润润的,也许还会将思念的精华做一串珠链,顺着眼角垂下来。那月光,仿佛是月亮给逝去的人们和思念的亲人之间,搭建起的传递相思的通道。
  军歌嘹亮,一首首军歌听起来荡气回肠,让人热血沸腾,豪气满怀。好男儿就该保家卫国,就该扛起钢枪坚守边防。可惜,我没有走进军营这个大熔炉,没有将自己铸炼成百折不挠的好钢。
  斜对门的杨叔,从部队转业后和父亲一个单位,担任领导职务。小孩子眼里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彼此相处得很融洽。不过我对严厉的杨叔还是充满了敬畏。一片小天地里长出的幼苗,心里充满了柔弱和对未知的畏惧。眼界、胸怀、格局,更无从谈起。
  变声期不知道保护嗓子,唱起歌来属于五音不全的那种。下班后去斜对门杨叔家玩,杨叔问我会唱什么歌,我顺嘴说了几首大街小巷到处传唱的流行歌。杨叔的神情里露出一丝不屑,“小娃娃家一天尽学这些靡靡之音。军歌会不会?”我望着杨叔消瘦却威严的面孔,大脑倏地变成空白,嘴巴几经闭合,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手指不停地抠着裤缝,好想把一首首军歌的歌名从裤缝里抠出来。杨叔平静地等待着我的答案。
  “杨叔,我,我学过不少,只是记不起来了,歌名和歌词都忘记了。”我涨红了脸,垂下了头。
  “《团结就是力量》,你会不会?”杨叔的声音里多了些和蔼。
  “我会,我会。”杨叔的这句话,就如同让即将溺水的我,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绳子一样,我回答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分贝。
  “小娃娃每天都应该朝气蓬勃,精神百倍。你怎么看着蔫儿巴巴的,缺少精气神?!如果在军营里,你这娃娃就不是一个好兵苗子。”
  听了杨叔的评价,我愈发羞愧。我抬头挺胸,学着电影里军人的样子,站得直直的。我将全身的气力都用上了,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肌肉都有一丝的战栗。
  杨叔挥舞着有力的大手指挥我唱《团结就是力量》。我的声音随着杨叔挥舞的手,如同爬坡一样,缓慢坚定地一步步向着顶峰迈进。杨叔的手已经到达了坡顶,我的声音却还在距离登顶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徘徊,始终达不到杨叔要求的高度。
  杨叔的手降低了高度,带着我的声音重新开始爬坡,我的声音就如同杨叔的手一般缓慢、坚定。第二次的声音里已经少了些许怯弱和颤抖,而多了几分洪亮和高亢。虽然声音依然没有达到杨叔心目中的高度,但我已经树起一份信念——我可以,我一定可以声音洪亮地到达那个高度。
  告别了杨叔,我偷偷地抹着眼泪,下楼向着郊外飞奔而去,身后传来母亲喊吃饭的声音,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选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停下脚步,如同刚耕完地的老牛,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我对着空中挥舞着拳头,用脚狠命地踩着脚下的沙土,为自己的怯弱,为自己不争气的嗓子,漫无目的地发泄着。
  我捡起一根枯枝,学着杨叔的样子,给自己打拍子。树枝前端随着我的挥动,微微颤抖着,就如同我的声音,又重新充满了不自信。
  我要有军人的样子,我要有军人的品质,我要有军人的坚定。我告诫着自己,暗示着自己。慢慢地,我的声音稳定了,气息平稳了,声音也随之逐渐高亢起来。杨叔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娃娃,你一定行的。你一定能唱上去。”
  我全身心投入了进去,耳边呼呼的风声越来越小,几乎听不到了。眼前的一切似乎都从我的视线消失了,除了那个有规律运动的黑点。
  我让肺部的气流随着音节喷射而出,不管是否悦耳动听,我要的是唱上去。用声嘶力竭形容我那一刻的状态,是再贴切不过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的嗓子如同一块布料被撕裂一样,然后变成了一个破锣——我竟然随着黑点达到了那个高度!
  我停止了歌唱,丢掉指挥棒,背靠着树干,抬头望着已经变得暗黑的天空,笑了。笑得有些傻,笑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我改变了。在杨叔的鼓励下,我迈出了自己给自己划定的圈子,跨过了自己给自己建立的高墙,成长为一个全新的自己。
  原来我不是怯弱的,我的潜意识里还潜藏着一个我没有发现的自己,他比我想象中的坚强。
  从这个暗夜开始,我学会了树立自信,寻找光明。面对困难,一定要有坚定的意志和勇于面对的决心。即使暂时后退了,也要和内心潜藏的那个“我”一起,携手战胜那个怯弱的自己,一步步在人生的道路上阔步前行,从从容容,攀登到顶。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剪一段儿时的天空
下一篇:遇见淮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