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劝君叹

劝君叹


  这就是你所要的生活吗?远离城镇,远离人群,远离亲朋好友,独自一人躲到渺无人烟的深山老林,过着与世隔绝的苦行僧生活。想一想,我就为你担心,替你害怕。你这是怎么了,是为了躲避什么,还是为了追求什么?
  记得那一天你对我说,一觉醒来,忽然发现你不见了。镜中的熟悉面影,不知道他是谁。花白的头发,浑浊的眼睛,满脸的皱纹,臃肿的身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沧桑。你惊愕地连声发问,那个稚嫩的小男孩儿,跑到哪里去了?
  或许,在山林的那一边,弯弯的月亮,此时正对你悄无声地张望。她似乎理解你的心境,知道你并非真的不晓得那个男孩儿去了哪里。
  是的,我也是这样想,也是这样认为的。我曾经陪你去医院请专家做过检查,你并没有患阿尔茨海默症。所以,你不可能无法判断镜中的那个老头儿,就是你自己。而你要寻找的那个童稚男孩儿,早已经消失在了遥远的往日时光里。于是,你便感叹韶华易逝,红颜易老,希冀在深山老林之中,用无欲无求来抚慰那一颗不老的心。那追忆和思念,就像林间清清的小溪,在朦胧的月光之下悄悄地流淌着。
  你说,不要让那男孩儿知道;我说,也不必让那男孩儿知道。因为追忆和思念是自己的事,何必要惊动别人。回忆珍藏在心中的那个美好,既没有回报,也无所谓期待,那本来就是一桩玄妙的思维。不过,我跟你玩不起“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奥妙。除了那轮清冷的弯弯月亮,谁又愿意去破解你的心思呢?更直白地说,是懒得去理解你的荒唐。
  其实,我与你好有一比,红花白藕,俱出一根。
  终于有一天,我忽然之间茅塞顿开。领悟你逃到深山老林,好像是为了躲避那些蝇营狗苟的人群。然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每天为了生活疲于奔命,还要忍受尔虞我诈,屈于阿谀奉承。但我总是有些不甘,做一个清白正直的人,心若止水,与世无争,真的好难吗?
  是的!生活告诉我,真的好难好难。
  但是,我与你有所不同的是,我渐渐明白了一个浅薄的道理:一只离群的狼,尽管不失猎杀的本领,恐怕生存都会很艰难。活着,就要认可“达亦不足贵,穷亦不足悲”的心念,也要懂得“人性”二字的悲哀。企图像质上人一般“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恐怕是不行的。似他那等“静如枯木,飘若浮云;心无所系,随性而行”的超世脱俗,红尘凡子有几人能够做到。若都去学他,地里就不长庄稼了。
  古希腊著名思想家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离群索居的人,不是神灵,便是野兽”。那么我来问你,你是神灵吗?你说,不是。那么你是野兽吗?你说,也不是。你既然什么都不是,还离什么群索什么居呀!
  呜呼,青莲荷叶白莲藕,三清原本是一家。心念一转,万念皆转;心路一通,万路皆通。赶紧卷起你那个破铺盖卷儿,回家去吧!老婆孩子热炕头,本来就是咱老百姓过的日子。心放下了,你也就不觉得世态炎凉了。
  你到底还是离开了深山老林,回家来了。不过你说,那不是因为明白了我所讲的道理,而是带去的口粮都吃完了,实在抗不住饿。我就知道你不是坐在菩提树下参悟人生的料儿,倒后悔为你担心替你害怕了。
  嘻嘻,善哉善哉!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