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清明时节

清明时节


  
  1.
  节气到了清明,春天的时日便不多了。柳树早已散着一头秀发在荡漾的春水边心事重重;梨树雪融,桃树也残红褪尽,姐俩正蓄力将自己的嫩果掩于日益繁密的叶间,做着丰腴的梦;大片大片的油菜意兴阑珊,对曾经的辉煌似乎念念不忘,对突然失去的繁华心存不甘似的,在散乱的青黄中挣扎着。
  清明,是一种情思,是悼念,是怀念,也是希望。
  清明,更是一种跨越,从青涩到成熟,从浅薄到深沉,从对生的执念到对死的思考。
  2.
  清明,总该是天清气明的,这不仅关乎态度,更关乎理想。
  从地冻天寒里突围出来,春天需要挺身而出舍我其谁的勇气,更需要无坚不摧百折不挠的毅力。叫醒沉睡的,唤出蛰伏的,春天的事业不仅仅是在挽救生命,更是在挽救世界。
  十里春风催开千树繁花,万缕暖阳融尽满地坚冰,春天必须是快乐的,清明便是她醉人的笑靥。
  清明,也还容得下一帘春雨,这是情怀,更是胸襟。
  万物生长,人世茫茫,没有谁可以躲过忧郁和悲伤。春天可以为一朵花开而明媚,春天也可以为一朵花谢而黯然;春天可以为一声莺语而雀跃,春天也可以为一片寥落而神伤。
  春水无情流落花,落花却随春水去。细雨沾湿飞燕子,燕子却戏细雨斜。春天可以有淡淡的哀愁,清明便是她微蹙的眉头。
  3.
  然而,清明注定是要断了魂的,不只是因为一首诗,因为一个人。
  一首诗吟不尽生死别离,一个人断不了万家炊烟。
  不必是羁旅的游子,也不必是他乡的异客,没有谁不念着家乡,因为家乡有你至亲的人,只是一些牵挽在手里,一些遗落在尘间。
  清明,我们牵挽着手,循着一条青草漫漫情思绵绵的小径,去探望他们。土地,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我们行走在土地上耕耘未来,他们长眠在土地里守护过往,两个世界,一个人间。
  曾经从指间滑落的一抔黄土,生长出一堆坟茔;曾经从血管里流淌的一脉殷红,繁衍了满世苍生。我们都是泥土里的种子,深埋下去和生长起来,一样血肉相连。
  就在这至清至明的季节,我们需要至清至明的思念,无论天清气明,无论细雨纷纷。
  4.
  清明,每个人都立身于一扇门前,门前今生,门后往世,打开它便洞悉人世所有的秘密。
  人生所有的苦难皆源于对生死的迷惑。
  生与死,不过是生命的两种状态。生,真实一些罢了;死,虚无一些罢了,但无论生死都是一种存在,真实和虚无只是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所以,你所谓的真实也许很虚无,而你所谓的虚无又何尝不是一种真实。
  生死本无所惧,怕的其实是失去。这失去的,绝非生命,而是依附于生命存在的那个充满诱惑的物质世界。一念求生的人一想到死亡即将带走自己的所有便会万分恐惧;而生无可念一心赴死的人也不过是对已经失去的所有而进行的自我惩罚。
  可这个世界有什么是我们要担心失去的呢?担心,只是因为贪念生而产生的副作用。不信?当你试着看淡一切,这担心自然会淡下去,一直淡将下去,直至了然无痕。
  也许,只有当我们站在隔着生死的门外,才会真切体会这个物质的世界其实跟自己的关系并不大。
  清明,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
  5.
  清明过后,春天仍将一步步深入,深到百花开尽,深到叶压枝头,深到梦长出无数旁逸的枝丫。然后呢,然后深到被另一季节取代,一切都忽然散如云烟。
  你所看到的一切,也许是你的,也许不是你的。最终,属于你的,只有你自己,那颗埋在泥土里的种子长出来的草芥人生。
  这是唯一可以确定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