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二姑

二姑

拜年,是春节期间一项重要礼节活动。
  我们当地拜年有规矩,初一不出门,拜家族长辈。初二才开始走亲拜年。
  小时侯,我不遵守祖规,大年初一吃完饺子,就迫不及待地去姑家拜年了。姑给我留着好吃的呢!
  人常说,姑姑亲,世世亲。这话一点不假。
  我有仨姑,小时候在二姑家住的时间长,因此,与二姑感情特别深厚。今天就说说二姑的故事。
  
  一
  
  有一年,姑父打电话说:“我们在三儿家过年,你就不用回村里去了。”三表弟与我同城,那敢情好,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初二早上就兴高采烈地去给姑拜年。
  进门却看到姑父一人坐在沙发上,耷拉着头,一脸焦虑。我急切地问:“我姑呢?”姑父眼圈发红:“屋里。”
  “怎么了?”我预感到不妙,急忙冲进卧室。
  姑靠在床背上,面部痴呆,见到我,只是笑,不说话,手在床上乱摸乱抓。
  “姑这样子多少天了?”我哭着问。
  表妹流泪:“有几天了。”
  “为什么不送医院?”
  “这不是过年嘛。”
  姑父哭诉:“你姑十八岁嫁过来,一双手就没闲过,我常年在外上班,她一人挣工分养家,四个孩子的吃穿教育,担子都压她肩上,从不抱怨,总是笑呵呵的。她与邻里族人和睦相处,人缘极好。我脾气急,有时会得罪人,每次都是你姑从中调和,使得我和邻里亲朋,和好如初。她的贤惠仁厚,无人不夸。
  你姑心善,有求必应,亲朋邻居交口称赞。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摊上这怪病了啊!你姑要有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
  姑父泣不成声,我伤心不已。
  “医生马上就到,先诊断病情再说,春节期间医院只有急诊。”三表弟说。
  次日,天蒙蒙亮,三表弟打来电话“姐,我妈住院了,诊断为脑梗。”
  我立马飞奔到了医院。
  姑打着吊瓶,昏睡着,看着姑慈祥的面容,我的泪又来了。
  
  二
  
  二姑的过往故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
  听奶奶讲,二姑小时候留两条长辨子,模样儿俊俏,贤良淑德,心灵手巧,家务活样样精通,庄稼活儿也是把好手。二姑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好姑娘。
  十八岁那年,被邻居王嫂看上,把二姑介绍给她娘家唯一的亲弟弟。从此二姑认识了这位邻村的王姓青年,后来成了我的姑父。
  姑父童年时,父母亲参加革命,做地下党工作,被叛徒出卖,惨遭杀害。烈士之后,红色基因,自小懂得自立。姐姐出嫁后,他独自守着父母留下的三间老屋,过着一人一锅一院的日子。爷爷奶奶当时有些舍不得女儿,嫁给一个孤儿,没父母照应,有了孩子怎么办?十八岁,他还是个孩子啊!何况姑有父母哥姐疼爱,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生活上没受过什么苦难。
  可小伙子一表人才,一米八几的个头,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虽言语不多,句句在理,有个性有担当,他的气质深深吸引着姑的芳心。
  听王嫂说,她弟可能干呢,十七岁上,拆了父母留下的旧房,原地基上盖起了五间新房一个新院儿。爷奶听得直点头,许下这门亲事。
  因王家缺人手,当年,十八岁的姑就嫁了。爷奶送走女儿,心疼得流泪。担心俩娃的日子没法过。
  “穷人孩子早当家”。父母早逝,姑父从小有志气,发誓要为父母争气,活出精彩,让世人看到烈士后代不是怂人。
  结婚以后,姑父有了温暖的家,浑身是劲。院子里整理得干净利落,井井有条。二姑勤俭持家,过日子是把好手,里里外外照应得很到位。
  左邻右舍看着这小两口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倍感欣慰。
  二姑善良仁厚、为人随和,来家里串门聊天的大娘大婶、大姑娘小媳妇儿愈来愈多,小院里经常飘荡着笑声欢语。爷奶这才放心了。
  
  三
  
  结婚后不久,姑父到离家六十里外的临汾城电业社学徒,因他聪明机灵,好学上进,一年后出师转正,吃上供应粮,成了国家正式工。电业社后来改为电业局,是人人羡慕的好单位。
  二姑一人在农村挣两份工分,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裁衣缝衣。这样不但分到口粮,还分了红。
  二姑结婚六年没有孩子,奶奶着急,整天求菩萨,拜观音。
  我家姊妹多,我爸心疼妹妹,对大姐与我说:“你姑小时耽误了上学,落脚到农村。你姑父又在临汾上班,你俩大的,轮流着去跟姑做伴,别让她一人孤单。”我们姐俩争着去姑家住,因为姑脾气好,手脚勤快,家里收拾的洁净温馨。在姑家像独生女,别提多舒服。
  俗话说,“侄女像家姑”,我们姊妹与姑长得像,姑视侄女如己出。只要进了姑家的巷口儿,邻居就会喊“兰英,快出来,女儿回来了。”
  后来,姑怀孕了,第一胎生个胖儿子,比我小八岁,长的虎头虎脑,浓眉大眼,很可爱。小时的照片,极像电影里的童星。姑父姑姑盼得贵子,自然欢喜。但姑父姑姑对孩子一点不溺爱,注重教育,要求严格。小小年纪,嘴儿甜,讲礼貌,深得周围人的喜爱。
  老大刚插腿学走路,老二降生。后来老三,老四,清一色的俊儿子接踵而至。姑父高兴得合不拢嘴,人丁兴旺是他的愿望。姑父从小没依没靠,孤单伶仃,现在有了四个儿子了,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从此,姑父姑姑更加有了心劲,没黑没夜,拼命赚钱。小院里充满阳光与孩子们的嬉笑声。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姑最疼爱的四儿子夭折了。姑伤心欲绝,大病一场。好几年,身体虚弱,精神恍惚,无法从痛失爱子的阴影里走出来。
  为照顾家小,姑父忍痛割爱,辞去电业社工作,回到农村。
  小院里没有了欢声笑语,喇叭花石榴花相继凋谢,鸡羊猪无人照料,一片狼藉。
  姑父愁眉不展,伺候病妻,求医问药,洗衣做饭,照顾孩子,忙得像个陀螺。
  后来,有了个聪明伶俐的乖女儿,姑才从阴影里走出来,心情慢慢好起来,脸上有了笑容。
  好事成双。不久,姑父被聘到洪洞甘亭棉加厂当了电工,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
  
  四
  
  为了儿女,姑父姑姑那个拼啊,实属罕见。
  别人下班直奔家,姑父下班奔自留地。他先干一阵儿农活,怕等饭耽误时间。等姑把饭盛碗晾好,姑父准时进门,很快吃完。与其说吃饭,不如说是饭往肚里倒。
  姑家炉灶后留个放罐子的圆洞,罐子里装满热水,温而不烫,随喝随倒。为节省时间,姑真是想尽办法。
  农家午饭后,年龄大的男人喜欢泡壶大叶茶提神,女人顺手做点针线,缝缝补补。
  年轻人饭毕倒头就睡,生产队出工钟声一响,被父母叫醒,翻身起来,睡眼朦胧地扛着农具,赶紧到老井台集合。然后队长指定一个人举着红旗,前面是年轻人,后面是上年纪的。不成形的队伍簇拥着、说笑着往田地里走。
  姑家里例外,从来没有午休喝茶时间。
  吃完饭,姑忙着收拾碗筷,安顿好孩子们,喂饱猪羊鸡,然后赶紧去上工。
  姑父一刻不停转移到另项工作:修电动机。(村里的电磨、碾麦机、抽水机等,用的时间长了,电动机电线会烧坏,舍不得买新的。烧坏的电动机都堆在姑家客厅里),姑父利用业余时间,修电动机。
  姑父并不耽误单位工作,家里挂满各种奖状,柜子里珍藏着劳模合影、奖杯、奖章。
  
  秋天,生产队收了棉花会分到各户一些。轧出棉籽,各家各户把棉籽送到姑家里。姑家里开个油坊,姑父利用节假日,饭前饭后帮乡亲们榨油,为乡亲们省了不少钱。
  姑与姑父盘算着:三个儿子三套房,娶媳妇儿要备彩礼,这可不是小数目。俩人省吃俭用,只要攒够一套房子的钱,姑父就到村委会申请批一块地基(一个儿子可批一块),然后找人帮忙盖起几间北屋做主房,两间东屋做厨房,一个新院落成。
  二姑与姑父一生,动了四次工,盖了四个院儿。记得有一年,为了避开工作队,大年初一上大梁,我们全家都去帮忙,邻里众人都来帮工,聚在姑家过年,热闹非凡。姑拿出最好的糖果点心招待邻里,姑父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二姑与姑父勤劳致富的故事,被人传为佳话,成了方圆几十里的富裕户。庄户人家,只要有几间房子一个院儿,就不愁引来金凤凰。
  女儿女婿这么能干,爷奶脸上很光彩,提起女儿女婿竖起大拇指。
  姑父干起活儿来,专注忘我。常常是连轴转,昼夜不停。
  夏天的晚上,经常干到深夜。困了,放扇门板,和衣而睡,天不亮又开始干活,不是缠电动机,就是榨油。
  太阳出来了,人们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出门的时候,姑父早干了两小时的活,骑着自行车上班去了。
  姑常心疼地对我说:“你爸弟兄五个加一块儿,都没你姑父一人干的活多。”
  姑性格开朗,说话幽默。她有时开玩笑说:“你姑父不知影剧院的门朝那里开,也不知这世上还有茶馆、麻将馆,如果都像他这样,开剧院的、开茶馆麻将馆的,早喝西北风了。哈哈哈!”
  姑爽朗的笑声在小院里回荡,红红的喇叭花高兴得摇头。
  
  五
  
  姑这一辈子,那双手没一天闲着。白天做饭,带孩子。晚上,裁衣缝衣。姑做活儿细致,乡亲们找她做衣服的人多,所以床头经常有一堆布料或裁好的半成品。姑的缝纫机常常响到半夜。每逢过年,更是忙得顾不上吃饭休息。
  姑常说:“乡亲们能找到咱缝衣服,就是对咱信任,自家人不穿可以,不能耽误了邻居们穿新衣。再累也要把活做细做好。”
  姑宽容大度,心地善良。为了乡亲们的一声托付,常常披星戴月,废寝忘食。
  即使在生娃坐月子的日子里,姑两只手也没闲过。亲人们劝她:“月子里踏缝纫机有风,晚上冷,更不能干了。”
  姑宽厚地笑笑,总也停不下手里的活儿。
  尽管姑很忙很累,心里还常惦记着侄儿侄女。她一双巧手,用碎布拼凑成漂亮的衣裙,常使小伙伴们羡慕不已。舒适的布鞋寄到北京,侄子们穿着它行走在首都的大街小巷。
  我上高中时,伙食不好,配有红高粱面,涩涩的,难以下咽,还容易上火,每天为吃饭发愁。我有一同学与姑家是邻居,星期天,姑会托这位同学给我捎来锅盔(一种烙饼),馋得舍友们用白馍与我换。每年腊月初三是我生日,姑会托人给我捎来葱花饼(烙饼时要不停地翻面,寓意是翻身)。姑自己省吃俭用,心中总惦记着我们。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又来了。
  我善良勤劳的姑啊,中国女子的传统美德与现代女子的聪明能干集于一身,令人敬佩。
  
  常年繁重的劳作,使姑双手变形,关节突出,手指弯曲。两条腿患了严重关节炎,双腿伸不直,变成了罗圈腿,骨关节严重变形,姑的行动严重受限,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艰难度日。
  但姑乐观豁达,从不怨天尤人。对人依然和蔼,总是笑呵呵。对儿媳们宽容体贴,对孙子孙女疼爱有加。对周围的人总是笑脸相迎,以礼相待。
  姑已八十有余,即使腿脚不便,双手也不闲着,尽量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姑从不埋怨别人,却常常责怪自己拖累家人。
  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有什么法儿呢?”这句话,道出了姑心中的百般无奈。
  握着姑的一双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这双变形的手,关节突出,手指弯曲。可这双手,干了多少活,做了多少顿饭,缝制了多少件衣服,做了多少双鞋,为儿女付出了多少劳作,数不清啊数不清。
  我亲爱的姑啊!您的字典里,只有付出,没有索取;只有宽容,没有苛刻;只有善良,没有邪恶。
  
  六
  
  二姑与姑父的勤劳能干人人皆知。但有件惊天骇人的事,却无人知晓。
  WG后期的一九七一年,当过红军的二叔死于非命,还被冠上“五一六反革命分子”帽子。严酷形势下,妻儿亲属被迫与二叔划清界限。骨灰盒搁在所在单位无人理睬。我爸冒险进京把弟弟的骨灰盒领回老家。还没到家,家乡政府就通知洪洞车站,骨灰盒不准出站进村。无奈,我爸只好提前在一个小车站下了车。情急之下,在众多亲人中,我爸首先想到了仗义且有担当的二姑与姑父,与他们商量骨灰盒事宜。
  至暗时期,二姑与姑父没丝毫畏惧,冒着被开除公职的危险,不怕审查,不怕牵连,深更半夜到那个小车站接回我爸,果断地接纳了亲人的骨灰盒,安放在王家坟地的一个山洞,藏了八年之久。(我爸对当地政府说骨灰撒到了汾河,瞒过所有人)。
  二姑与姑父八年期间担惊受怕,小心翼翼,瞒着所有人的耳目。只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都会遭批斗被开除。若没有足够的担当与魄力,是万万做不到的。
  
  乌云终将散去,迎来灿烂阳光。
  一九七九年,二叔被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二叔骨灰重见天日,姑父与二姑的仗义与胆魄,使家乡政府与邻里亲人惊叹不已。
  二叔被追认为烈士,政府将他的骨灰盒安放到洪洞大槐树烈士陵园。每年四月艳阳天,家乡亲人后代,中小学生列队致敬扫墓。二姑与姑父却默默退出,不邀功,不争宠,像一片沉默的绿叶,静静地衬托着红花绽放;更像一枝含笑的腊梅,“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二姑与姑父金子般的心,钻石样的品格,令世人敬佩。
  二姑与姑父永远是我们子侄后辈学习的榜样,做人的楷模,行动的标尺。
  
  (江山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