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葭萌古镇

葭萌古镇


  很早就听说“蜀汉兴,葭萌起;蜀汉亡,葭萌止。”的传说,料想葭萌同蜀汉的关系必定异乎寻常,于是心中有了向往。后来注意相关史料,才知道葭萌这座弹丸古城,与很多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攸关。葭萌是金牛古道一座重要驿站,几千年来,是军旅商贾往来于秦蜀之间的重要通道和中憩之所。据记载,葭萌已有四千多年历史,在战国时期是古蜀国开明十二世给其弟葭萌的封地,是苴侯国的都邑。秦灭巴蜀后,在此置葭萌县;三国时代,蜀汉改葭萌为汉寿;晋朝改名晋寿,隋唐复名葭萌,宋朝改为昭化。
  到葭萌去看看,是我早有的夙愿。出剑门关北行,沿古蜀道,穿深谷,越苍岭,行约三十余公里,从岭上下望,见群山环抱着一片开阔地。嘉陵江,白龙江在此合流洄澜,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山水太极图奇景。在太极图阳极鱼眼处,镶嵌着一座古城,这就是葭萌了,现在叫昭化古镇。
  入古镇,沿外城街道由西往东走,首先看到一棵高大的菩提树,树后是敬侯祠。敬侯祠是纪念三国蜀汉大将军费祎而建,内有费祎墓冢。费祎曾设丞相府于汉寿(葭萌),后被降将郭循杀害,葬于汉寿,谥为敬侯。费祎以一代名相,治国良才,竟然也因酒而亡身,与张飞殊途同归,令时人痛惜不已。费祎的死,使蜀汉政权的灭亡大为提前。
  敬候祠东边不远,矗立着一座高大雄伟的城楼,叫临清门,是古镇的西门。门楼高20多米,两边连着近10米高的城墙。看景点介绍牌,才知道临清门即古葭萌关。关前有一块宽阔的平坝,比足球场略小,传说这就是张飞大战马超的战胜坝。《三国演义》上说,张飞与马超在葭萌关前大战,从白天直厮杀到夜晚,不分胜负。这段描写,使葭萌关声名远播。我却对这“战胜坝”有些不解,两强相斗,没有胜负,何以称“战胜坝”?我想,张飞马超,勇猛神武,堪称战神,是否原叫“战神坝”,后来因音近而误传,也未可知。
  其实,葭萌这里发生的大战有数十次。最早是秦蜀之战。公元前316年,张仪,司马错伐蜀,古蜀王开明十二世在葭萌迎敌,生死激战,蜀国大败,遂至亡国。公元211年,刘备率荆州之兵,溯长江、嘉陵江而上,进驻葭萌并以此为根据地,积蓄人气和力量。翌年挥师西南,后来攻占成都并称帝。他心中感念葭萌这块发迹福地,改葭萌为汉寿,意为“汉祚永寿”。可天不遂愿,蜀汉政权仅仅维持了42年,就归司马氏了。公元263年,姜维退守葭萌、剑门,以抗击魏将钟会,但后主刘禅却投降了从阴平道入蜀的魏将邓艾。蜀汉先亡而葭萌、剑门后失。由此可证,蜀汉兴亡,确在葭萌。斗转星移,历史的风雨尘潦,已将远古的王侯将相、金戈铁马涤荡无踪,唯余秦砖汉瓦,唐碑宋碣还伴着长流不息的一江秋水。
  站在葭萌关前,我又想起一段轶事。五代后期,后蜀国君孟昶有一妃子,号花蕊夫人,芳华绝代,才貌双全。公元965年,后蜀被北宋所灭,花蕊夫人被解往东京汴梁,途径葭萌关时,题《采桑子》一词,上阕云:“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烟,马上时时闻杜鹃。”仅成一半,押解军士催促上路,不得已掷笔而去。后来,有好事文人续道:“三千宫女皆花貌,妾最婵娟,此去朝天,只恐君王宠爱偏。”后人评说,上下阕意境犹如天壤,实为狗尾续貂。时过境迁,花蕊夫人的题词,已无迹可寻,只有这黄褐色的城墙和巍巍然的关楼,似乎还在讲述着这段流传千年的趣谈。
  入葭萌关,走进内城,顺金牛古道穿城而过,一种古朴淳厚的气息扑面而来。古镇大街小巷呈“丁”字相连,构成“道路交错通,城门不相对”的军事防御格局。街道整齐有致的青石板,两边深褐色调的民居与店铺,翘檐飞角的跨街古亭,精工雕凿的古式牌坊,都在向人们讲述着它古老的传奇。
  穿过古镇,东出瞻凤门,来到金牛古道上有名的桔柏古渡。据记载,三国晚期,魏将钟会曾在桔柏渡口同蜀汉军多次鏖战。唐玄宗因安史之乱逃往蜀地,驻葭萌时,于桔柏渡东边摆宴三日,此地至今还叫“摆宴坝”。后来,唐僖宗因黄巢起义而西逃,也来到桔柏渡,历史又一次在这里重演。南宋诗人陆游对桔柏渡,对葭萌驿(1)十分怀念,晚年还吟出“乱山落日葭萌驿,古渡悲风桔柏江”(2)的诗句。站在古渡头,看嘉陵江滔滔西去,笔架山倒映江流,江山掩映,山环水绕,恍如身在超凡脱俗的方外之地!
  夜幕笼罩下的葭萌,更显得幽僻绝尘。我走出客栈,又经战胜坝,进葭萌关,过龙门书院,走向汉寿坛。弦月斜倚山岭,天空稀星闪烁,古镇阒寂无声。战胜坝、葭萌关灯饰通明,一株高大的古香椿树,一株银杏树,似一对忠诚的卫士,护卫着这座千古关楼。街道两旁,绵延的灯笼如两条赤龙,向古镇深处蜿蜒而去。店铺关门闭户,偶尔,从小巷深处传来几声犬吠。我徘徊于汉寿坛,抚摸着汉代残墙的裸石,追思着古人的故事,聆听着古人的脚步声。嘉陵江静静地流淌,似怕惊扰这古老而神秘的小城。我又想起多次路过并逗留于葭萌的陆游,吟诵他的《清商怨.葭萌驿作》:“江头日暮痛饮,乍雪晴犹凛。山驿凄凉,灯昏人独寝……”日暮、积雪、寒风、昏灯、孤枕,其羁旅愁肠,凄凉心境,令我的心也不禁有些苍凉起来。
  回到客栈,见壁上有一联道:“沿山树色来窗外,彻夜江声落枕旁”,转而会心一笑。但愿今夜枕着江声,做一个与古人兴会的好梦;明朝推开轩窗,再欣赏那翼山、牛头山的斑斓树色吧。
  
  
  注:(1)葭萌驿的位置,学界尚不统一,有昭化说,柏
  林说,施店说。我从昭化说。葭萌关的位置也有古今之别。
  (2)见陆游《有怀梁益旧游》诗。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犬为平安放胆眠
下一篇:丽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