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知侠故乡人

我国著名作家刘知侠先生的故乡,在河南省卫辉市(原汲县)。上世纪50年代,知侠创作了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随后改编成电影。脍炙人口的英雄的故事,城市巷陌,乡间地头被一说再说,传播极广,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感染激励了几代人。此后,翻译成多国文字出版,一部情节跌宕,正气豪侠的文学著作让世界瞩目。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有关部门评选70部共和国当代名著经典,《铁道游击队》名至实归,赫然在列。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2018年纪念百年知侠,遵照先生遗愿,刘老叶落归根,骨灰安葬在故乡卫辉的土地。知侠墓园一墙之隔,是历史名胜古迹孔子击磬处,据《论语》载:“子击磬于卫”,抒发郁闷之情,我想,长眠于斯的刘老,对近在咫尺的硁硁之音,梦中不会有多大兴趣。然而,几里之外,穿越卫辉的铁路,夜以继日的火车哐当声和汽笛嘶鸣声,却是先生知音,一定是他长梦里的钟爱和陶醉。
  知侠母校,卫辉一中一隅,精雅小园,芳草如茵,知侠铜像屹立园中。1:1的知侠铜像,若有所思,注目前方,亲切的目光像是对莘莘学子殷切期望,自信的神情又像是对未来深情眺望。
  我的故乡也在卫辉,我也曾就读卫辉一中,我不胜荣幸和骄傲。我是知侠故乡人
  小学记忆里,我们学校大门口,有棵婀娜多姿枝繁叶茂的绒花树,树下摆有两个地摊,一个卖糖果文具,一个出租连环画册。那时候,同学们口袋里难得有几分硬币,一旦有了,就会在两个地摊前徘徊,但最后大都咽下一口涎水,义无反顾地坐到连环画前。我们从连环画和露天电影中,结识了铁道游击队的英雄,老洪、王强、鲁汉、小坡等是我们崇拜的偶像。小学校后门外,有个大水塘,自然成了我们心目里的微山湖,一条蜿蜒田野的土路是铁道线,而塘边几棵绿树掩映下,不知谁家废弃的残墙断壁,便是我们和鬼子村庄巷战的阵地。几乎每天放学后,我和同学都会在这里,操根棍子,或用手指比划做驳壳枪,演绎一幕幕铁道游击队的战斗故事。
  上了初中,学校距离卫辉火车站不远。那时的功课,哪像现在学生不堪重负。课余得暇,我就到火车站转悠。铁路西面山区有一个偌大煤矿,火车站的煤炭堆积如山,风从煤堆吹过,煤灰弥漫车站附近的村庄街道,运煤火车和拉煤的架子车南来北往;而火车站对面也有一家物流批发商行,和小说描写环境很相似,卫辉火车站成了我幻想里的枣庄。乘坐票车的客流,各色人等,携包提囊,从一丝不苟的检验员面前经过,我竟然会怀疑,他们中间可能有装扮旅客,打票车的王强、鲁汉混迹其中。火车站北面3、4百米的铁道左侧,竖着一根高高的扬旗,上边装有红绿灯,我觉得,刘洪扒火车搞机枪就埋伏在这里的路基下,风驰电掣的火车开来时,他跃上的铁闷子车。
  其实,河南卫辉和小说讲述的故事发生地山东枣庄,相距1000余公里,风情风貌不尽相同,但是,小说里应该也有卫辉火车站的影子。据知侠在创作经过中介绍,“一条铁路从我的故乡村边经过,小时候,我和穷苦的孩子到车站捡煤核,扒火车,在车站做练习生,熟悉了铁路生活,熟悉了铁路职工,如果没有这些生活,要写铁道游击队的斗争是不可能的。”知侠故乡在卫辉,耳濡目染、根深蒂固,创作灵感源于生活,书中的火车站场景,哪能没有卫辉呢?比如,河南豫剧院三团创作《朝阳沟》的生活体验基地在郑州登封大冶乡曹村,剧情发生地在郑州;而编剧杨兰春故乡在河北武安列江村,《朝阳沟》红遍黄河上下、大江南北后,两个村庄经政府批准,都更名为“朝阳沟”,并且两地村庄的场景风貌,都被全国的《朝阳沟》戏迷所认可。由此来说,我是小说读者,这样遐想不是捕风捉影,空穴来风。
  我从小到现在一直喜爱《铁道游击队》,而真正走进英雄们中间,是我年岁渐长,读过几遍小说原著之后。为了读得投入,我绘制了抗日战争鲁南地区地图,结合书里描绘的一次次战斗情节,为正规地图上没有的,书中讲述的村庄、车站、道路、山区、沟塘等,一一标明位置,身历其境地读,边读边思考,这才意识到,铁道游击队的战斗生活,绝非当年我看连环画想象那样浪漫、传奇,也绝非近年拍摄的抗战神剧,戏说那般轻浮怪诞。微山湖保卫战面对数倍于游击队的日本鬼子,是英雄们的血肉之躯筑起的阵地;队员们为神出鬼没打击敌人,三九寒冬潜伏在露天旷野麦田,飘游于铁路沿线,衣不避寒,食不果腹,斗争异常艰苦。血染洋行、票车上的战斗、夜袭临城、打岗村……抗日战争胜利来之不易,新中国来之不易。
  改革开放以后,思想活跃,禁锢解除,文学文艺空前繁荣。读原著时,我又对《铁道游击队》的原型人物和幕后真实的战斗生活,产生了浓厚的探秘兴趣。
  据书中描写,日寇投降后,铁道游击队八年浴血斗争,终于扬眉吐气地在铁道线上,受降1000余日本兵和装备。查阅史料,确有记载,山东军区八路军武装,独立自主逼使日本军队缴械受降,这是唯一的一次;百余人的地方部队,受降千余人正规武装,这在世界受降史上堪为奇迹。可见,历史上真实的铁道游击队,功勋卓著,有史可据。
  但是,书中的英雄人物,却都是作家依据战争岁月的真实人物,塑造的艺术形象。比如,书里的刘洪大队长,综合了铁道游击队真实的两任大队长,洪振海和刘金山两个人的战斗事迹,写成的一个英雄人物。据知侠介绍,刘洪幼年生活描写,却是他在卫辉铁道上的幼年生活。洪振海豪爽义气,打仗勇敢,扒车技术铁道游击队中无人堪比,在战友们享有极高的威信,可惜,洪在微山湖战斗中牺牲了。老洪大队长牺牲后,鬼子四面包围中的铁道游击队危在旦夕,生死攸关之际王志胜(王强原型)挺身而出,谋划了化装突围。当时他老伴也在岛上,拉着他的衣襟哀求,把她带上,王一脚踢翻老伴,拔出手枪,说:再啰嗦,我崩了你!解放后,知侠和老战友保持着亲密的往来,一旦相聚,“王强”老伴仍耿耿于怀,常对知侠说:老王没良心,那次微山岛,他要蹦了我。知侠打趣安慰她:老王吓唬你,他哪会舍得?
  铁道游击队继任队长刘金山,解放后任江苏苏州军分区司令员,军衔上校。1956年知侠推荐刘为电影军事顾问,协助拍摄《铁道游击队》。最后一场刘洪飞马超火车,十分危险。当时电影尚无特技技术,凭的是演员勇敢牺牲精神,真实的表演,为防止意外,刘金山司令员重操旧业,驾驶火车。由于配合默契,有惊无险地创作了一个扣人心弦,惊心动魄的精彩镜头。
  解放后,刘金山结婚,爱人是个高中生,江苏城市姑娘。《铁道游击队》出版后,刘洪和祥林嫂战争年代的恋情,几乎家喻户晓。芳林嫂的情况往往追问得刘满面通红,家庭惹出麻烦,有口难辨。刘司令员向作家知侠诉苦求助,知侠哈哈大笑说:“我也没办法,谁叫你当英雄呢?”
  林忠、鲁汉、彭亮、小坡的原型只有一个,作家把长枪队队长徐广田的战斗事迹分解后,塑造到4个英雄之中。不过,令人震惊的是,具有4位英雄元素的原型,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经受不住物质利益的诱惑,经受不住官职地位的考验,丧失共产党员的崇高信仰,变节投敌为虎作伥了。徐广田事件发人深省,对于当今的反腐倡廉斗争也有警示意义。解放后,徐被政府逮捕、判刑,刑满出狱,曾任鲁南铁路局工会主席的王强念及旧情,帮助他进枣庄煤矿当了工人,可是他酗酒打架又被开除,1960饥荒年月贫病交加,郁郁而终。徐广田是知侠结识的第一个铁道游击队英雄,和知侠拜把朋友,当发觉知侠手枪破旧,他豪爽地拔出自己的新手枪交换,表现了与知侠的深情厚谊。知侠采访山东军区英模会,徐广田被命名甲级战斗英雄。但是,由于疏忽思想改造,一度被人尊敬的英雄,落个如此悲惨下场,知侠深感惋惜。
  知侠是位实事求是、敢说真话的作家,一声叹息之后,在披露徐广田事件的文章里,介绍了徐蜕变的其他因素。徐家住枣庄农村,上有老父、下有小孩,嗷嗷待哺,爱人身体患病,他家没有土地,兄弟3个都参加了铁道游击队,哥哥重伤残废,弟弟战斗牺牲,他多次受伤。抗战胜利后,刘金山、王强和他的战友,转业到枣庄铁路局任职,工薪制,月薪100、200、300斤小米不等。徐广田的长枪队因为装备优良,战士勇敢,素质较高,保留为武装部队,供给制,月津贴仅1元,家庭困难他无能为力。老爹和爱人常找他哭诉。此外干部政策也有漏洞,他的战友在铁路局职务提升了,他战功卓著,仍原职,鲁南军区发觉对徐的安排欠妥,即提任他为营长,可是命令晚到了,徐已离队回家。之后,在敌人的酒肉物资引诱下,他投敌变节。其间,知侠曾对徐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徐毕竟受过党的多年教育和战火考验,在悬崖勒马和误入歧途间一直徘徊,但最终辜负了知侠的希望,一失足成千古恨,被历史所唾弃。知侠说,徐投敌后还算良心未泯,没有罪大恶极,解放后归案,获刑2年。老年人大都记得,解放初“镇反”很严厉,稍有劣迹,动辄枪毙的。
  铁道游击队曾经有过4任政委,在残酷的战争年月牺牲了2个,作家以4个政委的个性特点,以首任杜季伟为主,塑造了李正形象。杜是师范毕业,当时在部队里是难得的知识分子,在艰苦危险的斗争环境里,在漫长的战斗过程中,杜和工农出身的铁道游击队土哥们儿,水乳交融,打成一片,得到大家的信任和尊敬。难能可贵。创建铁道游击队、开辟微山湖根据地、铁道线上打击敌人,他有不可磨灭的功绩。可是,斗争后期,他出现了生活问题,在铁路边找了个地主的女儿当爱人,而这个女的哥哥是汉奸,被铁道游击队打死了。队员们坚决反对政委和地主女儿谈情说爱,上级调杜走时,他竟悄悄把地主女儿带走。闻讯,队长刘金山命令短枪队截回杜季伟,因此,铁道游击队后期,对杜成见颇深。几年后,知侠在创作时,全面剖析杜季伟的功过是非,向游击队的老战友,耐心解释自己的看法,得到理解,还是以杜的事迹为主线,塑造游击队政委李正的形象。抗战胜利后,杜季伟任枣庄市委书记,1955年授大校,最高职务任济南军区炮兵副政委。
  芳林嫂是根据3位勇敢、朴实、机智的中年妇女真实故事写出来的。3个原型都被捕过,受尽酷刑,但从不屈服。其中,时大嫂丈夫是铁路工人,被日本鬼子杀害,有个女儿叫“小凤”,她和洪振海有过爱情;但洪牺牲后,她和个别队员关系暧昧,甚至有人叫她“破鞋”。知侠认为,对时大嫂应严肃教育,但不能抹煞她舍生忘死对铁道游击队的贡献。知侠在队员中享有很高威望,队员们接受知侠的意见,庆祝抗战胜利大会,仍以功臣名义邀请她参加。胜利之时,怀念牺牲的战友,撕心裂肺呼唤他们的名字,知侠说,时大嫂哭得最悲痛。另一个尹大嫂,她们家是铁道游击队的秘密联络点;再一个是刘桂清,打鬼子确实扔过一个没拉线的手榴弹。解放后她和知侠同在济南市,“文革”中知侠被造反派囚禁,跳楼逃脱,新时代的“芳林嫂”如同战争年代一样,又一次机智勇敢地掩护知侠4个月,直到形势好转。“文革”中,她家同时掩护的还有已是退休干部的王强。知侠和王强一壁之隔,竟互不相知,新时代“祥林嫂”严守战争年代的地下工作纪律。不同时代的党群鱼水情、军民鱼水情,让知侠感概万分。
  2011年依据铁道游击队披露的新史料、改编拍摄出《铁道游击队.战后篇》,算是原版续集吧,讲述了烽火硝烟斗争中,一个英勇无畏的铁道游击队中队长,在抗战胜利后,被糖衣裹着的炮弹击中,腐败变质的故事。电视剧源于生活,艺术真实,无可挑剔。但是,由于我对经典的挚爱,对原著深厚的情感和对原著英雄的崇敬,我不喜欢战后篇的续集。就像我爱读名著《水浒传》70回本,讨厌梁山好汉投降受招安后50回(李雪健版的电视剧《水浒传》,我同出一辙地讨厌)。我容不得知侠已经创作出版的完美经典和经典塑造的英雄,就像《水浒传》70回里的好汉,玷污一点点灰尘。
  知侠是一手拿枪,一手握笔的老共产党员,老革命战士,延安抗大毕业后,奔赴前线,在抗日战争,烽火硝烟的艰难岁月里;在解放战争,摧枯拉朽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他和生死与共的战友们,一条战壕同吃同住同战斗,得暇创作,记录战士们英勇无畏、荡气回肠的事迹,知侠的经历使他深知,新中国的社会主义红色江山,是无数鲜血生命换来的,因而必须无比珍惜。
  1991年在一次苏共亡党和苏联解体两周年的理论研讨会上,知侠忧心忡忡,激愤发言,大概过于激动,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一颗文学明星陨落,山东失去了一位优秀作家,故乡卫辉失去一位优秀儿子,沂蒙垂首,卫水呜咽,山河同悲。知侠一生,诚如卫辉他的墓园碑文所云:文苑殊子,著作等身,从容撰写英雄谱;功在文坛,名扬寰宇,鸿篇未竟身作古。
  时光荏苒,30年如白驹过隙。今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生机盎然,朝气蓬勃;中华人民共和国意气风发,壮志豪情,向建国100周年迈进,社会主义红色江山坚如磐石,牢不可破。可以告慰知侠的还有,故乡人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筑梦奋斗中,卫辉毫不逊色,努力争取更大贡献;在时代奔涌的潮流里,卫辉腾卷起的浪花,十分精彩,无愧时代。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丽江
下一篇:最忆当年骑车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