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气像童年那样回去了


  有一些东西离我而去了,是伴随着年龄增长消失不见的,我想它大概像童年那样回去了吧。
  十四五岁的年纪,和好朋友背靠背坐在草地上,模仿着漫画里的少年,嘴里叼着一根草眺望天空。他们眼里有梦想有未来,我的眼里只有白云,风把它从这边挪到了那边。当时没有一个人在看我,自己就由衷觉得这种姿势好酷。僵直到累了起身,好友嘴里的草已被嚼得只剩一半,她说味道怪怪的但挺好吃。
  妈妈是乐意种菜的,别人的田都租出去了,她不租非带着我去挖了两天,开辟出自己的小菜园。青花菜和莴苣苗都栽了下去,一到傍晚必须浇水。我惯是爱偷懒的,握着水瓢蹲在田埂上盯着渠水就发起呆来。小小的沟渠水流居然这么清澈,非但泥土里断掉的杂草看得清清楚楚连天上的白云也映在上面,伸手拨一拨云彩被我摇得直晃悠。往往这一刻感觉自己离天空好近。
  天空,有一种亲近感。细细算来,我是喜欢天空的。
  小学五年级升了一个楼层,课桌换新表面滑滑的,最适合画画。用铅笔认真绘出一个身着长裙的小仙女,一时不舍得擦去,可是临近班主任守自习不擦掉肯定会被骂。正为难,脑子里突然跳出来一个奇妙的想法——我在桌上擦去的东西都进到我的幻境里去了。那里原本树木葱郁,就差了点人气。于是不再纠结捏起橡皮擦就将它抹掉。有了第一个住户,肯定不能让她太孤单,之后又添了许多奇奇怪怪美的丑的东西。幻境里天空也是很讲究的,那里的云朵一生只有一个形状,取决于我擦去的时候它是什么样,至于颜色是深浅不一的黑白,因为我只有一支铅笔画画。现在想来,那里应该常年都是阴天吧。
  小时候天空中除了云朵和彩虹飞机也是不少的。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说是只要存够一百张飞机就能许一个愿望。许愿的方式一般有两种,遇见流星和过生日。童年时期的我,想要的东西太多太多,对于飞机变得格外敏感。有时候听见轰鸣声,撂下手中的事情就飞了出去。身边的小伙伴也变得特别夸张,看到飞机就扯着嗓子大叫:“飞机飞机,卡飞机!”有的大人听到了会特别嫌弃的大骂。当下就很委屈,奇怪大人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们呢。
  “卡飞机”是一个特定的手势,双手拇指食指一正一反弄出一个框架,对准飞过的飞机卡三秒就算成功。第四十九次卡飞机,我在山里,那是一个很高很高的山峰,有许多枯黄的杂草和大石头,风很大。据说这里可以看到许多的地方,我只以为这里足够高,至于爷爷给我指出来的地方,我看过去就是一座座大山而已。第七十九次卡飞机是在姑妈家门外,有一个斜坡一棵大树遮住了视线,跑出一段路才卡到。后来没攒够一百张这件事就过去了,因为小伙伴们又发现其他更好玩的东西了。
  我真真正正离天空最近的一次,是在飞机上。我都二十二岁了才坐上人生第一趟飞机,心中的忐忑上了飞机好一会儿才散去。第一次看去,窗外是平静的湖泊和稀薄的云朵,几秒钟的时间袭来一阵不适,我赶紧闭上眼睛,一闭眼却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窗外是大朵大朵的白云,反射着微微橙色的光,和在地上任何时候看到的都不一样。它看上去很紧凑也很紧实,感觉随时可以扑进去。它离我那么近,让我想起做过的一个梦。那是在山顶,我站在瓦房上,一朵白云停在我的头顶,我轻轻垫脚,脸探进它的深处,一股清冷的寒气穿透我的发梢,这是一种奇怪又舒服的感觉。可惜三四秒我就把头缩回来了,如果这不是梦境,我想我愿意多待一会。
  在校园超市上班的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棒棒糖倒进盒子里,倒完之后罐子里的果香比吃棒棒糖的时候还让人喜悦。它的甜不腻人,一丝又一丝按摩着你的头皮,只想沉醉在它若即若离的香甜之中。我告诉同事,一个阿姨说我有一种孩子气。孩子气?一时之间我不知该高兴还是叹气。
  以前的孩子气大概是不懂事吧。丢下妈妈交代的家务不做,跟着小伙伴漫山遍野跑。玩耍时被打伤了脸也不敢说,只能撒谎是自己摔跤,结果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咬着手指擦眼泪。
  那时还小,童年还在,不明白一寸光阴一寸金。中午放学盛一碗米饭盘腿坐在沙发上呆呆看着动画片,看到菜都凉了碗里还剩半碗饭。那些动画片啊总是那么有魔力,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情节,上学放学都是用跑的。动画片的主题曲被一首又一首摘抄在笔记本上,当时没有手机全凭耳朵听,许多字句都写错,可就让人无比自豪,让人觉得自己居然有那么多宝藏。因为写了太多遍,我至今还能唱出许多不再播放的动画片歌曲。有一天无意间哼出一句‘看清了你的心底期许太多,几分美丽能把握’仍然觉得好听又富有哲理。
  无忧无虑的日子走远了,孩子气也渐渐褪去,要说剩下点什么,或许留了些倔强吧。当我蹲在校园超市仓库往窗户外面看去的时候,随风而动的树叶总能让我的心情慢慢平复。每天工作很累和同事相处不算愉快,但我确定我会离开这里。辛苦坚持就是为了离开,离开去奔赴下一场旅程。所幸,没被辜负,我顺利从普洱到达苏州。亲戚都觉得这不像我能做出来的事情。说起来我确实没有经济实力,只是靠着一份执念罢了。我想到的地方,花费再多的时间,做再多努力我也心甘。这样的执念该是孩子气的影子驱使的。
  孩子气,它多姿多彩的来,丰富了我整个童年,可后来又随童年一起回去了。就好似在人海里擦肩曾经最好而如今鲜有联系的朋友,很突然的心中泛起一种复杂的感觉,有过于温暖而带出的感激也有不辞而别的怅恨,这大概是来过的痕迹吧。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