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婺源三月天


  春天是任性的,春风任性地吹醒了枝叶,春雨任性地润绿了大地,春暖任性地催开了繁花。我也想来一趟任性的旅行,那种走心的,跟着感觉走的。思来想去,婺源最适合。
  婺源,江西的一个山区县,村村镇镇都居隐在叠嶂的山岭中,遍布乡野的古迹古建,犹如一块块璞玉,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去品鉴。婺源古属徽州,村宅户院,烙印着浓郁的徽派风格,粉墙黛瓦,翘角飞檐,淳朴的民风,厚重的人文,散发着古朴典雅的风情。大自然对这块土地厚爱有加,让这里山水风光秀美、旖旎。尤其是人间三月天,婺源的沟沟壑壑,片片的山谷,层层的梯田,房前与屋后,山坡与水岸,到处都是油菜花黄,景致如诗如画。
  那日,冒着细雨,一辆车,一个人,赶去与婺源来次惬意的亲密。下了高速,雨还是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好像是想吓阻我任性的脚步,却没想这是我喜欢的节奏。
  烟雨朦胧的山岭,缥缈着云絮,有的团团,有的游丝。雨雾中的村落,黛瓦粼漉,新墙素淡,老墙凝墨,雨洗铅尘,诱发了村子的柔情。雨淋的菜花,没有阳光照耀的艳丽,却娇滴滴地迷人,菜叶上凝聚着水珠,花柄、花瓣上挂满细碎的晶莹。细雨霏霏、山峦烟雨的梦境,把人的思绪幻化。少女般含蓄、羞腼的古村落,更惹人怜爱。
  行走在婺源的畦田与村巷,雨水湿透了鞋袜,也没能败了游兴,倒让我忆起童年赤脚行在家乡的记忆,或奔跑在村巷中,或闲玩在田埂上,还有赤脚走在上学路上,一种久违的感觉。自从求学走出了乡村,好像赤脚与泥土的距离就越来越远,天天走在硬化的地面上,心与大地的感触,也越来越淡。只好把脚步放到旅游山水中,来找回那种亲昵泥土的美感。这是不是现代人,越来越喜好旅游的一种内心?
  
  二
  既然是任性行,那就走到哪,看到哪,只要景色可人。全域旅游的婺源,正是可以如此走心的地方。乡村公路旁,一个个旅游驿站,便利了人们停车驻足,去拥抱婺源美丽的山水田园。
  刚下高速,赋春游汀村的公路驿站,就把我挽留。村与溪间,一大片的油菜花,甚是诱人。站在赋春溪的廊桥上,透过这座三孔九间的仿古桥,碧绿的溪水流淌着春雨的涟漪,金灿的菜花辉映了粉墙翘檐,也大方地把靓影送给溪流。
  走进新田村,小溪在村前绕过,把菜花和村舍挽着,让菜花紧紧拥簇着粉墙,尤其那斑驳的旧墙,有花的映衬显得格外静美。南宋初年,山东莘县叶姓人家,迁此垦荒种田,村子曽名莘田。峻峭的山岭,一遍又一遍聆听村子的鸡鸣狗吠,一年又一年睹视村人的繁衍生息,至今仍用烟岚黛色衬托古村的背景。
  风景就在路上。一条绕道而来的溪河,一袭村前炫耀的菜花,一片依山傍水的白墙翘角,一串串悬挂在村口的彩色雨伞,这就是甲路古村。“甲路伞,甲天下”,油纸伞是最亮的名片。这里曾经是徽州到饶州古道上的通衢要道,故名甲路。古道穿村而过,留下老街,直到如今。老街沿溪,巷弄纵横,尽管当年的繁华移到了新街,但悠悠的青石板和尚存的老宅,尤其是那被民族英雄岳飞写入诗篇的花桥,还能让人感受到它曾经的商贾繁荣。
  走到漳村,一个被婺源的北河,挽起臂膀揽拥在怀抱中的村子,心中会不由回荡起那熟悉的旋律,“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这里是电影《闪闪的红星》的取景地,溪水、竹排、潘东子、抒情又嘹亮的歌声,熟悉的画面中,还有河上的长凳桥。到漳村,就想去那长凳桥上走一走,站在桥中央,瞧一瞧两岸的青山与人家,听一听这清丽的山水间,悠扬着《红星照我去战斗》的优美旋律。
  从游汀,到甲路,再到漳村,一路走来,都是路边的风景。游婺源的古村,还可以去庆源、汪槎、茶坑一线,那里是更山深的家园。
  一条清澈的溪河,从村中潺潺流过,两岸的民宅斑驳着古朴,简易的石条桥,摆渡着人们的脚步,这个“桃源深处是吾家”的地方,就是庆源古村,一个一千三百年村史的詹姓人家聚居地,人们称这里为“小桃源”。茶坑有点“小庆源”的感觉,但它是余姓的家园。庆源与茶坑之间,是崎岖的山路,一上一下,又一上一下,中间有个汪槎村。走进汪槎,不仅可以领略到如火山熔岩流淌般的菜花田,还可见证一对“夫妻”的彼此坚守、相拥相扶。这是两株古银杏,一雄一雌,它们在溪岸相对,彼此倾心斜向,枝干交错,好似一对夫妻相依相偎。看着它们如此地亲昵拥抱,爱意深沉,执著着不离不弃,人间的夫妻们,是不是有许多的羡慕和感触?
  走在婺源,好像随处都有美景,仰俯之间,都有美景。村落之中,尽是古风,不同古村,各有特色。婺源就是这样,展示着这块土地上美学元素的丰富,赏心悦目,誓要把人们旅游的脚步挽留。
  
  三
  尽管婺源随处都是菜花黄,但观赏最盛况的菜花美,还是要走进江岭与篁岭。
  那天早起,清晨六点多就到了江岭,浓密的云雾,屏蔽了欣赏日出的希望。江岭景区是狭长的大山谷,四周高山环绕,南、北是进出的隘口。云雾弥漫在山谷,将粉墙黛瓦和翘角飞檐隐蔽,将山的壮丽和花的迷人遮藏,尽情着雾的奇幻与村的毓秀。
  当云雾渐收,山谷潇洒起来,几个村落时隐时现,菜花梯田渐露它的壮观。一个个山坳,一层层的梯田,高低错落,层叠成势,盘旋着优美的弧线,如锦带般飘舞,又如音律般,演奏着清丽的空谷韶音。
  从江岭的不同观景点,不同高度,不同角度,不同的视野,不同的景致,欣赏这片山谷里的春光灿烂。梯田间有一条的古驿道,沿着田埂蜿蜒上下,如今成了人们浪漫花海的曲径。种油菜,传统的农业耕作,现今成了人们一见倾心的靓丽风景。
  当我站到江岭一号观景台的时候,云升到了山顶,村庄和溪河都清晰呈现,没有遮蔽,不再掩面,山谷敞亮着心情,落落大方地接纳人们惊喜的眼光,把一幅美妙绝伦的山水田园画卷倾情奉献。
  篁岭与江岭,约二十五公里的山区公路。篁岭的梯田,也是一丘丘,一条条,成规模成气势,一片花海。无论是站在村头眺望,还是在高悬的垒心桥上俯瞰,金黄色的油菜花,如浪花般涌动,从山沟涌上山腰,从脚下流向山坳的深处。
  走进梯田,走入花海,花儿娇艳,人儿灿烂。蜜蜂的嗡鸣,是游人眼前的兴奋。田埂上摆弄的美姿,是他人眼中的风景。那些风姿绰约的女士,鲜艳的服饰,靓丽着自己,也俏丽了这春意盎然的田头。新冠疫情还在全球肆虐的时候,人们能在美丽的花田间自在游乐,享受灿烂的春光,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自豪。春天的中华大地,美的何止是自然风景?
  篁岭有艳丽的梯田,还有独具风韵的古建。这个挂壁在山坡上的古村,有众多完好的明清徽派古建筑,依山顺势,鳞次栉比,古韵悠悠。篁岭把晒秋作为一个传统记忆符号,吸引人们慕名而来。一个个晒匾,红椒的,玉米的,白薯片的,南瓜干的……摆在一排排从屋里伸出的晒杆上,唯美点缀在黑瓦粉墙间。
  
  四
  游走婺源的乡野,还会际遇秘境般的村庄,让人感受神奇之美。
  那日从汪槎想去茶坑,在山路之巅,望见远处的山坡,梯田层叠,一片白墙黛瓦,被葱郁的树木遮掩,以为那就是茶坑。寻着它的方向,爬上一个陡坡,拐过一个急弯,我竟误入了隐秘在大山深处的大秋岭村。
  村子的老宅建在半山腰上,层叠几排,面向深长的山沟。成林的樟树,繁茂地生长在沟坡,好似村子的屏障,掩映和护卫着这个高山小村,也把村前的山沟遮盖得十分邃幽、神秘,似有藏龙卧虎。
  走进老村,斑驳的苔藓肆意在石垒的基墙,粉墙被风蚀得墨迹如画,还有几栋木板房和房前堆砌的柴垛,这里的幽僻和静谧,让人以为入了秘境。
  没去龙池汰,只把“隐逸”这个词作为一种意象。那天翻山越岭来到婺源的这个最偏远山村,才亲眼见识隐逸的村庄是如何的境况。
  崇山峻岭中,一个古朴的村子,隐落在一块北高南低的平缓山坡上,东北屏障着巍巍山岭,西侧是比村子稍低的山峦,连排的古香枫高拔在坡岸,村南开阔,近临深深的沟壑,远视绵绵的群峰。茂密的树与厚实的山,把村子的三向严实裹掩,只有站在山巅,或从南面的高岭上,才可隐约到它的密踪。
  龙池汰,如一位隐逸的处士,安静地居隐在如此的大山深处,远离喧嚣,超凡脱俗,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在三月天,它被艳丽簇拥。村周围的梯田,都散发着菜花的芬芳,香气弥漫在沟沟壑壑,弥漫在整个小山村。翠竹幽衬着,菜黄烘托着,桃李点缀着,让这隐秘的村子,有了飘飘欲仙的氤氲。在晨晓,若山雾缭绕,缥缈在沟壑之间,飘荡在村巷之中,村子仙气蒸腾,幻如梦境。在日昏,若晚霞遍天,映射在青林翠岭,辉耀在粉墙黛瓦,村庄炊烟袅起,诗情画意。
  “新结茆庐招隐逸,独骑骢马入深山。”(张籍《送韩侍御归山》)隐逸,曾是一些古人追求的生活,一种精神寄托。龙池汰人,“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饮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仙居在这里,遁迹难觅,不正是“隐逸”生活的直观影像?秘境的龙池汰,让我悟到了一种清新脱俗的精神境界。
  
  五
  闲庭信步般游走在婺源,山水迷人,古村的文化更吸引人。让我们最后走进严田村,去细品婺源经典的传统古村落,漾着什么样的古风古韵?
  严田是千年古村,古建成群,古树参天,李、朱、王等多姓聚居,现分上、下严田。这里的李姓有大唐皇家血统,其始祖从浮梁迁居于此,并因“占得从田之签”,又以严治家,取名严田。
  下严田最具韵味的是水口。水口是婺源的一个乡村文化符号,是村子“一方众水所总出处”的地方。一条溪河,一棵古樟,一座古桥,一座亭,一口井,一座水碓,这就是下严田的水口。古樟在溪岸,高拔着一千六百多年的树龄,枝干遒劲横斜,叶茂浓荫。怡心亭下是沁泉古井。古石桥名叫树德,一孔跨溪,遮荫在古樟下。无论这“树”字是名词还是动词,都是古村人的尚德。
  婺源多山村,出、入口往往是溪河,水口是村落的咽喉,被人们看作是关系到村子人丁兴旺、财富聚散之地。水代表财富,为了留住财气,村人往往在水口处植树架桥、造亭建塔等,以扼住关口,锁住财气,也营造优美的村口环境,正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孟浩然《过故人庄》)
  溪边有座老宅院,叫鱼塘人家,是明末清初一位兵部尚书的豪宅。坐在临溪的茶亭,看古樟伸枝跨溪成一个高拱,如时光隧道,把古桥裹在其中。若是有人从桥上走过,最好是一位老农,戴斗笠,穿蓑衣,牵着耕牛,扛着锄头,景与意,清风与古韵,凝聚在一框绿意中,这是现代摄影人最喜欢的一种农耕古风。
  上严田拥揽两条溪河,一条从村中央穿过,一条在村东侧流淌,会合在村南古香枫高耸的水口处,这里也有古桥、古井,还有中华六合树。六棵大树,樟树、黄楝树、糙叶树、朴树和两棵苦槠树,从一株枯死的樟树中长出,合抱之态,成林成荫,人们也誉其“团结树”。雨后的溪水哗哗地,水口的溪弯呈太极S型,相对开阔,数簇翠绿的浮草飘定在水面,树上落下的水滴,漾起无数的细涟。
  众多的老旧房,是上严田的古色古香。祠堂就有十多座,比如秩叙堂,门匾“紫阳世家”,显然是朱氏家族的祖祠。如婺源的所有村子,这里每家每户的门墙上,都贴着家风家训,有体现孝悌,有重视耕读,有和睦邻里,有崇尚善美……鸭群在溪涧悠闲自在,农妇在溪驳刷洗清衣,人们生活在这村巷情悠、古风浓郁、人文凝厚的村里,在旧岁月与新时光的交织和混搭中,淡定着自己的安居乐业。可到耕心亭上,涵养素心;可在归心亭下,追忆先人那些骄傲的故事。村人谨遵耕读传家的家训,形成特有的儒耕文化,自宋至清共出进士二十七人。
  春天里的严田村,菜花也铺成了毡毯,花艳古墙,影落柳溪,游人醉美在花田,也沉醉在严田的古风古韵中。
  婺源的美,是这样的清绮,山水田园,烟岚云岫。婺源的美,是这样的娇艳,菜花金黄,桃李芬芳。婺源的美,是这样的醇厚,粉墙斑驳,民风淳良。整整三日,把心情散漫在婺源,沉浸在秀美的山水、古朴的村巷和艳丽的菜花中。尽管还有不少风景错过,但“人与山水,两相求而不相遭。”(杨万里《景延楼记》)路过错过,也是一种经历,正如“人生没有十全十美,只有尽善尽美”。
  人生如旅,旅如人生。一次惬意的旅行,一次美好的体验,不止丰富人生的阅历,亦是一种学习与成长,是心灵的感悟与净美,养眼亦养心。人生的精彩,在于人生的旅途,在于旅途中的一个个风景,平凡的或出彩的,水韵潺悠的或激情澎湃的,轻描淡写的或浓墨重彩的……我们努力寻找更美的风景,实际上是在寻找更好的自己,让美丽装点人生。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