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妞妞变形记

妞妞变形记

此刻,这只长着小胡子,黑身子,棕色爪子的四眼小狗正在我家作妖。睡我们果果的床,玩果果的球球,把鞋子拖到屋子外面,在家里角落里拉屎尿。这还是那只可怜的小流浪狗吗?
  除夕夜,家家团圆之际,一只小奶狗在屋外嚎叫了几个小时。十一点,被吵的实在不行,我拿着手电顺着叫声进到隔壁家的院子里,找了一圈没找到。隔壁家的一幢楼分别租给了几家住,不知道是谁家的小狗。听到人声,狗叫声又没有了。我想大概是才抱回来的小狗,刚离开妈妈叫是难免的。
  大年初一的晚上小狗又叫了一夜。第二天听妹妹说他们门前的柴禾垛里来了一只黑色的小狗。小动物大家都喜欢。邻居们都说要给它送饭。送一顿两顿可以,过年剩菜剩饭也多,天天送就没人坚持了。反正离我家也近,我就开启了给小狗送饭模式。
  开始几夜小狗还是叫。慢慢地叫得次数少了,后来索性不叫了。晴天的中午,天气暖和,小狗会岀来转一会儿。特别的胆小,看见人马上藏到柴禾垛里,怎么唤都不岀来。
  新春的第一场雪毫无征兆地落下来时,小狗不知道在哪根柴禾下藏身。赶紧找了件旧袄子,放在柴禾垛旁的一个棚子里,做了个狗窝。有人看见小狗进岀过棚子,希望它是只聪明的狗,知道睡到刚给它做得窝里。送饭时偶尔进去看看,窝里有狗踩过的梅花脚印,但没发现睡过的痕迹。谁也不知道小狗在哪儿睡。
  每天都要问问附近的人:小狗岀来了没有。怕它被一场春雪冻死了。还好小狗坚强地活着。
  冬天鸟儿们也不容易找食吃。喜鹊无孔不入,给小狗送的饭开始放在柴禾垛前,喜鹊偷吃。后来用纸板搭个洞,饭放在洞里,喜鹊还是吃得到。没办法放在棚子里,喜鹊还是去,但去的少了。
  小狗没再跑远,就以柴禾垛为家。从来没人近距离接触过它,都只远远地看过。有一天人们欣喜地发现小狗长大了,起码长了个头出来。小狗几乎没有伙伴,唯一的伙伴是喜鹊。喜鹊并不怕小狗,小狗在喜鹊面前也不再胆小如鼠。它会爬上柴禾垛逮喜鹊。喜鹊也不飞,小狗走到跟前时喜鹊只是往后退一步,小狗就向前追一步。再退,再追。两个小家伙很搞笑。谁还不是个宝宝呢,爱玩是孩子的天性。
  终于弄清楚小狗是怎么来的了。是隔壁的小孩走亲戚时带回来的,回来后就跑了。跑了就跑了吧,没人去关心一只小狗的死活。只是人家小狗在妈妈身边呆得好好的,为什么让它变成流浪狗呢。
  计划着把小狗从柴禾垛里逮出来。想过很多办法。用一个长网子一下子网住,或看它岀来时几个人逼着抓住,或是用一个逮老鼠的笼子,里面放上吃的,小狗一进去,门就关上。办法虽有,实施起来都很困难。到哪里找人帮着逮?咬着手怎么办?用笼子是最简单的,但到哪儿弄笼子呢。逮小狗的事一直拖着。
  有一次妹妹和我把小狗逼在棚子里。小狗藏在杂物下面,我们一个往外赶,一个在门口等着。赶是赶岀来了,可棚子有两个出口,小狗轻松地从另一个出口逃脱了。
  好久不敢再去打扰小狗。直到有一天有个大姐说她有逮流浪猫的笼子,可以借给我用。于是跑了十几里路去拿回来。大姐很热心,认真地教了笼子的用法,叮嘱放什么肉,逮到了要关好等等。
  一个天色阴沉的午后。吃过饭,准备抓小狗。把早上买的鸭肉放在笼子里,从外往里依次放了三块。第二块放在机关上,狗狗一踩上去,门就会落下。肉放好后,先把笼子放在棚子里,坐等了一个小时,小狗还是在外面蹿来蹿去,压根就没进棚子。又把笼子提到柴禾垛前,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动静。眼看着不行,又把笼子放到小狗玩的地方,用布罩住笼子,只把口留在外面,人站在楼上远远地看着。很快小狗就在笼子附近转悠。过了一会儿,看到小狗昂着头在嚼东西,估计是把笼子口的肉吃了。又过了几分钟,笼子猛地一颤,我知道小狗被关住了。飞奔下去,果然是关住了。前后不到十分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喜滋滋地把小狗抱回家。我以为这是圆满的结局,可故事才刚开始。
  回到家,果果看见笼子里的小狗,异常兴奋,隔着笼子汪汪汪大叫。我拿着棍子连哄带吵地警告它:“这是小狗狗,给你做伴,不能咬它。”然后试着把小狗从笼子里倒出来,小狗吓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果果几步追上去一下子把小狗咬在嘴里,把我吓得拿棍子使劲打了好几下,果果才松开小狗。慌忙把果果拉岀去关在门外。再看小狗,趴在地上张着嘴直喘气,也不跑了。我想完了完了,肯定是咬伤了。果果平时是不咬小狗的,我想我错在没把小狗从笼子里放岀来再带回家,让果果误以为是猎物。果果是条金毛犬,金毛本身就是猎犬。找来个纸箱,小心翼翼地把小狗放进去,抱到楼上,和果果隔开来。整整半天,小狗一声没叫,一颗狗粮也没吃,一步也没离开纸箱子。看着精神还好,应该没有受伤。我试探着握住它纤细的小脚,摸摸它的头,抓抓它的肚皮,都没有反抗。我又尝试着搬动它的身体,它呜呜呜地警告我别动,我缩回了手。
  果果一直被关在屋外。晚上,想想怎么办呢,万一不小心小狗被果果咬死了呢。最后决定找个好心人来领养。打了两个电话,领养人很快来了,说愿意养小狗。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关好,再跑掉算是逮不到了。领养人满口答应着把小狗拎走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心里想着小狗没被送回来,肯定在新家过得很好。谁知晚上刚下班就听说小狗又跑了,据说是领养的那家又不想要了,送给对门亲戚时弄丢的。心里那个懊悔啊,为什么要把小狗送人呢,好心又办了坏事。如果不是我逮住小狗,至少小狗不用饿肚子。现在这么小的狗在外流浪,到哪儿找得到吃的呢。
  晚饭后还是决定去找找。到了那家后说明来意。女主人轻蔑地说:不就是一只狗吗。还好他家一个小伙子热情地说:“我知道在哪里,带你去看。”来到他家后院,小伙子指着一堆柴说:“就在这里,我下午还听到它在里面叫。”我问是怎么跑进去的,他说那家把小狗送过来,往地上一放,它就像蜈蚣一样逃进柴堆里去了。唤了几声没反应,只好先回家。走之前交待一定要给小狗放点水和饭在那里,饿了它会出来吃的,小伙子答应了。半夜还是不放心,送了点狗粮过去。那里别说饭,连点水都没有人放。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想着还是给小狗送点饭吧。小伙子看到我去了,说不知道狗还在柴堆里面没,也听不到叫声了,是不是跑了。后来他主动说把柴堆挪开,看在里面没有。柴堆并不大,还好全是大点的木材。我俩一根一根地搬,全程没听到狗叫。小伙子一边搬一边说没有狗,就剩最后一层时,突然听到他说:狗还在这儿。他把湿淋淋的小狗抓起来递给我说:“再丢了和我无关了。”我连连点头,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淡了所有的怨恨。
  一定不能再让果果看见。我把小狗请到楼上关了整整两天禁闭。每天抽点时间和它玩会儿。刚开始进去时,它别着头不看我。慢慢熟悉了,它会接受我递给它的食物,也会舔舔我的手,睁着圆圆的黑眼睛看我。就是不摇尾巴,也不叫,安静得没人知道屋里关了一只小狗。
  两天之后,我又尝试着把小狗放进后院让果果和它见面。还是和原来一样,往地上一放,小狗又像蜈蚣一样飞快地躲进果果的笼子里。果果在外面大声地汪汪汪。我揪着果果的耳朵说不能咬它。守了半个小时,果果没再叫了。看果果安静地卧在一边,我才岀门去。我故意没走远,躲在门后听了一会,我知道果果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出所料,果果看我走了,又叫起来。进去又教训了一番,才真走了。
  仅过了一天,小狗就成了果果的小跟班,也不再怕它了。但还是怕人。人一走过来,它就慌不择路地跑进笼子,然后把头伸岀笼子偷偷地向外看。怎奈这孩子天生是个吃货,看见我坐在凳子上喂果果吃的,也不怕人啰,飞奔过来坐在面前要吃的。以至于后来我只要一坐凳子,它就跑过来昂着头看着我。
  小狗来家半个月了,因为是个女孩子,就取名妞妞。现在不是妞妞怕我,是我怕妞妞。果果一年也没玩坏的毛绒球球,被妞妞从外面扒掉了衣服,里面的壤露了出来。
  时间是一剂良药,会让妞妞忘记过去担心受怕的日子。回归家庭,是妞妞最好的归宿。而我呢,原来回家从门缝里会看到一个狗脑袋,现在回家会看到并排两个狗脑袋,它们都在等主人回家。对着两只狗调侃一句:同志们好!此刻,我就是首长。因为一个小小的举动,让妞妞从一个流浪狗变成一个有家,有人疼爱的毛孩子,何乐而不为呢。世界因为爱而精彩。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事冗书,零碎读
下一篇:那年夏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