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冗书,零碎读

读书日这天,枇杷花里闭门书,一边把玩着一块石头,一边随意地翻着一本杂志。
  杂志上有一幅画,画上的印章,是白石老人自己刻的。
  白石老人的篆刻艺术,跟别人的不一样,更不同于打印体,他的字体自成风格,笔画瘦长,尤其往下走的竖划,像一位运动员的腿,都是精肉,有力量,还有饱满的沧桑感,别人很难模仿。
  看着自己手上的这块石料,是我从众多淘来的石料中拣出来的,质地细润,属于寿山石的一种,橙红橙青的飞絮相间其中,红色占比大,比较喜庆,我很喜欢。这是经过粗加工过的,石料已经成型,只是有一个边怎么看怎么歪,于是就在砂纸上磨,用一张报纸接着,不敢太大劲,粗砺的砂纸与石头汇合,随着手来回摩擦,能听见石粒掉落的声音。
  那个锻面,被我磨得起了沙尘,用手去擦,手指肚像沾了滑石粉般细腻。
  石头,来自于大自然,闲暇的时候,它们与我对视对话,当我在它们身上刻下印记的时候,不知它们想到过没有,这辈子居然和我有这般的缘分。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在来到淀边的石油城之后,独自一人身居斗室,拿起刻刀,竟痴迷于此。
  很多年前,到单位收发室取书,见有人订阅篆刻方面的杂志,翻开一看,便被吸引,很好奇,感觉很好玩,后来还添置过一个刻床一把刻刀,没事的时候也看看这方面的知识。去街上小逛,有刻章的店,老板是孩子同学家长,进去看,人家是电动的,刻一个章分分钟的事。
  我是一个喜欢探索的人,对于有意思的事物,喜欢看,喜欢一探究竟。别上心,只要上了心,肯定会痴迷。
  就像我的旗袍,爱上了,就自然约束自己的饮食,自然注意锻炼。不推崇节食,因为我需要工作,工作量也不小,费脑子,有时候也得跑腿,能量不够的话,顶不下来艰巨的任务,还会影响健康。只是饮食需合理适度,不大吃大喝,七分饱即可,早上不锻炼的话,晚上肯定得出去转一个小时,只要保持在合理的区间,旗袍还是能穿出效果的。
  一袭旗袍裹身,此时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心情是愉悦的,满足的。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气定神闲更美妙的呢?
  如今,不用像以前一样把上下班时间浪费在路上,时间便空余出来了不少,这零散的时间,可以充分利用起来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喜欢睡前捧着唐诗宋词,与古人对话,欣赏他们的踏莎行和满庭芳,那些桃花源、那些寒声碎、那些思绕天涯,何等的闲适、迷离、欢喜和忧愁,我沉醉于他们的斜阳外,也迷恋他们的小桥流水,拍案于大浪淘沙,惊觉于寂寞沙洲冷,品味于一任群芳妒,喜之于惊起一滩鸥鹭。读着读着,也便把自己想象成古人,与自己的心灵对话,看花开花落,叹新青竹露,赏流云飞瀑,感半檐朝雪。
  如今,又喜欢上了篆刻,就自然关注书法。小时候练过,父亲教的,尤其是暑假,父母让我们在家练字,不让出去瞎跑。中学时我还是书法课代表,校长教书法,指着我的书法作业说可以在墙上写标语了,一直以为老师是在鼓励我、鞭策我,所以再接再励方面做的非常欠缺。工作以后,练字时续时断,但这是一项不会终止也终止不了的爱好。
  昨天看了一篇文章,介绍一位七十一岁才学画画的老太太,丈夫去世后,到上海跟着画家女儿生活,在家人的鼓励下,一拿起画笔,就没放下,举办了画展,身体也健康了好多。
  我比她年轻多了,什么事从现在开始,一点也不晚。只是啥事贵在坚持,在于见缝插针,在于兴趣所致。
  感觉笔画软,还没有体,那天把字拍了给著名书画家石砚洗先生看,先生说坚持练,不能着急,凡事欲速则不达。石老师夫人也练书法,在一次活动中,见将作品赠于石老师新收的海南弟子。石老师一家为人谦和,见我对书画也感兴趣,说只要你肯学就愿教。大师都开口了,何其幸运啊!
  早上练了一会儿字,打开电脑,好久没写散文了,手痒,遂记录几笔,留点文字。
  笔墨纸砚来自于大自然,就连电脑里的电,都来自于大自然里的风、太阳里的热。人类从古至今,我们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哪个不是来于自然,人类当之无愧是自然之子。
  说是自然之子,似乎老掉牙,谁不知道呢?越是熟悉的越容易忽略越不懂爱惜。都知道是自然之子,可人类有那么爱护大自然吗?核废水怎么处理呢?鲸鱼肚里的垃圾袋是怎么进去的?沙尘暴是怎么产生的?北极冰为什么会融化?
  这这这,跟读书有关系吗?我不爱“绑架”别人,书,如茶,如酒,需自品方知其味。
  愚以为,读书,就是接受信息,消化吸收,运用自己的思考,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理论指导实践,于是便有了自己的方向,有了爱好,有了思辨。
  与书籍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叹息。
  心做良田耕不尽。书于我而言,是每日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那些我敬仰的诗书画大咖们,都是平日手不释卷之人。艺术是相通的,悟性灵性来自于读好书、好读书。
  翻看微信朋友圈,一作家老师晒了一枚印章,上书:事冗书零碎读。那几个字刻得清晰、古意,余味悠长,不禁让我心生向往,遂又拿起了石头,刻个啥字好呢?
  翻书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那年夏天
下一篇:妞妞变形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