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向前走

最近这些年,你经常从家乡到省城,来往穿梭。很多时候,都是坐汽车,偶尔,也坐火车。
  有一次,你坐在卧铺车厢里,火车风驰电掣,你舒舒服服坐着,看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树木花草庄稼建筑,觉得自己像轻松飞翔的鸟儿,飞掠过平原,飞掠过一座座小山。火车行走在巨野和嘉祥之间,蓦然,你看见了一块“大山头镇”的路牌,那路牌,像有了魔力,引领你穿越五十年的时空,让你看见十七八岁时的自己,正抬头远望大山头那座山。
  看见了吗?前面有一座山。叫大山头。你的表叔对你说。
  呃!大山头啊!
  你的爹曾经开过石灰行,他所经营的石灰便是大山头的石头烧制而成。所以,听见“大山头”三个字,你感到十分亲切。
  你抬起头,向前方望去,还真的,一座低低矮矮模模糊糊的“山”,孤零零地从一马平川的大平原里露出了头。
  那是山吗?你心里有些疑惑,平生第一次看见了“山”,你却又不相信那是山。你觉得,它最多像你小时候远远望去的大沙堌堆。
  它毕竟被赋予“山”的名字,隆起着“山”的形貌,倏然闯进你年轻的生命。让从来没有见过山的你陡然亢奋。
  肩膀上挎着一根绳子,绳子连接在一辆架子车的车帮上,你的表叔,驾着车把。车上,装得高高的,是筐篮一类的条编货物。你们俩,像两头牛,弓着腰,拱着肩,身子一耸一耸,一步一步,向前走。
  一条公路,向东方延伸,延伸到东方天际线;向你的背后退却,退却到你起步的地方——你的家乡。
  你和你的表叔,还有大约二十个人,拉着将近二十辆架子车,每辆车上都装满了条编货物,从家乡小县城出发,一步一步向东走。那次行程的第三天,你们已经走过了两百多里的路程,走到了嘉祥大山头附近。第一次出远门的好奇和兴奋,被越来越沉重的步伐,踩踏得七零八落,剩下的,只有疲惫和无聊。
  那条向东匍匐的公路,公路两旁寂寥的原野,毫无皱褶起伏,共同平铺和延伸着平淡无奇。偶尔擦身而过的卡车和客车,荡起铺天盖地的尘土,让本来就脏兮兮的你更像一只土猴,也让你无聊的心愈加沉闷。
  你一步步叠加的疲惫和沉闷,被“山”这个词语和远远的一座低低矮矮的小山包撞击得轰然退却。那座小山包,默然穹窿,黛青着一大堆你从未遇见过的新奇和神秘,诱惑着你,让你本来已经麻木的身心活泛起来,让你本来异常沉重缓慢的步伐轻盈快捷起来。
  正巧,你的表叔说了一句,走快!走到山跟前,咱歇一歇,看看山。听了表叔的话,急于走近那座山的欲望,将你的身子崩成一张弓,让你用力拽紧绳子,和你的表叔一起,加快步伐,一步一步,往前冲。
  你已经记不清你兴致勃勃地又走了多少步,或者,走了多少里路,反正,那座山还是低低矮矮,模模糊糊,遥远迷离。你因为一座小山包诱惑起的亢奋,像退潮的海水一样(其实,那时候,你根本没有见过海,不知道海水退潮是什么样),一波一波消减,也像离弦的箭,越飞越远,飞到最后,只是强弩之末。你的表叔又感慨了一句:唉!望山跑死马。歇一会儿,咱再走。
  歇了一会儿,啃了两个硬硬的窝窝头,你的体力才缓过劲儿来,要看山的欲望又死灰复燃。然后,你和表叔一起,继续把自己弯成弓,前腿迈,后腿蹬,一步一步,往前拱。拱啊,拱啊,慢慢地,那座小山包一寸寸长高,一寸寸发胖。山的逐渐长高和发胖,给你增添了心理能量,你觉得全身越来越有力气,步伐迈得越来越快捷,表叔也似乎受了你的感染,步子也越来越快。
  终于,你看清了,它大概有五六十米的高度,像一条巨龙,威风凛凛盘旋着;像一把大圈椅,巍峨端坐着。那时,它就已经被石灰窑吞噬得伤痕累累,残缺不全,山的高度却还在,山的轮廓也还在。在你的眼里,一马平川的平原,一座山兀然独立,更显孤高雄峻。
  虽然,它只有五六十米高,对于第一次看见实体的“山”的你来说,已经让你感到震撼。当你站在它的脚下,不由感叹:这世界上,除了平原,还真的有大山啊!
  你又想起你表叔那一句感慨,心里想,虽说望山跑死马,但要是不跑,永远也到不了山脚下啊。
  如今,你坐在火车卧铺车厢里,回顾你自己走过的六十多年岁月,心里感慨道,佛家有句话:山不来,我就过去。这句话里的过去,当然就像你当年拉着架子车徒步而行,一步一步,积跬步而成若干里,而不是铁路上坐火车,不是高空坐飞机,更不是像孙悟空那样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如果把山比作人生理想的话,想实现理想,不也得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坚持不懈吗?回顾你自己走过的六十多年,你觉得,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你都没有偷巧取滑,都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过来的,你便觉得很欣慰。
  那座山之后,你又接连看见一些像小岛一样在平原上突起的山头,虽然没有像看到第一座山头那样让你蓦然惊诧,但是,起伏跌宕姿态各异的山峰,都给你带来不同的视觉享受,让你的拉驾车运输之旅,不再平淡乏味。
  你人生的第一次远行,也真是幸运,那批条编货物送到了目的地,却因为产品不合格,被退货。对供货单位来说,这是坏事;对你们那些搞运输的人来说,却是好事。你和表叔以及其他人,又拉着同一车货物,原路返回。本来该挣一趟运费,却挣了双倍的钱。
  回到家里,和表叔分了钱,你交给你娘,你娘笑呵呵地直夸你。你爹拿那些钱买了粮食,全家又能吃几顿饱饭了。吃饱饭的那几天,你吃起来,觉得特别香甜。
  如今,车窗外,飞速掠过一块印着“大山头镇”四个字的路牌,又让你想起了当年大山头的模样。可惜,因为连年的采挖石头,整座山早就夷为平地。你曾听人说,大山头又叫卧龙山,卧龙山里曾经松柏长青,郁郁葱葱,还有许多庙宇和石碑,是远近闻名的名胜风景。如今,那条卧龙山,连同它怀抱的诸多风景,早就化为虚无,消逝于人类对大自然的野蛮劫掠里,你心里不由又唏嘘感叹一番。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那年夏天
下一篇:泡温三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