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回忆我的母亲

回忆我的母亲


  
  仿佛秋天落叶飘下那般,轻飘飘的,妈妈就没了。
  2015年6月25日那天,永远失去了妈妈!从没有了妈的悲切到今天的坦然,已有六年,时间真的可以治愈一切。妈妈走的那段时间,几乎天天都梦到她。梦境中的妈妈总是过得不好,或者住在漏风漏雨的房子里手足无措,又或者呆坐在漆黑的角落里无助啜泣,每每喊她,总是不应,我焦急万分却无计可施,醒来时枕头已打湿了半截。生活过得魂不守舍,失魂落魄。六年之后,想她时,就只是希望能梦见她,却不能总是梦到了。爸爸生日回家,家里老小猜拳喝酒,好不热闹,内心悄悄想着,要是妈妈还在,该有多好!
  每年都记得妈妈的生日,农历二月二十五日。当然,即使她不在了,我仍然记得这个日子,然而可笑的是,我虽然每年都记得,真正陪她一起过的,却仅有2015年那个生日!过了生日不久,妈妈就永远离开了!那时的我为了求学求生,已经离妈妈很远,和妈妈的之间的相处,多半都是电话。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妈妈听力变得很不好,打电话也不怎么听得到。常常想说的话没办法完全表达给她听,大部份时间,都是我静静听她说,每每生日前些天给她打电话,东扯西扯,最终都会回到主题:妈,您的生日我可能回不来了!她总是懒懒地回道:回不来算了!你忙你的!言语中多有失望,我免不了又要解释一通:无外乎就是又接了一个什么工作,不得不于好久前要完成,否则又怎么样怎么样,反正就是有这或有那的事情,除了我,没有人干得了,确实回不来!她答:哦,回不来就算了嘛,没关系的,就这样吧,我听不见!现在想起来,听不见也蛮好的,大约我的那些名正言顺又莫名其妙的理由,妈妈也不耐烦听吧!
  偶尔来我家小住或者我回老家时,妈妈总是絮叨着的,多是些不好的话。儿女太多了,五个,她总是担心完这个,又担心这个,担心大姐没有正式工作挣不到钱,大哥没有一技傍身,老了不知道怎么办,而二哥呢,又担心他智力不好,做苦力要受人欺负,担心幺哥脾气不好,爱惹祸;对于我的担心,则让我哭笑不得。记得我生了女儿给她报喜时,电话那头的她,反复交待了半天,总觉得她有说不完的规矩、说不完的忌讳,最后的结束时她轻叹:他家是个独儿子,你以后要为他家生个儿子的吧!我把这个当成笑话给老公讲,觉得这个老人未免也太重男轻女了,老公叹道:不是她重男轻女,她是担心我重男轻女,怕你生了女儿我们家对你不好!
  她刚离开时,我常常一个人跑去九龙,坐在寺门口的大树下肆意流泪。因为那里的百年银杏,很像家里老屋门口的那株。
  银杏树长在老屋的左侧,不知道听谁说了银杏果炖汤很补,所以每到果子成熟的时节,她总要捡些给我。微胖的她手脚不是太灵便,久站或久蹲对她来说都是很费劲的,每次我说要帮忙,妈妈总说捡不到好多,叫我不要“扁手”(方言,弄脏手)。
  果子是熟了之后就会自然掉到地上的,妈妈把一张小凳子打横坐在果树底下,捡来果子先把果肉撸掉留下果核才放到篮子里,往往弄不了几个,她就要站起来,把凳子移到没捡过的地方,然后又坐下去开始捡果子,撸果皮;如些反复几次,直到篮子差不多装满,才开始收拾家什,把果核放到水龙头下去冲洗干净,用筛子装起,摊开晒在门口的水泥台子上,等我回贵阳时带回去。
  晒干后的银杏核没有什么特别,然而,新鲜的果子却是非常的臭,以至于每次妈妈弄完之后,双手都要臭上好久,连续好几天吃饭的时候都要忍不住恶心。这也是她不让我帮忙的原因,总觉得太臭,怕我受不了。而我,可以做回那个只要有妈妈就不用管事的小女孩,嘻嘻哈哈,呆在妈妈旁边,听她唠叨,听她八卦......
  时常在静坐时想起妈妈,特别是在那种烟雨朦胧的天气里,我总是会忆起。放学时那么急不可待飞奔回家的我,小小的身影移动迅速,眼里难掩期待......
  因为有那么一次,妈妈要去四姨家,而我哭哭啼啼的跟着要去,妈妈一边把我往回撵,一边往前走。最后,以妈妈在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结束了我的追撵,但是,妈妈最后给我说,你在家等我,我星期四就回来了。
  一直在数,终于到了星期四,放学时我已经等不及了。
  从学校到家,大约要二十分钟。泥泞路的两边,是绿油油的麦地,露珠悬在细叶上,摇摇欲坠。空气里湿漉漉的,混着泥土和麦苗的香甜,多年以后,梦境里总会出现那次飞奔的场景。恍惚间,也常常嗅到挟裹着浓郁的庄稼气息的味道,奇怪的是,现在虽然也经常回到老家,那条曾经的泥泞小路经过修整,虽然已经变成了水泥路。但是两边的地里,仍然会按季节种上庄稼,而我却再也没有闻到过那样的味道了。也许,那些麦苗的味道,就是妈妈身上的味道,如今,妈妈没了,自然就不会再闻到那般沁人心脾的香味儿了吧。
  有时候也会想,妈妈的一生,过得甚是艰辛,去往另一个世界,她应该过得无忧无虑,无病无灾。而我所谓的思念想念,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心意能有一个寄居之所,并没为她着想半分!希望她投生去到一个美好人家,过上美好的日子,不再为我们这些不成气候的儿女担忧,劳心伤神了。
  今生,我们在各自的世界彼此安好。如果有来生,希望我们还有缘份做母女,相亲相爱、做对方生命中最忠诚的守护者。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泡温三记
下一篇:井冈山朝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