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走走

走走


  一直觉得走走这个词最具清韵,仿佛一滴瓦檐水滴在古老的石坛中,只有清越,别无他意。是那种不带丝毫目的的淡定与悠闲,只是放出脚步,放出心,享受人生该有的一些状态。
  走走,大多选择在饭后、工作之余、闲暇时日、甚至忙里偷闲的片刻,独自一人,或一俩人,或一群人,不紧不慢地走出工作场所,走出家门,去到林荫大道上、竹林小径边、花圃幽深处、湖岸庑廊间……远观近看皆默默不语,抑或有几句闲言碎语,也随了脚步飘逸到身后去了。走走是不留痕迹的,他日再来,已不识昨天的路,抑或那路仍是昨天的样子,却没在意,仿若只是灵魂在走。
  走走,是不分年龄与时节的。那日傍晚,难得一聚的三个同事,不约而同走向了一条乡道。余晖残照里,皆是人匆匆来去的身影。农家正忙,人在采桑葚,摘番茄、辣椒、四季豆,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我们几个慢悠悠地走在路上,一会儿让三轮车,一会儿让货车,好不合时宜。说着往回走时,见一位老者,背着手,从拐弯处走来,轻悄悄的,悠闲闲的,阳光洒在他雪白的头发上,闪着金光,随他薄薄的衣衫,在风中随意翩飞着。老人清癯而矍铄,气定神闲,在一片绿野之中,有一股闲云野鹤的气质,煞是好看。他不时与人打着招呼,也只是闲淡的几句话。想必,他也是出来走走的。
  这个时节,天气不冷不热,花草树木一片葳蕤,到处生机勃发,是个出来走走的好时节。吹吹四月的清风,见见四月的庄稼,会会四月的农人,赏赏浮花浪蕊,这人间晴美的心情就在季节里一路蔓延下去了。
  走走,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习惯事儿。奶奶故去的前两年,已经没了多大力气。然而,每日里,她总是要挪移到大门外,看看她熟悉的人间风景。过往的行人问着她好,她亦不管人说的什么,全都软糯糯地回道,好,好啊!那落日熔金的晚霞,投下暖暖的光辉,仿若她脸上浮起的笑意。
  奶奶特别重礼仪,礼数周到。无论何时何人,只要要走,她总要送到门外,直到没法前走了,才停下来,定定地站着,目送人到视线之外。转身时,还要回头看两下。她后来行走艰难,还是积习不改,谁也劝不住。父母嗔怪她,她也只是摆摆手说道,没几步路呢,我就是想走走。
  走走,要有惯常的路径才好。乡村里,门外就是宽敞的水泥路,人家相邻,一路走,一路有人参进来,一路有人退出去,很少能一个人走的。走走就成了路上的风景,多少奇闻轶事也就在走走间传扬开来。城市里,走走就要费劲儿多了。首先要走出小区,还要看好红绿灯走过街区,七弯八绕,才到得了一个公园里,才能真正享受走走的乐趣。但在城里走走有一点最好,即便一个人走,也不会有人生出好奇心,拿一双怪异的眼睛盯着你。遇见熟人,也可打个招呼就完事了,啥都悠然自在。
  家门口的走走,是养进日常的事儿,跟吃饭穿衣一样自然,没有不适的。然而,远处的走走就要看一个人的习性与适应环境的能力了。邻居李大伯的儿子,人大毕业了留京工作,几次三番邀两老去走走玩玩。李大伯拖延着,迟迟不动身,儿子只好强行订了机票。可是,不到十天,两老就赶回来了。李大伯坐在凉台上,一个劲儿地吐槽,你们是不知道那个沙尘暴有多厉害,比成都的雾霾还惨,最关键的是雾霾不脏啊,那个沙尘暴可是见缝就钻。还有,矿泉水要五元钱一瓶,我们这里才两元。不要以为大北京多好,就是个烧钱的地方……李大伯觉得还是自个儿地盘上待着踏实,不想无故出去走走了。
  在他们,甚而更老一辈人的心里,人老归乡是一种传统情结。在异乡,感觉是“客人”,一旦回到家乡,身份就变成了“主人”,家乡的一草一木,都觉亲切、安怡。就像古代当官的人到了一定年纪要“乞骸骨”一样,乐也要思蜀了。每日里,一帮老友在一起,聊聊天,炼炼身,说说过去的事,吃吃过去的食物,环境熟悉,没有陌生感,就没有飘零感!
  依赖性强的人,喜欢走在熟悉的环境里。对于独立特行,惯于独处的人来说,环境并没有多大的拘役性。走走,更多的是寻得一个心里舒适,不必劳神劳力。
  于我而言,喜欢走在接近自然的环境里,有溪水流淌,有青草成野,树不要太多,没有阴森感,水不要太阔,没有吞噬感,至于花色,算是装扮,有甚好,没有也不缺憾。满眼皆是活脱清佩之景,要走便走,要坐便坐,一个人也好,几个人也罢,走走,全身就有了力量,心里氤氲着活润清恬,人也就成了自然的一部分。绿色是生命的颜色,常在自然里走走,人当会越长越年轻的,心也当回越长越悲悯的。草木心才是人本心。
  这样的走走,当是一种心情的出离,是遵循了心的需求的。出门,若是不赶时间,我大多选择火车,尤其是绿皮火车。坐累了,就站起来走走。眼前的人,就是一道耐看的风景。那些情态,那些言语,那些穿着,那些行为……不知什么时候就留下一道深刻的印象,会在某一天落字时,重现眼前。窗外风景更是如影视般不停地切换,山脉、河水、桥梁、路况、田地、树木、庄稼、城市、村庄……应有尽有,一幕幕退去,一幕幕迎来,络绎不绝。
  即便在一些站台上,也是有好风景可看的。乘客们拉箱挎包,步履匆匆,一拨拨来,一拨拨去,熙攘之声不绝于耳,奔碌之相挤满眼域,一幅幅人态风情端然眼前,亦是好看。乘务员站在车门口,有的冷漠麻木,一声不吭,有的忙不迭叮嘱,工作的好恶,一眼可见。若是停在野外,再好不过了,从远处的山势走向,平原规模,到近处一棵树的枝叶,一朵花的花瓣,都可悉数收纳眼底。要是正好有只小猫小狗摇摇摆摆走过,还可目送它到视野尽头,那俏模样便也在脑子里扎根了。这样的走走比直直奔着目的地去,枯坐几个小时有趣多了。
  周遭走腻了,可迈开双脚到远处走走。陌生的地方,陌生的面孔,陌生的景致,漫无目的,随心而走,哪里都是出发地,哪里都是落脚点,自由自在地放牧自己,也是天底下最惬意的事情。
  俗世里走够了,可以转移到精神世界中来,也不劳心,不费神,没有期许,只是玩玩,在心里单纯地走走。譬如在一个微雨霏霏的午后,于半开的窗前铺纸濡毫,端着色盘,心中山河搬移到宣纸上,心里那股豪气走舒服了,人之情怀自然也山河了。
  要不就屏气凝神,抬腕提手,挥毫泼墨,一幅娟秀的行草呈现在眼前,沐在雨后清新中,心怡之色,眉目里都藏不住。这走走的陶冶,也要无穷美下去了。
  再不就是单一地捧一本书,坐在吊篮里,旁边的小桌上放上纸笔,装一盘水果,读到入心处,誊抄下来,顺手送一块水果入口,酸酸甜甜,爽心可口,是嘴里的味道,也是心里的味道。要是兴致来了,打开电脑,噼噼啪啪,要不了多久,几千字铺满眼前,那个遂心快意,真是好极了。
  悦心事,不过如此。这种在心里了身脱命,逍遥物外的走走,足以释解所有的郁闷。尤其是在夜晚。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夜读闲书,漫不经心地消遣,檐外清雨洗尘,疲惫的羽翼因而收敛,磨砺的角质因而修复,心境怡然自得,心上走走的也就不期而至了,到梦里也是青山绿水的画卷。
  书读到妙处,恰如半亩心田种满了清欢,不会戚戚于贫贱,汲汲于富贵;没了灯红酒绿的迷惑,纸醉金迷的烦扰,风花雪月的缠结,如走在碧水青天下,像孩子一样天真,像春阳一样温暖,像天空一样宁静,满心满眼都是这个世界的干净与亲切。
  这样的走走,是遇见自己了,是人生里难得的臻美。
  
  2021年4月24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