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人格的魅力

人格的魅力

我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地去考虑过:一个人的人格魅力到底可以庞大到什么程度。或者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于一个人的人格魅力和人的魅力这两个概念是混淆的。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使我真正地感觉到,一个人的人格魅力是那么的令人无法抗拒。
  
  一
  四月二十日,我收到一位文友发来的消息。那条消息是下午发来的,我在晚饭后打开手机才看到。消息这样写:“企鹅叔叔好,我是云若嫣的女儿,这是我用妈妈手机给你发的消息。她经常向我提到你。她说,在她的心里,早已经把你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我发这条消息是通知你一声,我妈妈于今天中午1:27分去世了。”
  读完消息,我瞬间麻木,呼吸也跟着停止了,似乎整个人已经被凝固在空气当中,就像一段儿会流泪的枯木。几分钟后,我从死了一样的思维里醒过来,然后,再次去核实消息内容。当然了,我之前看到的那几行字,确确实实没看错。
  那几行字真的在说,若嫣姐,去了。
  我十分清楚,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何况这条消息又特别提示是若嫣姐的女儿发过来的?即便如此,我还是抱着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希望去验证此消息。或者,我可以看到若嫣姐发来一个调皮的笑脸。
  要知道,人世间发生的很多事情,根本没有“或者”这两个字存在的位置。我得到的回复,让我仅存的一点儿点儿希望也彻底破灭了。若嫣姐的生命,确确实实定格在了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下午一时二十七分,这也是她刚刚过完人生第五十八个生日后的第二十五天。
  不可能的,她不可能连一句最简单的告别也没留下,就这样轻轻地走了?正如与她初识那样,也是轻轻地来。
  毫不隐瞒地说,从认识若嫣姐那天,直至收到她去世的消息那一刻,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根本谈不到她本人有多大的魅力。我只是在梳理与她交往的点点滴滴里明白了一个道理,她真的是一个具有强大的人格魅力的人。
  
  二
  与若嫣姐相识,似乎是偶然里的必然,应该属于“老天安排”。
  记得那是去年夏天的时候,我有一文友在都市头条里创办了“诗书文化传媒”这个平台,专门为一些喜欢文字的朋友发文,同时配有朗诵老师。刚开始的时候,我被文友邀请去平台审核稿子,拉我进了“诗书文化传媒”作者总群。一点儿不谦虚地说,让我负责审核稿子?就和“赶鸭子上架”差不多。因为,我对现代诗歌的理解和别人不同。用一句最直接的话说,我不太喜欢那种刨开坟墓捡不出半块骨头的口水文。因此,我在审核稿子的时候经常有审核不通过的诗歌。当然了,对于一些用词不太准确的文章,我会特别提示一下。
  云若嫣是后来才被他邀请进群的作者,她的文字让人读了特别舒服,并不是纯粹地为了写诗而写诗那类诗人。对于若嫣姐诗歌的特点,我实在没有用文字表达清楚的能力。
  为交流方便,我添加了若嫣姐的微信。云若嫣这个名字是她在美篇注册的笔名,微信里,她的昵称叫锦瑟。
  通过微信得知,若嫣姐是美篇平台一个圈子的圈主。她的圈子很大,关注的人数特别多。后来,美篇所有圈子都要升级为话题,若嫣姐顺理成章地成了话题主持人。
  美篇话题的主持人要为自己的话题取一个名字。若嫣姐美篇圈子里的文友帮她想了一个名字,后来被美篇否定了。她知道我在美篇里曾经走过一个圈子,于是找我帮忙想个好一点的话题名字。
  那时候,我对若嫣姐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她的文笔,我十分清楚,是不可能连一个名字都想不出来的。这次,为了一个话题的名字,居然来找我,想必她是十分注重这个话题的名字的。
  我经过仔细琢磨,针对若嫣姐的特点为话题取了“心灵诗语”这个名字。她对这个名字十分满意。从此,美篇里多了一个“心灵诗语话题”。
  话题成立后,主持人需要对所有来稿进行审核:什么样的文章需要“加精”;什么样的文章需要“推荐”;什么样的文章只能“通过”或者“移除”。
  由于话题刚刚创建,对于所有来稿的审核,若嫣姐拿捏不太准,并且投稿越来越多,最后,她又找到我,让我帮她一个月,等到话题捋顺了就让我退出。她的诚意再次让我无法拒绝。从那天开始,我被她认命为话题管理员,随时可以进入后台审核投稿。
  我在审核稿子的时候,把一些是否加精、是否推荐、是否通过和必须移除的模糊文章说给她。当然了,每次都会收到她十分真诚的那句“谢谢”。
  若嫣姐每天都在乐此不疲地审核着所有投稿话题的文章,平时没事的时候,她很少找我。用她的话说:只要我自己能够处理的事儿,不会去麻烦你。
  
  三
  因为若嫣姐太真诚了,我们偶尔会聊一些与话题无关的事。一般时候,她很少提及自己的一些事情,我只知道她女儿是写网络小说的。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
  有一天,她给我发消息说:可不可以好好教教她女儿怎么写小说,希望我这个做舅舅的不要拒绝。
  当时我在想,“舅舅”这个称呼是很严肃的,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就成为人家舅舅呢?对于若嫣姐的说法,我没赞同,也没反对。因为我十分清楚地知道,我这点水平根本不能为人师。添加她女儿微信后,只是简单说了一些我对小说的理解,根本谈不上教。后来再也没有联系过,甚至,我都忘了她女儿的微信名字。对于这一点,我真的感觉到很惭愧。
  记得那是春节刚过完的时候,为了话题能够发展得更快,若嫣姐准备搞一次话题征文。为这,她再次联系我,让我帮忙拟定征文题目以及一些征文需要的注意事项。在征求我意见的时候,她也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我。最后,我按照她的思路拟定了“心灵诗语话题”第一次征文。征文题目是“咬开的元宵掉出一首诗,是什么味道?”那次征文,我只写了导语和结束语。征文所有来稿、包括制作,都是她一人完成的,并且还在开头最醒目的位置注明,编辑:想飞的企鹅。
  第一次征文,受到很多美友的关注。因此,心灵诗语话题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美篇里著名话题。那一次征文,若嫣姐付出的太多太多。而我,只是一个没做任何事情,最后还佩戴了一朵大红花的人。在此,只能对姐说一句:对不起。
  有了这一次成功的征文,若嫣姐更加努力了,经常为了话题工作到凌晨。而我,由于准备盖房,根本顾不上去审稿。当她得知我要盖房的时候,经常叮嘱我要注意休息,不要太累,话题的事情她一个人就可以处理。我告诉她,再找个合适的管理员把我替换了。可是,她就是不肯。那个时候,我应该多劝她休息才对,对于这一点,我真的感到十分愧疚。
  因为有了这么长时间的了解,我们真的变得如姐弟一般。我们聊到生活经历,人生态度……,通过聊天,我了解到若嫣姐的一些家事。从她口述里得知,她的生活并不像她写的诗歌那样美好,而是十分坎坷的。甚至,她所经历的那些坎坷,完全能让一位男人丧失生活的动力。
  若嫣姐祖籍苏州,退休人员。母亲去世后,她和父亲被唯一的弟弟赶出家门,从此过上了四处流浪的生活。最终,父亲客死他乡。她背着父亲的骨灰、带着女儿,从此过着无依无靠的生活,唯一的愿望就是有一天把老父亲的骨灰送回苏州,让他入土为安。这就是她人生的一个梗概,至于别的,说了会更伤心,不提也罢!
  
  四
  随着春天的脚步愈来愈近,若嫣姐想再次搞一次征文。她在征求我意见的时候,我告诉她,这个时期没有特点,找不出更合适的时间点,不要搞命题文了,可以围绕芳菲的四月为主题去征文。她十分开心,依然给我发来一个“谢谢”的表情。
  第二期征文圆满落下帷幕,效果比预想的要好很多。这次,若嫣姐依然把我的名字放在了最醒目的位置。
  通过这两期的征文活动,我更加敬佩若嫣姐了。在单位做饭的时候,我会拍一张照片给她,并且注明“姐来吃”,再附上一个调皮的笑脸。每次发过去的时候,她总会回我,“马上”。
  若嫣姐说的“马上”确确实实把我骗了,也许,这是她人生第一次想骗人,或者是无奈之举,就把老父亲的骨灰运回苏州,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都还没有实现!
  若嫣姐真的去了,再也回不来了。美篇里的作者铺天盖地地向我询问她的情况,我一一作了解释。能够感受到,那些作者对于她的离世都很惊讶,表示非常痛心,好多人主动添加我微信,让我转交给若嫣姐的家人一点点钱,以表相识一场。我知道,那些人和我一样,他们和若嫣姐也是未曾谋面的文友。
  后来,话题的好多老作者让我肩负起“心灵诗语话题”今后的工作。因为,在他们心里,我是唯一一位能够承担起这份责任的人选。我回复他们,我不想,并且准备卸载美篇,再也不想留在那个令我伤透了心的地方。我找到美篇小助手,告诉他们,“心灵诗语话题”不再收录任何稿子,并请求他们不要撤销话题,保留原样就好。我这样的要求得到了美篇官方特批,他们同意“心灵诗语话题”保留原样。
  当我卸载美篇的时候还在想,若嫣姐的一生都做了什么?想来想去,只是感觉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真不知道我是哪里做错了,如果告诉我,我会改。”也许,她最大的错误就是太软弱,无论做任何事情总是先考虑到别人。
  虽说和若嫣姐认识时间不长,并且还是在虚拟的网络里认识的。但是,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她是那样的纯粹,那种纯粹,应该就是一个具有足够人格魅力的人所具备的。
  与若嫣姐的相识是我一生的荣幸,小弟缀诗一首,以表伤别之心。美友他乡寻鹤去,未留半纸别离书。含悲泪洒三千里,惟愿仙庭少客居。
  愿姐天堂一切安好!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回家
下一篇:祝福!南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