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祝福!南湖

祝福!南湖


  20虚岁那年,已经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三个年头了,当时我所在的工作的单位是平和县供销合作社,我被县委组织部抽调到福建省平和县崎岭乡南湖村当县委山林权工作队,同行一起而去的本单位的干部职工有三个人:赖水淑、朱庆秋、张信益,另外一个人是县食品公司抽调去的,名叫蔡舜民。赖水淑任县委工作队队长、是我们县供销合作社新调上任的副主任。
  我很清楚地记得,我是1981年9月18日进村的,9月22日发大水,我们就住在(庵里)也就是大队部、简称“庵的”。
  当年时任大队党支部书记叫陈清溪,大队长叫林成万,副大队长叫周英才。
  青春年少,少年壮志不言愁是当年的体貌特征,况且当年多少还带有一点朦胧的情愫。
  大病三年,直接剥夺了我考上大学的机会,于今而言,我在文学、音乐、书法、画画上的创作和坚持,都是自学的,当然不乏有很多老师的指导和帮助,提携和拔正。
  南湖,我们一住就是半年,因为是去分自留山的,所以做每家每户的自留山的“四至”,造册存档,这工作是很繁重的,这必然就要有一手好钢笔字,所以大队当时抽调了周英才和林朴通来协助大家一起造册书写,乡里抽调了林业站站长林添衍来协助编册。
  土坑仔组、大幕山脚、楼仔埕这三个小队的自留山都是我陪大队干部去分的。
  一晃四十周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南湖,这个掷下了我多少青春和年轻少年梦的地方,我是孜孜不忘的,痴痴上心怀的,也是一往情深的。
  我的至交,当时时任大队长的林成万,曾经带我到往桂竹村的居高山处,纵览南湖地理村貌,整个南湖村真的很像一把琴,所以南湖地貌也谓“琴地”。
  这里地灵人杰,出了不少才子佳人,恢复高考考上大中专走出去当干部的不乏其人,不在少数。
  前几天,我驾车去了南湖,找了老朋友、老至交林成万、周英才,首先我带他们去了桂竹村,桂竹村是革命老区,1982年我转四·三二县委工作队的时候在这里呆了两、三个月。
  如今的桂竹村,一条小河的两边的溪堤都恳垒了起来,变化很大。
  古民居、古村落被保护起来了,以后逐渐开发,肯定会成为著名的旅游胜地,我跟当年的大队干部叶大北说,好好开发,以后桂竹会红红火火、水起风生起来的。
  南湖,还有一个业余潮剧团,当时打扬琴的曾庆臻老师已经辞世了,可惜我今天想跟他会会琴艺,已经是不可能了,终只能是“梦里相见”而已。
  如今,我是拥有钢琴一部、扬琴一部、古筝一部、二胡五把、小提琴一部、电子琴两部、板胡一把等等乐器齐汇的音乐大户了,可惜如今的“南湖潮剧业余剧团”,听说今天已经是私人在经营,已经不同以往,物况殊异了。
  一眨眼,弹指一挥间,林成万已经71虚岁了,周英才70虚岁了,老书记陈清溪、与我一起去土坑仔小队分自留山的大队支委兼民兵营长陈阿恒都已经辞世了,我每次去南湖,都是林成万、周英才陪在我身边,叙酒叙旧,往事依依,自然也在酒中杯盘交错,一起升华了。
  林成万和周英才和我最合得来,因为我们当年都还年轻,很多爱好也不谋而合,自然是“越老情越弥坚,越老越思往事”了。
  每次去南湖,都与当年的大队老干部、老同志叙旧叙寒,而这一次,林成万还特地叫来新任的、旭日初升的这一届的大队书记和村长,与我们共同探讨了好多以后南湖的发展大计,所以,一个晚上就这样匆匆而过了。
  南湖,是我始终忘不了的地方,这里的人、这里的情,这里的山光水色,这里的明媚宜人,还有这里的“万长”,大家都亲切地称呼林成万为“万长”,他后来担任了很多任的大队党支部书记,周英才也当上了大队长。
  “往事依依叙怀欢,几杯清酒润心间。多少霜发头上染,四十年后变化繁。”几杯浓酒下肚,伴着浓情,一起在心中荡气回肠,多少话语,谆谆诱上雄怀,苍山犹在,人虽易老,但这不变的情怀,不变的感情深浓交厚,依然是:“恰如大幕山,永屹在南湖!”。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愿南湖蒸蒸日上,虽然尘怀依旧,但事业的向往,南湖的发展,还是重中之重的事,但愿新老几辈的大队干部,一起为南湖的发展,谱新篇,开新路,种新果,开辟出更美的南湖的新天地,光辉灿烂的南湖的新明天。
  祝福南湖
  
  2021.4.24.
  
  写于漳州。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