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赶集

赶集

喜欢四月的春天,喜欢春风中飘飞的杨花。杨柳舒展开着无限绿意,给扑进大自然怀抱的人一个个甜美的吻。和着布谷催春的歌声,我们骑着电动车出了村子,向着集市前行。今天去的地方属于丰南,名字叫爽坨。尽管有十来公里的距离,还要穿过迁曹线和几个村子,可对于我们来说也不算太大的事。
  这个集市有一定的历史,是和司各庄、扒齿港(jiang)、茨榆坨等齐名的大集市。几十年前,每逢节日,村里的人或赶着牛车、马车或推着独轮车去赶集,那情景就像过年似的。我坐过牛车,欣赏过拉车老牛那缓慢优雅的神态。我也坐过独轮车和排子车,但更多时候,我是步行去赶集的。坑坑洼洼的道路承载着穿着朴素,满面烟尘的人们。那些因为赶集而兴奋的人,就像老电影中黑白的画面一样陈旧,但却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后来,一个个集市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那种新鲜感也逐渐掩盖了大集原本应有的风貌。我成年后的某天,父亲赶着牛车潇潇洒洒的神态被定格,最终成为了永恒。
  我成年后就很少去爽坨了,因为我家附近就有集市,所以到爽坨或更远的集口,就成为了蜷缩在记忆里可有可无的东西了。唯有想起父亲,想起赶集路上的情形才会把那个地方提上来。
  前几天,听说爽坨集花生种卖得快,价钱也挺不错,而我恰好有点花生种想卖个好价钱,就打算到那里把花生种卖掉。商量之后,妻很高兴地跟着我一起去。风儿青青,杨柳垂情,疾驰的电动车就是我的青骢。梦中的芳草叠加成路边的诗话,向着快意在路上的人儿卖弄着风情。
  脚下光滑的水泥路仿佛是一个帐幕,想把过去的痕迹遮掩,每一条沟沟坎坎的印迹,却从我的记忆中寻找对应着它的坐标。我向她讲述着地名和方位,仿佛这不是一次匆匆的路过,而是一次怀旧的旅行。她细细品味着每一条土堎,每一个沟坎。弯弯曲曲的直线蒙上了绿色,鲜嫩的草尖上,一颗颗珍珠般的露珠充盈着阳光的风采,跳跃着心中的童话,把梦延伸到思绪够得着的地方。
  我不知道她的情思是否随着我的话题缠绵,不知道她穿插在风里的梦是否被绿色萦绕。几天前的那场雨,曾经像她一样将周围的世界缠绕吗?不过就像过往云烟,所有的一切被干涸的泥土尘封,大地的表面除了露珠附庸的晨的优雅之外,给人的感觉就是干。
  时间风干了沟渠里的水,充满智慧的人就想方设法抽取大地深处的乳汁作为替代。种花生少不了水的浸润,一块块黄色的土地上,人们用水管、喷枪从地心深处截取了水。那飞扬在阳光下的水雾多么壮观和美丽,当它把黄色的泥土变成了深褐色,当我们赞叹人的神奇的时候,内心也升腾起了思考和疑问。以前那流淌在沟壑里的清泉就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吗?
  播种机与人的忙碌构成的诗情画意震撼着田野,震撼着这个时代,我的目光与之交集。嘀嘀,急促的汽车声传来,把电动车往边上靠靠。线条优美的汽车小心翼翼错了过去,一个小小的转身向远方奔去。两轮的、三轮的电动车从岔道跑了过来,汽车和电动车的洪流涌向了同一个方向。一阵莫名的感慨,几十年的光景,牛车马车手推车的时代就淹没在历史中了。当年粗布做的,染成蓝色绿色的衣服没有了,斗笠草帽等标配都成为了过眼云烟。
  又一辆四轮拉货的小汽车从身边蹭过,车上被苫布遮盖的货物映入了我的眼帘。吃的用的玩的,各种货物就像调皮的孩子炫耀着自己的玩具似的。去赶集了,去赶集了,飘在心头的期盼和着初晨的太阳,已经把我的心渲染。
  穿过了那条来自北方的小河,与葱茏在河上的树木打个招呼,熟悉的林带护卫着这个历史久远的村庄。到了,到了。兴奋不已的她重复着这两个字。河岸上的街衢沿着视线向前伸展,红色白色的院墙静静地排列在街衢的两侧,像端庄好客的主人迎接着来往的客人。新建城的房屋镶上了白色的瓷砖,华美的红色和蓝色的防盗门透露出了现代建筑的高贵典雅。这就是现实中的爽坨,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已经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又是几百米的距离,一条崭新的油漆路向北消失在了绿茵丛里,马路上熙熙攘攘的车辆承载了无数的欢声笑语。人们来自四面八方,用同一种心境直奔理想中的圣地。
  顺着东西方向的马路一直往西,街边已经零零星星地竖起了简易的锅灶,放了一些桌椅,油锅内几根翻滚的油条炸成了金黄色。摊主手里的两根长条木来回翻弄着,就像嬉戏着水中的鱼儿那样轻盈敏捷。已经有几个人坐在桌子旁品味着这里的美食,从农忙中抽出身来的人啊,就需要这样闲散和优雅。偶尔与旁边的人聊上几句,话题抛开了地里的农活,从快手到抖音,不时有新的话题在屏幕上与人分享。
  顺着街上向西,已经看到了横在马路边上收花生的车子,车子旁边堆着的十几袋花生米说明老板收获不小。有很多车子围裹在他周围,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与老板讲着价钱。而老板在售卖人的指引下穿梭在电动车之间,挑剔的眼光在打开的袋子里面晃来晃去。粗大的手插进袋子里,抠出一把又一把的花生米和表面的比较来比较去。翻弄的花生米,就是翻弄着自己的生活,细细品味中,看时间的流逝。卖花生的人认真答对着生意人的挑剔。习惯与这些人打交道,彼此之间仿佛形成了某种默契。
  过!过!过!仿佛是一种信号。人们卸下百八十斤的袋子,过秤、倒袋、算账、数钱。如释重负的人们开始到真正的集市上去。
  已经没有太远的距离。这里仿佛是一个门户,而守在这里的收花生的贩子,就是这个集市上的桥头堡。
  已经见识了这个集市的小花絮。到了马路的西边,向南,两旁的门面和店铺,正在以新的面貌迎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马路边上的车子已经停了很多,摆开的摊位上,丰富的商品让你眼花缭乱,新鲜的商品洒满了春天的气息。
  让自己成为春的气息中的一个小分子吧!飞去你的心里,和那满地的花香一起成为春天里最耀眼的风景。穿过门市连接的罅隙,那个巨大的广场澎湃的激情,就是无数庄稼人心中的浪潮。淹没在这洪大的浪涛里,我们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宁静端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