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爱恨情仇

爱恨情仇

初恋的梦,沉醉于她那甜甜的酒窝里,还有窗外一枝带剌的玫瑰,锥得扎心的痛。被清晨一缕阳光轻轻打捞起。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一路平铺直叙,又一路此起彼浮。惊觉之时,已是花开花落,转眼银丝已爬上额头。
  
  飘浮如烟的梦,盘绕在心底的她,已眷恋我50个春秋,满头霜雪述说我俩的故事,铭刻在每一条记忆的神经线上,被风刀霜剑劈成一部《爱恨情仇》。
  
  50年前与她一块下乡插队,在县上一次知青文艺汇演中,我俩同台演出,我饰大春,她扮喜儿。获奖后,我俩捧着酒杯,苦涩酸甜的杯中酒,醉走了她,推荐去了四川音乐学院。而我泪流一江春水,捧起一朵梅的暗香,多少个春暖花开,她的词曲已开满我的家乡,四年里,每逢家乡鸽子花开的四月。她同我醉卧洁白花丛,淹没了红尘是是非非。时光的陌上,总有避之不及的错过与过错。尘缘如水又如歌。而我们应该面对的,是把流年的悲喜,一一交付于淡定与平和。
  
  熬过寒冬的人倍感太阳的温暖,受过爱情创伤更知恋情的珍贵。她为我拒绝在校老师的纠缠,不顾父母再三阻拦,一个省委书记的千金,甘愿与我这挖大土的儿子走在一起。我心绪在杂乱中得到了平静,在平静中感受到真爱。品过人生苦味的酒酿,方知她给了我最美的甘甜。岁月匆匆,持一份安恬,拥一份希冀,我想。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走过长冬漫漫,我们又如约走在春天里。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走过长冬漫漫,我们又如约走在春天里。许多景致总是随流光轮回更替。一声惊雷,炸伤了我美美的心,此刻,烟正消云正散……我同她上演了一场《雷雨》,她.........。
  
  从此,我像天空中孤雁,哀叫哭泣。我恨当初我不该扮大春,应演黄世仁,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随风吹而去,多少记忆渐行渐远。风沙遮过流年,青苔覆盖岁月,而那些年中走来的我,决不会由一个相知,相遇,相爱走在一起,而我会是另一个自己。
  
  年年家乡杜鹃啼叫,鸽子花开,却吹不醒老天慈善的眉眼。她两眼眯缝对我冷眼。企盼蛰伏了一季的枯寂开始清新明丽的心情速续生长着欢乐欣喜。却又被恶风剪断,捧一抹阳光的暖,抓起那些轻盈和婉转悄悄落满心田的梦与多情的期待情意却已被春风删改。
  
  我举鞭恕目,笑问苍天?可不可以,借这美好的春日,让我赴约一场洁白,喜迎满树白鸽飘飞。可,花开依然难入梦……
  
  密云遮起阳光的日子,烟锁重楼,昨日的春暖忽已下落不明。无情的光阴削去了我酝酿多年的催花雨。缠绵的情丝早早挂在四月的诗意里,铺排一路深深浅浅,坎坎坷坷的缘分,聚散离合,铺成了一部《花落花飞》。
  
  世事难料。今年四月鸽子花开,杜鹃吼醒了老天。走过时光罅隙的我,遇到了银遍青山,我在赏花人海中搜捕,哪怕一缕风,一叶树,一片草.........。
  
  杜鹃说,是岁月,留下的真实痕迹,是浮世,难寻的简约美丽。才会使人心动不已。多少人,从最深的红尘,脱去华服锦衣,只为匆匆地,赶赴这一场花开的艳遇。我像南飞的归雁,啼叫云端。纵算片刻的相聚,我依然可以,凭借这四月花开的清香,回味昨天的她。
  
  年华似水,流年若梦,今天惊鸿一瞥的遇见,光阴的手再一次推开一季春的明媚,为我迎来她那双眼睛。她摸着我刻满皱纹的额头,看见我龟裂的手,滚出了泪.........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