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飘香的思念


  夜越来越深,墙壁上的电子日历表,一闪又一闪,记录着时光的流逝;窗外的风儿,时不时地拍打着窗户的玻璃,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趟过家门口的公路,偶尔有一辆夜行的车子疾驰而过,其车灯发出的光亮,将漆黑的夜空划破。
  轻轻地推开房门,走向院子,闯进黑夜,向我迎面扑来的便是一阵芳香的梨花香味,不经意间穿进鼻孔里,深入到心扉里,这是来自果园梨树梨花的味道,在这一段时间,果园里的各种梨花开的正艳。借着灯光,去了一趟在房间后面院子的卫生间,便匆匆回到自己所在的房间里。走进房间,却迟迟不能入眠,思绪也随着满院的花香飘向了六年前,也就在那个梨花飘香的夜晚,时光带走了奶奶的生命,她的一生从此画上了句号。
  窗外的风儿吹的似乎更紧了,一会儿便听见雨滴击打玻璃的声音,贵如油的晚春雨,这时候随着风儿,开始缓缓飘落了起来。六年前的那个夜晚,也如同今晚,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停,似乎同样在寓意着什么。
  靠近房间侧面窗户旁边的一棵梨树上的一些花瓣,在风和雨的鼓舞下,争先恐后地爬到这个窗户的玻璃上,在房间灯光的照亮下显得格外耀眼,它们似乎想要在这个寂静深夜陪伴我一会儿。但在七年前,有几个月的时间里,老家偌大果园院子里的所有果梨树,只能陪伴着奶奶她老人家一个人。那年,我和弟弟在外求学,父母因为生活原因,不得不外出谋生,由此,只留下奶奶一个人生活在家里,操持着家里所有的大小琐碎事情。奶奶是一个极其勤奋的人,她老人家一直都是闲不住的,每次和奶奶通电话,她大多都在老家的院子里独自忙前忙后,不是做这个事情,就是干那个事情,果院子里每一棵果树下的杂草都被她老人家收拾的格外干净。如今,因为一些原因,老家的院子被我们搁置的时间越来越久,一些杂草也乘机占满了一些果树下的空闲角落。
  在老家院子里有好多样果梨树,其绝大部分都是爷爷奶奶生前一棵一棵的经过长时间累计种下来的,这些树木无不侵透着他们二老的无数心血,同时这也让我们兄弟姐妹们从小到现如今没有缺过吃水果。这些果树,更是他们二老的心头肉。在我刚上小学时,老家的宅基地迁移过一次。新迁移的地方靠近公路边上,但也需要砍掉好几十棵果梨树,腾出一块大的空间来盖房子。清楚地记得,那时在砍每一棵树时,爷爷奶奶那种极其心疼的样子,可能将永远无法忘记。但为了新的宅基地,他们不得不忍痛割爱,砍掉了多年以来的一些心血。让我也十分可惜的是,我们为了新的宅基地,有好几个品种的果梨树都难以保留下来,在果园里它们从此绝种了。记得有一颗特别好吃的小栗子树也被无情地砍掉了。后来,无论如何,再也找不到那棵栗子树的源品种了。而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从那时起也便成了我们脑海中永久的记忆味道了。
  几年时间过去了,老家又新建了房子,家里每一个房间格局的几次变化,有关奶奶生在时候的物件,几乎已经没有了。果园里的果树则是奶奶他们二老留给我们全家最宝贵的财富,每一次到果树成熟采摘的时候,我们总会在不经意间谈起奶奶和爷爷来,说起他们种这些树的事情来。而老家院子的这些果梨树产出的果实,不仅让我们在吃水果上不缺,同时也为我们经济上补贴了不少,每年产出的果实,一大部分都被换了钱,成了我们在上学时候的费用和各种开销。
  这些果梨树也成了我们家院子最美的装饰品。每年春季,也就是这个时期,梨花、桃花、杏子花等开满整个果园,花香飘满整个院子,飘向每一个房间里,而雪白的梨花、火红的桃花似乎也为果园穿上了最美的“衣服”。
  在我的心里,奶奶和爷爷的身影便是这个院子里最美的身影。现如今,两位老人家已经离开这个院子多年了,而奶奶离开她老人家一生倾尽所有的这个果园,也已经有整整六年的时间了,偌大的院子,布满果梨树的园子再也不会有她老人家的脚印了,也不会有她的声音了。今后,无论果园里梨花的花香再有多么的浓香,这些果梨树再结出多少果实,她老人家再也吃不到,也看不到了。
  奶奶坟头上面新的杂草,又一次被春分吹绿了,在这六年的时光里,这些杂草被我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奶奶活着的样子被我一直深深的记在脑海深处,就像那些果梨花,飞雪敝日,纷纷扬扬……
  
  写于2021年农历3月12日晚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美诗,美词,美了春
下一篇:车轮滚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