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诗和远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本刊物上看到了有人提到我母亲的名字“太行飞剑张凤英”。据我所知,母亲的这个名字的全称是独有的,没有人重复使用过,于是我仔细读了下去。
  她出身于遥远的太行山区,是一位研究、讲授会计专业的副教授,但是她喜欢写散文,她写散文总是喜欢写咱们烟台,写烟台的街巷、烟台的传奇、烟台的山、烟台的海、烟台人的脾气、烟台人过日子、烟台人开店铺……她简直比土生土长的烟台人更熟悉烟台、更钟情烟台。她曾家住烟台,她的爱人是烟台人,她年轻时嫁给了一位毕业于厦门大学经济系的烟台小伙儿。她和他是大学校友,因为都痴迷读书,他喜欢她,追求她。她跟了他,一分钱的彩礼也没要地跟了他。如今,她跟随有出息的儿子去了遥远的杭州,虽然不住烟台了,但是她的散文,依旧浓墨重彩地写烟台,好像烟台才是她的真正的出生地。她对烟台的感情像大海。
  我是通过散文认识张教授的。今年2月,编《烟台散文》春季卷,在邮箱里,有一天,我读到她的散文,共三篇,都是写母亲的,属于典型的“亲情散文”,我对“亲情散文”一向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她的亲情散文,写得真好啊,没什么华丽的语言,没什么别致的结构,只是信笔由之地回忆着,铺陈着,描写着,感概着,深沉的感情蕴于清白澄澈的字句中,供你品读,供你品评,供你品味,读完了全篇,就觉得还没读够呢,这就结尾啦?就觉得有个挺尖锐的感触,那就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才是举重若轻,什么才是大巧若拙,什么才是行云流水,什么才是浑然天成。大画家吴冠中有句大胆的论断是“笔墨等于零”,对散文来说,敢不敢下这样的结论呢——“语言等于零”?只要有了沛然澎湃、灼然滚烫的真情实感,即使用的是童孩般的呢喃浅语和农夫般的直白之言,一样会感染人、打动人,甚至比所谓的文雅的、生鲜的、尖新的语言更能感动人、征服人——这是张凤英教授的散文给我的启示。
  读完她的稿子,我作了回复:“张教授您好,您的’母亲’写得真好!我想用在《烟台散文》春季卷的’文香四溢’栏目里。”当天她就回复了,不长的“回复”里,让我感觉到她是一位谦逊、坦率的人。只有坦率的人,我觉得,才配写散文,才能写出好散文。从她的“回复”里,我还知道,她的笔名叫“太行飞剑”。我暗暗地惊叫了一声,天哪,我曾经编过她的稿子啊!那是2016年,在冬季卷的“胶东风情”里,我曾采用过她署名为“太行飞剑”的一篇散文,题目叫《鲅鱼水饺》,文中写足了芬芳鲜美的胶东饮食文化,但在饱满的饺子里,包着的主要情节却是当年日本鬼子对中国的无耻侵略,故事惊心动魄,构思够惊人,领域够宽广,传奇色彩浓郁,所以印象深刻。
  这几天,在“江山文学网站”里,我读到了张教授很多的散文,她真能写!每篇作品都是一如既往的朴素、自然、优美,每篇作品都照例散发着浓浓烈烈的烟台的山香海腥。我相信有很多的南方人是通过张教授的散文才认识了烟台、注重了烟台并喜欢上烟台的。在宣传烟台方面,张教授有功。她的散文,非常好读,看了第一行就拿不下眼了,每篇都注重有滋有味,素材有滋有味,情感有滋有味,生活哲理有滋有味,以至于我在留言中写下这样一句话:“好散文就应该这么鲜汁滴答、滋味鲜美”;以至于我在私下里曾对自己一遍遍地叮嘱:做事就应该像张教授那样执着啊,既然喜欢做这事,那就持之以恒地做,不遗余力地做,满腔热情地做,不怀私心、不怀邪念地做,管它什么这奖那奖呢,圆满地把自己的故事和心事写全了、写美了、写活了,写出了足够的文学味儿,这本身就是大奖!是生活和文学共同颁发的大奖!是自己给自己精心制作并隆重颁发的比和氏璧还要金贵千百倍的人生大奖!真正的奖杯是无形的!杜甫获过奖吗?李白呢?苏轼呢?蒲松龄呢?曹雪芹呢?几位爷们甚至连自己的作品集出版的日子都没幸运地赶上……但是既没获奖也没出书的他们,照样大师!照样丰碑!
  真没想到,读张教授的散文竟会汲取如此巨大的写作热情和生活动力。这才是收获!出于感激,我写了此文,恳求烟台人多多地关注一位正在遥远的江南热情地写烟台的女教授……
  读了以上的文字,我感觉对方比我更了解我的母亲太行飞剑张凤英,他对母亲退休以后坚持在江山文学网站写作的事迹给予很高的评价。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这不禁让我想起前不久《胶东文学》的编辑老师邀请我写一篇介绍作家母亲成长的文章,我好像流水账一样写了母亲十多年来的成长过程,草草写了一篇三千字的散文交差,题目是《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成长足迹》,我在文末写到“她是一个退休的文学爱好者,能走出这样一条文学创作之路,给我们年轻人树立了学习的榜样。采访结束了,我还是对太行飞剑张凤英有了新的认识。”从这个结束语不难看出,我对母亲退休以后在文学写作上的成长和进步理解是不够的,我远远没有认识到,文学写作是母亲实现了财务自由以后的“诗和远方”而是将其仅仅看做是一种业余爱好,一种类似于老年人广场舞一样的休闲活动。其实母亲是在追求自己的梦想。我忽然明白:不仅仅是年轻人有梦想,有“诗和远方,”母亲完成了她生儿育女的任务以后,也有时间和经历追求诗和远方。
  于是我积极支持母亲去参加高级研修班的研学旅游活动,给她订购了高铁火车票,还设计了具有文学特色的个人名片。母亲非常高兴拿在手里爱不释手,赶紧整装待发,那精气神让我感到她仍然是当年的兵团战士。不,一个新时代的文学轻骑兵。啊,我终于明白了,母亲她也有诗和远方!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刨山的人
下一篇:老家的岁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