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且以永日

且以永日


  一
  世界很美好,过好每一天。这是懂事后的我,在复杂的世俗生活中日渐明白的人生大道理。现在的我愈加懂事了,梦醒时分,随着灰蒙蒙的晨光,在浑浊的脑海中跳出的第一个念头必定是——今天或许就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世界很美好,要好好度过!
  最后一天应该怎么度过呢?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哈姆雷特”,人人心中都有一首时常哼唱的“好了歌”。就我而言,是按《相约星期二》里的莫里·施瓦茨教授在与学生的对话中,简化生命最后的思考,改写死亡的定义,强调生存的责任,平淡死亡主题的现实意义和美学意义。用最寻常的心情,最平常生活,让生命的结束成为最普通的一天,从而让死亡有了哲学意蕴。还是觉得自己也不可能如此从容地达到如此境界——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或许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瞬间完成的,死亡是突然而随机的,是不给人认真思考机会的。
  因于此,我还是提前设想一下吧:如果有可能让我对最后的死亡进行五分钟思考,我会把自己死亡的状态设计成“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意义,以期图解巴别塔变乱之溃,揭发人类理性的挫败之殇。
  少年时读过一千零一夜,好迷恋那些有趣的异国情调故事啊!成年后我发现,人类最早的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已经湮灭。古代七大奇迹——埃及胡夫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阿尔忒弥斯神庙、奥林匹亚宙斯巨像、摩索拉斯陵墓、罗德岛太阳神巨像、亚历山大灯塔,有些毁于火灾、有些毁于地震,目前就仅存埃及胡夫金字塔了。沧桑的历史,实在是无法言表的仓皇。
  一千零一夜里的巴格达,是我少年梦里的伊甸园,那里的人多么聪明,多么有趣啊!《阿拉丁神灯》《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等故事不仅是阿拉伯民间文学,更是全世界的文化珍宝——文化不分国界,文明不分时空。
  伊拉克是一个产生奇迹的地方,历史上曾创造了苏美尔文明、古巴比伦文明、亚述文明、新巴比伦文明……这份辉煌的遗产让历代伊拉克人自豪不已。萨达姆上台后,他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气定神闲地说,伊拉克在历史上曾经是“一盏闪光的指路明灯”。他执政期间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发掘、整理、保护和恢复历史古迹,在全国设置了一万多处古迹保护场所,在巴格达的枣拉公园原样复建了新巴比伦王国的“空中花园”。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可谓煞费苦心。然而,萨达姆死了,他被判了绞刑。
  我喜欢莎拉·布莱曼,是听到她的歌唱专辑《一千零一夜》而喜欢她的。莎拉·布莱曼是英国的跨界音乐女高音歌唱家和演员,是世界古典跨界唱法的历史革命者,被称为“月光女神”。《Harem一千零一夜》CD专辑是莎拉·布莱曼最具个人特色的作品,专辑以阿拉伯传说为文化基底,展开了一次最独特的音乐奇想。这张专辑还制作了DVD,为此,莎拉·布莱曼专程远赴摩洛哥、埃及等古老圣地,在许多优美的场景中拍摄,让这张专辑中的音乐配上动人的景致,呈现出充满奇情的画面及色彩。这张专辑不仅展现了她在作曲方面的才华,并且将她充满热情的创意构思、举世无双的天籁歌声,也都淋漓尽致地呈现出来。这张DVD是她历年来最畅销的专辑之一。
  看看这些充满诗情画意的曲目名称吧,这里有美丽、神秘、自由和爱。
  01.一千零一夜
  02.美丽
  03.神秘之日
  04.随时随处
  05.美好的一天
  06.自由
  07.战争不再
  08.你从不知道的事
  09.天堂里的陌生人
  10.公主彻夜未眠
  11.多美好的世界
  12.回家的时刻
  13.永相随(告别时刻)
  美丽的一千零一夜,美丽的巴格达,美丽的空中花园,美丽的少年梦……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里,却在生命里。在我生命最后五分钟的告别时刻,陶醉在多美好的世界里,与天堂里的陌生人一起相拥在回家的时刻——我与天使永相随!
  
  二
  人类的各类艺术成,灿若日月星辰,美如大地花开。就像是“诺亚方舟”上代表希望的鸽子衔来的橄榄枝编织的胜利花环,将“希望”高悬在奥林匹斯山顶上,高悬在喜马拉雅山顶上,高悬在乞力马扎罗山顶上,高悬在落基山、高加索山、安第斯山、冈底斯山顶上……耀耀人寰。
  胜利花环还是爱情的信物,可以环绕在爱人的颈脖上。我深刻记得,《世界文学》一九七八年第一期曾刊登了一篇印度作家古鲁珀·纳伽伐利的小说《胜利花环》,是描述印度耍蛇人艰难的生活和爱情故事——他们没有在大地上或者屋檐下建立过自己的家,仿佛在屋内不洁的空气里他们不能生存,而在辽阔世界的露宿生活中他们才能自由呼吸。这个家庭里相互之间的和睦,是金钱或地球上的任何东西都买不到的。
  耍蛇人的女儿恋爱了。按印度风俗,佩戴“胜利花环”是男女青年订立婚约的一种仪式。对于普天下姑娘的婚礼,应该准备鲜花扎成的花环佩戴在颈脖上。而耍蛇人的女儿,要准备一条好看的蛇围成花环来做胜利花环。
  这是一个悲剧,那个青年和耍蛇人的女儿都被毒蛇咬了,他们死后,象征他们结合的那个胜利花环,慢慢地蠕动着,向丛林游去……
  现在我懂事了许多,在我生命最后的五分钟里除赞美天堂外,还应该诅咒地狱——人间许多所谓的“胜利花环”,就像是一条条毒蛇,毒害着心灵,毒害的生命,毒害着大地,毒害着天空。那些人用毒蛇围成了炫目多彩的“胜利花环”,就是妄图用来自地狱的毒汁把人间毒害,费尽心思的把清水搅浑,让人们继续在谎言依赖症里昏昏活着。
  这本《世界文学》至今还在书房的柜子里陪伴着我,它依着我衰老的模样,渐渐泛黄。书柜里的那许多书,就是我生命中的“胜利花环”,它们环绕在我身体的每一部分,其中的“毒液”已经布满我所有的神经末梢和血液,我的皮肤早已由于毒汁不断渗入发青了。从我生命最后五分钟颤抖的心里,对这些“胜利花环”呼出“我的朋友”四个字,就是心灵中火一般的希望凝结,概括了世界上所有爱恨情仇的诗篇。我知道,总有一天,上帝会举起颤抖的手,拿着那个著名的蛇环,以极其痛苦的心情,把仍在发出咝咝声的这个胜利花环套在我的脖子上,让我永生。
  生命就是一次次的周而复始,人生的那些浅显道理,到头来都是“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的一串串悲凉故事。人的一生应该有多长啊?人生应该过什么日子呀?人们应该怎样度过这个漫长或不漫长的希望时光呀?也许,人生就是从童年时代起,终年在郊外的森林里游荡,在适当的时候捉一条好看的蛇,戴在自己和爱人的颈脖上,用那个象征胜利花环的蛇环牺牲自己,壮烈自己。
  电影《鸟人》中有句台词:要么飞,要么坠落,这是生命的规则;要么飞,要么坠落,这是展翅的规则。
  想起了去年那个纵身一跃飞翔的女孩安安,她是极限运动的女神,从天门山翼装飞行——飞向天堂。她的颈脖上有一个自己的胜利花环,无比壮丽和绝艳。
  ——网上流传的安安最后一跳的视频中,她穿戴整齐,站在直升机的侧门边,向摄影师比了“OK”的手势,随后跳出飞机。飞行的前两秒,她回头朝摄影师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便悬在空中,在云层之上,似乎在确定位置。飞行大约四十秒后,安安越来越偏离摄影师的镜头,往左侧飘去,摄影师向安安挥手示意,几乎同一秒钟,安安的身体在上升。大约七秒后,当摄影师的镜头再闪回左侧,只能看见左下方一个模糊小白点,向云雾缭绕的碧绿山谷间极速下降。
  接触极限运动后,安安经历了身边朋友受伤和离去,她主动签了一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她说,“希望一旦生活中有意外发生,也能尽最后一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
  我不知道她在最后五分钟思考什么,那是一次用秒来计算生命辉煌的过程。她在社交平台上曾写道——为自己而活,我喜欢外面的世界,喜欢挑战自己,追求超越生理极限的感觉,也追求跨越心理障碍时所获得的愉悦感与成就感。
  她是一个天使,来自于天堂,是展翅大地的女神。谨在此纪念安安!
  
  三
  今早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新闻标题是:印度疫情失控!守好祖国“南大门”。由此看来,二零二零年依旧是在彷徨中等待希望,最大的彷徨还是疫情问题,最大的希望也是疫情问题。这再次证明了人类社会的复杂——不是天灾就是人祸,而且是反复无常。自然的天灾是没有办法的,只能顺应,但许多所谓的天灾其实就是人祸,就和漏夜赶路人撞了鬼一样,只能自认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古人形容的苛政猛于虎,就是人祸大于天灾的惨痛可怜和无奈。所以,历史上各国的统治者都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作为头等大事,就是要把人祸伪以天灾,这就更加证明了人祸的可恶。当年欧洲封杀、追捕、流放、杀害布鲁诺、哥白尼、伽利略、伏尔泰、卢梭等说真话的人就是如此,因为他们代表着“欧洲的良心”,是启蒙的斗士。即使是在春天临近,冰雪已经在融化,远处的山顶还挂着象征希望的胜利花环,真理依然被遮蔽。
  许多重大的人祸前传都是“胜利花环”的后传,当人们觉得很有成就感和畅快感而弹冠相庆的时候,才起的高楼转眼崩离垮塌,新修的堤坝瞬间一触即溃,人祸成了天灾,天灾变成人祸。天灾人祸混在一起,善恶莫辨,处处都是“罗生门”,人们只能骂老天爷不开眼。网络信息时代,很多事件更是无比杂乱的“罗生门”,让人难以置信,也大开眼界。前一段有人想在国家的腹地深处引爆核弹,用毁灭全球来威慑假想敌;近期也有人要杀光拖后腿的几亿穷人,让国家摆脱累赘而繁荣强大。这种反人类的疯狂最终也没有一个定性的结论,而且很快就销声匿迹了,这就是网络的奇观——说来时如大水漫灌,铺天盖地;说走时又瞬间消失,无影无踪。这些事情不知真假,因为一些人认为凡是没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东西就不是真实信息。
  当然“乌合之众”也可以下意识地问一句:你能亲自看到、听到人类社会所有的信息吗?你是神?是鬼?还是超人?或是其它物种?人类的文明进步就是靠信息的代代传播得来的,可以说没有信息的薪火传播就没有人类的文明,不能亲自看到、听到的信息就不是真实存在事实吗?那还要历史书干什么!人们发现,历史上人模狗样说鬼话的人层出不穷、代代相传,还有一定的知识和社会地位,他们比一般人更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就是要扯着嗓子胡说八道,他们目的就是想混淆是非,把水搅浑,让人祸变天灾,把天灾变人祸,让晴朗的思想天空布满沙尘暴,让毒蛇编织的胜利花环迷惑人们的心灵。
  当然,总体来看社会是进步的。有时看起来一些事物是无望的失望和绝望,突然间就柳岸花明天开眼了,事物就有了转机。事实不断证明,人类社会的发展应该就是顺其自然,稍加努力,不可强求,更不可与自然为敌。普通人的人生状态很难把控,很容易成为乌合之众,所以才会有人利用人们容易患“谎言依赖症”而肆意说假话,让人们在精心编织的胜利花环幻觉里失去了自我。
  ——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失去了自我的人们普遍认为,数量,即是正义。感到自己力大无穷,不可战胜,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
  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过古斯塔夫·勒庞,也没有亲耳听到他在《乌合之众》一书中所说的这些金句。但我喜欢勒庞,认为他说的这些话发人深省,是理解当今世界的一个关键密码。勒庞的思想对分析的社会心理学产生过较大影响,同时也成为现代意识形态研究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当然,任何事物都有多重性,勒庞的理论也可以有各种实践方式,有人就利用它操纵乌合之众,如墨索里尼和希特勒;也有人也利用它来启蒙乌合之众,避免一些组织如传销、邪教之类,歪曲、利用、鼓动群体无意识行为,给人们的身心健康造成极大破坏,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
  
  四
  生活不相信眼泪,也不尊重决心和毅力。生活就是讲规矩,这种规矩很难知晓,也很难把握——人生就是一张不能重复使用的入场劵,是一架碰运气的赌博机。从几十年的人生经验来看,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总在发生,许多难以置信的故事一再上演,“好了歌”唱了一遍又一遍,到头来,虽然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然而,即使明知是飞蛾扑火,但也要前仆后继。
  中国的文化很多,人们说现在的儒家文化是被帝王们改造后的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主流。其实,无论是哪种学说,都会被帝王们改造的。那些庙堂捉刀代笔的师爷们,把各类文化抽取其中的一部分,篡改其中的一部分,再编造一部分,然后起个好听的名字,就成了相关文化的精髓。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用“胜利花环”来安邦治国,企图让帝王们的基脉传万万代,然后自己从这个皇家体制中受益,瓜分一些底层“韭菜”而光宗耀祖。
  许多帝王们其实就是一群文盲,不仅是不学无术,而且是贼胆包天。他们的能量并不是由于他的智商特殊,而是特定的社会结构把他畸变成了一个“超人”,从而形成了一个从上至下的特殊既得利益群体,必且在帝王文化的渲染下特别稳固。这其中的重要原因,一个就是文化人太喜欢依附了,有条件要依附,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依附。文化人最知道文化人的软肋,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是文化人害文化人,所谓的宫廷内斗即是如此。第二个就是社会底层的“乌合之众”容易被蒙骗,即使是所谓的农民起义,也是上层权力斗争在民间社会的极端形式,是流血的政治外延。成千上万的流氓草寇只是政治集团利用的对象,成了野心家们成功的垫脚石。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