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光影流年


  初夏的绿,透着浓得化不开的新鲜,像泉水一般清澈,像远古吹来的风一般静幽。绿荫真是制造梦幻的高手,将实的树叶和人影虚化在地面,光影在舒缓的摇曳中制造出空濛、迷离的场景。
  走在被绿荫过滤的太阳花里,有人看到的是流光,有人看到的是时间。我舒展手掌,闭上眼睛来感应时间的流动,太阳花落在手心,渐渐地,有一股暖流从手掌传遍全身,整个人都溶解在这光芒里。在无边无际的时间海洋,我似乎在想一些遥远的事情,又似乎什么也没想,只是暂时从现实的世界抽离。
  人不应该总背负着世俗强加于我们的沉重枷锁前行,人应该展开双翼自由飞翔。在这个普遍焦虑压抑、烦躁喧嚣的群体中,得随时清扫情绪和心灵的尘埃,把心田打开,放空,在宇宙的大爱磁场中,吸纳能量,让心在时光的滋养中,开满阳光的花朵。
  都说时间残忍,可以摧毁一切。多少人湮灭在时光的长河,连微尘泡沫都算不上;我说,世间只有时间最公正仁慈,你怎样对待时间,时间就怎样回赠于你。
  你觉得时间这东西,无声无息又无形吗?不,时间具有永恒的生命力,它是深邃的,有温度、有力量。人要想不被时间摧毁,消磨,就应该带着一颗诗意的心去生活,要不怎么忍受生活的沉闷无趣与辗轧?
  世界如此丰富多元,人生却是如此短暂局限。无论时光怎样流逝,追求灵魂的自由是人心深处永恒的主题,大自然、山水田园就成了人类永恒的庇护之所。
  睁开眼睛,你看到的只是有限的世界;闭上眼睛,却可以看到远古的过往。你想到谁,就可以乘着光影,穿越时空去看他。
  
  二
  有人说唐诗下酒,宋词伴茶,酒炽烈、张狂、豪放;茶清淡、内敛、含蓄。也许我前半辈子喜欢奔放恣肆的唐朝,而后半辈子更喜欢文艺风雅的宋朝。宋朝的人不擅长政治斗争,却是文化艺术的匠人,我仰慕的唐宋八大家中,宋朝就占了六位。无论帝王还是臣子,都极具艺术天分,写词、绘画、书法样样精通,哪怕是平民百姓,也追求闲静雅致的慢生活,“焚香、点茶、挂画、插花”成为生活日常。这种艺术氛围很令我神往。难怪英国史学家汤恩比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
  只是,逝去的无法还原,令人徒增惆怅。闲暇,我总喜欢一个人,悄悄地揭开岁月的封印,以诗为翼,沿着时光隧道,去寻一个人,觅一段景,在同一片天空下,去体验他们的喜怒哀乐。因为有了他们,一个人的光影流年并不贫瘠单调,反而有一种静谧的欢乐。
  我倾慕那些天生就带有传奇色彩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在时光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用生命的密度和硬度抵挡了时光的流逝,还用熠熠生辉的思想影响着后来的人。
  5月5日立夏,也是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我没有远足探幽访景,只是到了公园走了走。看着满园绿荫,想到了900多年前,王安石写的一首诗:《初夏即事》:石梁茅屋有弯碕,流水溅溅度两陂。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此情此景,如诗如画,生动传神,怎不让整日待在钢筋水泥笼子里的人向往!
  
  三
  那是江宁初夏的郊外,茅舍、曲岸、石桥、溪水被绿树安逸地簇拥着,偶尔传来几声悠扬的鸡鸣、呱呱的蛙声,更显山野的安宁祥和。桥下溪水清澈见底,看得清谷底圆润的鹅卵石和嘻戏的鱼虾。溪水潺潺,不停地流向西边的池塘。这是一幅天然的水墨山居图。
  远远地,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画中缓步走来,他上了石桥,在拱桥的最高处停下,向着金黄的麦田眺望、沉思。夏日的暖风夹着麦子的香气、青草的气息迎面拂来,他深吸一口气,紧锁的眉头舒展了,捋着胡须开颜一笑,心想:今年是个丰收年,老百姓有粮食吃了。
  他,就是被后人誉为“千古第一相”的王安石!从小跟着父亲宦游大江南北,养成了豪迈旷达的个性,天才少年21岁进士及第;中年大刀阔斧开展革新,意气风发,“宰相肚里能撑船”说的就是他,列宁称他为“中国十一世纪最伟大的改革家”。
  他的政治才能和文学造诣无论哪一项都可以让他名垂青史。他不知道后世将他列为唐宋八大家,他写诗并不只为单纯的抒发情感,他主张文道合一,强调文学的作用是服务社会的。
  他一生光明磊落,关注民生疾苦,他推行的“青苗法”本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好政策,却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在既得利益集团和执行者的操纵下,一个好政策成了官僚财团大肆牟利的工具,加重了民生疾苦,悖离了他的初心。
  改革失败了,他满腔热血付之东流。罢相后隐居钟山,号称半山园主,过着简朴的田园生活,写诗会友,参禅悟道。我第一次体会他诗句的威力,是从叶嘉莹先生笔下得知:《拟寒山拾得》风吹瓦堕屋,瓦打破我头,瓦亦自破碎,匪独我血流,众生造众业,各有一机抽,切莫嗔此瓦,此瓦不自由。这首诗让叶嘉莹从悲苦的命运中解脱,从此开启了她的诗词人生。
  王安石的诗充满了智慧与力量,不同际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读之,理解和感悟会不一样;相通的是,我们在孤独困苦时,在快乐无人分享时,希冀找寻一个盟友、一个知己,用以修复慰藉苍凉的心,用以抵挡现实的残酷无情。显然,见识超群、胸怀阔大的王安石最适合做导师和朋友。他具有超越时代几百年的思维,不汲汲于功名,不惜惜于富贵,每一首诗都能给我们无尽的回味,不仅滋润了心田,还有拔开云雾见青天的豁然开朗。
  我喜欢与树木花草在一起,绿色使我安静;喜欢在智者的诗里穿行,诗使我慧觉。万事万物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在于是否给了你心灵的温暖、美的熏陶和智慧的启迪。你选择什么,将来就会成为什么;你把时间花在哪里,你就会成为怎样的人。孤独是上天赠予的礼物,当安心享用,一个人的光影流年也可以过得如诗如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杜鹃花发映山红
下一篇:旅途二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