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旅途二章

旅途二章

对话佛子岭
  
  
  夏雨滂沱的傍晚,行至佛子岭水库大坝脚下。
  并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道道地地能工巧匠的杰作。坝体依山势而立,气势恢宏。站在你伟岸的身躯旁,自觉卑微,如蝼似蚁。
  
  佛子岭,你让我仰望!
  
  建国初期,在大别山余脉的丘岭地区,你是淠史杭水利工程的当家花旦,承亿万关注,是国人骄傲。童稚时语文课本上就听闻你的大名。五十年后,四十块钱就买下了登堂入室一睹你芳容的资格。佛子岭,你本可以更高贵些!
  
  大坝不怒而威。似一只巨大的的手掌,将在两山之间穿峡而过,肆意妄为,放荡不羁的淠河,拦腰掐住。让一路狂奔,毁财泱民的淠水,乖顺得如襁褓中的婴孩。
  洪水,不管你多么滔滔不绝澎湃激昂,一容入水库,就收了心,变得安静,变得从容,变得厚道,变得友善,不再打家劫舍,不再为匪作歹。在大坝仁慈的目光里,等待着合理的调谴。
  
  每一滴水,都是一份能量。
  盈盈一库夏水,该是多么巨大的力量!
  这份巨大的的力量如果没有大坝的管束,它足以排山倒海,足以祸国殃民!
  大坝,也只有自身公正强大,心底无私,才会产生足以振撼人心的巨大能量。
  
  其实,大坝就是水的规则。大坝之于水,正如规则之于国家和民族,规则强大公正,民族才会一定有希望。
  
  正欲离去,却见一股水流从闸体的缝隙处挣脱束缚,象似佛子岭水库憋足了劲的一股尿,喷射而出。
  我在心里笑了笑,那一定是股有特权有背景的水流。
  
  
  马鬃岭悟道
  
  
  喜欢一口气爬到山顶,俯看大地和苍生。
  如老病的狮子,舔着流血的伤口,警觉他了无生机的草原。
  喜欢一个人行走,不结党盟,不拉邦伙,无有所图。
  路虽漫长,少邦无助,走起来也坦荡从容。
  
  远离恶俗,避开不友善,不厚道,无视鸡鸣狗盗,一路走来,同道者无有三五。
  走着走着,一人独行。
  走着走着,把自已走成了一尊佛,走成了一个道场。
  
  佛,众生崇拜。
  佛,普渡众生。
  而我这尊佛,被卡在了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之中,尴尬无比。
  
  我终究渡不了自已。
  
  举目望去,彼岸花开,香飘遥远,却触手不及。
  原来,生活真正的面目,就是恶俗,就是不友善,就是不厚道,就是鸡鸣狗盗。
  如果它们立地成佛,且人人叩拜,处处焚香,佛与恶,又有什么区别呢?
  好险,差那么一点点,就成佛了。
  
  我还是那头踽踽独行的狮子。
  不愿禽兽般成群结队。
  老病。
  舔着流血的伤口。
  警觉着我了无生气的草原。
  
   非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