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初夏的温柔

初夏的温柔

初夏的温柔在五月散发的淋漓尽致,沐浴在初夏的晴空下,脸庞被风抚摸过,撩起发丝缕缕,像极了初恋的感觉,这一刻,这个身心都变得轻盈,期盼着所有的美好都能如期而至,日常的鸡毛蒜皮,在此时也变得风和日丽,愉快的将这份欢喜私藏起来。
  中午十二点二十八分,哄睡了珩珩,收拾完他的玩具,抬头恰见阳台上摇曳着缕缕阳光,拉开纱帘,窗外的紫薇树枝随风舞动,像极了披帛舞动的美人,这一瞬,我竟有些痴迷,深深的吮吸了一口五月的风,伸出手竟想抓一把回来抚摸,不由被自己的幼稚所搞笑,低头看到窗下的绿化带里,红花酢浆草开的正艳,淡紫色的花朵密密地排列在浓郁的叶绿之上,像是一条绿丝绸上又覆了一层紫色的丝带,配上这正午的阳光,显得格外清新雅致。
  这么好的阳光,这么好的景致,这么好的心情,这么恰到好处的空闲,若是能有一杯茶来助兴,岂不是更加美满!于是我便烧炉煮水,摆好茶具:一个小号的玻璃茶壶,一把小号的玻璃仿宋执壶公杯,一个琉璃桐花主人杯,一切准备就绪,静等水开,今日的主角便是祁门红茶。
  祁门红茶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儿茶,它产于安徽省黄山西麓的祁门县,这里地理条件得天独厚,气候优越,适宜茶树生长,所以历来好茶盛出。祁门红茶是1875年一位名叫胡元龙的人“改绿制红”而首创,人们争相效仿,祁门红茶由此兴起。祁门红茶的最早出现时为了迎合欧洲人的口味而制作,它独特的祁门香迅速风靡欧洲市场,深受英国皇室贵族的喜爱,被称为“红茶皇后”,与印度大吉岭红茶,锡兰红茶并称为世界三大高香红茶。
  水沸腾,温杯烫盏,然后投入祁门红,在沸水的冲击下,茶叶随水旋转起舞,悬壶而冲,琥珀色的茶汤注入公杯,在阳光的透视中,摇曳生辉,优雅明动。氤氲的茶气萦绕,馥郁的茶香直逼心头,一抹幸福油然而生,这样的安详竟觉得内心无比满足,无比真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这样的独处,不再寻友人宣泄自己的情绪,诉说自己的无助,反而更喜欢一个人伏于案边冥想,待珩珩睡了,就喝茶发呆,在一杯杯的茶中回神。珩珩醒了,便陪他玩耍嬉戏,不再如同他幼龄期时那般手足无措,经常狼狈不堪,把生活也搞得是一地鸡毛。每每阳光温柔的映进阳台时,我都会席坐在阳台一端的茶台边,泡上一杯浪漫的红茶,沐浴着阳光,休憩放松片刻,慢慢的也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心境也开阔了很多。
  时常我都会感慨茶的神奇。茶叶,不过一片树叶,被制成成品茶后,亦是质朴无华,一杯水更是平凡无色,但是茶与水的结合,却如魔术一般神奇。茶遇水而活,在水中,茶叶尽情地绽放自己,展现自己的魅力;水遇茶而香,香茶浸染了水,使水不再是一杯寻常的白开水。茶与水彼此融合、彼此成就。
  我们的家庭生活也应如此。家,从来不是某一个人的家,一个家庭的和谐幸福,并不是靠一个人的努力与付出。只有彼此携手共进,彼此体谅包容方可长久。有人说茶不过两种状态:浮、沉,而我们的生活也不就如此吗?得之淡然失之坦然,苦乐皆由心生,何不随缘,夫妻双方多一分理解,少一分计较,那么家庭就多一分和睦,夫妻同心,生活必然会越来越好。
  记得有篇文章这样写:“茶与水的相遇,是天造地设的安排,茶与水的相知,是浑然天成的结识,茶与水的相惜,是琴瑟和谐的爱情。”茶有万种风情,生活亦有万千滋味,我不奢求每天都能沐浴着暖暖的阳光,放空自己,感悟幸福,但求能在这平常的点点滴滴中,抛开柴米油盐的纷扰,在喘息的空间去寻觅生活的美好,尽可能去抓住最美好的时光,做自己。有人说:“别把生活想得太好,你会跌得很重,也别把生活想得太糟,你会失去活的勇气,生活中真正的英雄含义,便是看清生活真相后仍然热爱生活。”我从不知生活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只知道,活着一天,就要充实地过一天,活一天,少一天,过一天,赚一天。不辜负每一分每一秒,就如电影《无问西东》中的台词:“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我想,每天能看见新的太阳,这就是最大的幸福!所以我要努力享受这初夏的温柔,不负生活的馈赠!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放声大哭
下一篇:心泊,港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