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明天是母亲去世百天,忆及母亲为儿女操劳的一生,不禁泪水涟涟。今写此文,聊以祭奠远在天堂的母亲。
  ——题记
  
  母亲结婚一年后,有了第一个孩子。开始孩子太小,母亲专门在家照看孩子。趁孩子睡觉的时候,又抓紧时间寻草喂猪,打扫卫生,并赶在父亲收工回家之前把饭做好。吃完饭后,又赶紧洗锅洗碗,忙其它家务。
  孩子满月稍微硬朗一点,母亲就背着孩子上工。孩子再大一点,在脊背上不安分,母亲就一边哄背上的孩子,一边干活儿。管孩子哄孩子毕竟影响干活,队长会扣工分的。因此,在将孩子哄睡着以后,就将孩子放在老笼里。我们那儿全是坡地,老笼没处放,母亲就把老笼放在旁边的树卡卡里。母亲趁机轻装上阵,猛干一阵活儿,补上哄孩子时落下的活儿。收工后,父亲管孩子,母亲做饭。大人孩子吃饱喝足,母亲又剁草喂猪,然后又背着孩子上工。
  就这样,第一个孩子,也就是我的大哥,在母亲的怀抱里,在母亲的脊背上能走会跑,渐渐长大,上学了,母亲这才轻松一点。可轻松不久,第二个孩子,也就是我的二哥又降生了。于是,母亲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劳。
  母亲一共生了大哥、二哥、我和小妹四个孩子。我们这几个孩子在父母特别是母亲的精心哺育下渐渐长大,父母也完全可以松一口气了,但父母却又操心起几个孩子读书、娶媳妇之类的事情。母亲常对我们说:“老三从小就聪明,念书又用功,学习一直是班里最好的,将来考大学娶个好媳妇过上好日子肯定没问题,也不用我们操多少心。就是老大、老二你们两个,我和你爹再苦口婆心地劝说,你们也不好好念书,将来也就是种地的命,可在我们这深山沟里种地的庄稼人,娶个媳妇都很难呀。”母亲信神,也常在柜子上的香炉里点上几支香,求神保佑儿子们好运气,能早早说下个媳妇将来成家过日子。
  母亲明白,光求神是不行的,光操心也是不行的。于是,除过和父亲努力挣工分多挣口粮外,还在工余多打草喂猪养鸡卖钱,预备为大哥二哥娶媳妇。为了攒钱,日常尽量节俭。一家好几口人,挤在一个炕上,身子下就铺点麦草,麦草上边铺张芦苇席子。时间长了,席子破了,不注意席签子就会划破皮肉,母亲用破布片子补补继续用。一件衣服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烂了小了,补一补,让我和小妹接着穿。
  由于母亲会精打细算过日子,终于攒下了几百元钱为大哥二哥早早定下了娃娃亲。母亲这才又稍微松了一口气。
  可是后来大哥长大了,定下的媳妇却嫌我们家穷又住在深山,退婚了。几百元财礼钱和几石粮食虽然退了,可我们这一带却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姑娘给大哥做媳妇。母亲父亲担心大哥以后打光棍,一狠心就让大哥去山外的关中平原一带,当了别人家的上门女婿。
  二哥长大后,自己托关系当了兵。在部队上眼界宽了,也接受了新思想,不满意父母给他小时候包办的娃娃亲,退伍后想退婚,去山外当上门女婿。父母请了家门的几个长辈和大队上有些声望的人轮番做工作,二哥仍是态度坚决要退婚。那时,我也师范毕业在家乡的初级中学当了教师。父母心想我是当老师的,说的话也许二哥会听,就叫我给二哥做工作。殊不知我也是新青年新思想新观念,也支持二哥退婚,自由恋爱找对象结婚。母亲就哭了,哭着在我们面前说:“老三你是公家人,将来也不一定在咱们这里成家立业。你大哥是命不好,才去山外当了上门女婿。老二呀,就你一个待在我们跟前,我和你爹以后也能给你帮忙干活带孩子,那是多好的事呀。你总要去山外当上门女婿,低人一等,图啥哩?图啥哩?”
  我心软,见不得母亲哭,也觉得母亲的话有点道理,就改变主意帮着劝说二哥,并给二哥出了个主意:“现在已经实行包产到户,也允许搞副业挣钱了。我拿出教了一年书攒的钱,你拿出你的退伍费,再想办法贷点款,买一台拖拉机农忙之余搞货运,咋样?”
  母亲赶紧顺着我的话说:“是呀是呀,这是好主意。你把金玲娶了,就在咱这儿成家立业,地里的活有我和你爹,你好好挣钱,后头一定会有好日子过。”
  在我们的极力劝说和宏伟蓝图的诱惑下,二哥终于答应娶了金玲,并按我的主意买了四轮拖拉机,干起了运输业。母亲的心终于放回肚子里去了。
  大哥在山外有了孩子,母亲不放心,就出山将孩子经管出月,然后又回到家里帮二哥二嫂带孩子,得空又赶紧做一家人的饭,还有洗衣、喂猪等等,依然操劳个不停。
  天不早了,二哥出车迟迟不见回来,母亲担心二哥的安全,就坐到大场边的青石墩子上,一眼一眼望着山涧底下河边的路,直到看见二哥开着拖拉机回来,或是听见脱拉机“突突突”的响声,方才放心地回到家里,给二哥热饭。
  母亲知道,每到周末,我都会回家,也是早早地坐在场边青石墩上等我,直等到我的身影在山口路边出现,方才回到家里继续做饭。饭好了,我们一家人一边吃,母亲就一边唠叨:“你也老大不小啦,得赶紧找媳妇啦。”
  我就回一句:“妈,你别操心,不急,到时候了我自然会找的,耽误不了你抱孙子。”
  父亲也总会在这时说一句:“赶紧找,青春不等人。”
  后来我工作调进城里,回家的次数就少了。但每次回家,父母总少不了问媳妇的事,我就以各种理由搪塞。走的时候,母亲也总要把我送一段路程,边走边不停地叮咛要我赶紧找媳妇。直到我信誓旦旦地答应赶紧找,她才止步,看着我远去。
  如此几年过去,我终于找到满意的媳妇带回家,父母这才放心了,并欢欢喜喜地为我们操办了婚事。
  儿女大了,成家了,母亲又操心起孙子辈的事。五六个孙子孙女都是她一手经管大的。按说,她年纪大了,也该歇息歇息享享清福啦,可他仍是操心这个操心那个。而最让她操心的还是二哥的大儿子,也就是母亲的大孙子。她的大孙子不好好念书,长大了说不下媳妇。母亲只要一遇见人就请人家帮忙打听,看哪儿有合适的姑娘给她大孙子说一个。后来家里托人从比较贫困的旬阳一带给孙子说了一个媳妇,但媳妇却在结婚前三天跟人跑了。婚结不成不说,还惹人一场大笑话。二哥一家伤心,母亲也更是伤心,整天抹泪。后来,二哥为了好给娃找媳妇,就托人找关系,掏钱买户口搬到关中居住了。到了好地方,大孙子很快就找到媳妇结了婚。这下,母亲总该放心了吧,可她又整天操心:二孙子快二十了,得赶紧找媳妇;大孙女书念得好,上了大学又读研,事倒是好事,她爸的负担又重了;外孙一天光吃零食,不好好吃饭,影响身体,咋办呀......
   父母一辈子都在为别人操心,唯独不操心他们自己。他们前半生日子苦,加上又得养几个孩子,所以总是节衣缩食,再加过度劳累,弄得浑身都是病。本来小病花几个小钱就能看好,他们却不舍得花钱,结果小病拖成大病。记得有一年,父亲跑到乡上打电话,说是母亲病倒了,快不行了。我急忙搭个出租车赶回去。母亲已经昏睡了几天,只剩一口气了。我赶紧请了个医生上门给母亲看病,结果一诊断,是感冒,吃了几块钱的感冒药就好啦。我埋怨父亲啥不请医生给母亲看病买药吃呢?是没钱了吗?我父亲委屈地说:“你给的几千块钱你妈那儿放着呢,她不让我去给她请医生看病买药。说你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说不清啥时坑住了,就能应急呢。”
  我就说:“妈,你看看,为了省几个小钱,差点把命搭进去了。以后有病就赶紧看,别舍不得花钱。我现在和媳妇都是拿工资的人,也不缺钱,别再为我们操心啊。”
  “好好好,听你的。”母亲说。
  可是,说归说,做归做。听父亲说,母亲后来生病时,仍然舍不得花钱买药,硬死扛哩。
  到了八十岁上,母亲得了食道癌。我们让医生给母亲做手术,想让母亲多活几年。母亲说:“本来人老了就成了儿女们的累赘。这种病即使做了手术也活不了多久,反给娃们增加经济负担。”任你说破天她就是坚持不做手术。去问医生,医生说母亲身体状况本来就差,再加上年事已高,做手术很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我们就只好让母亲住了几天院,打了几天点滴,然后接母亲回家。
  我想把母亲接到我家,尽最后一点孝心。母亲却说怕影响我们上班,坚决要求回到关中二哥的家。我们只好让二嫂和弟媳妇在家里照顾母亲,由我们出钱给母亲买药止疼,并挂点滴补充营养。母亲说她还能吃能喝,挂吊针糟蹋钱干啥哩,硬是不挂。后来母亲吃不了饭了,我们又开始挂营养针,母亲还是坚持不挂。请医生挂上,一不注意她就自己悄悄将针头拔掉。
  我们知道,母亲宁愿自己受罪,也绝不给儿女们增添经济负担。去世之前,还为儿女省钱,这大概就是母亲能为儿女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这就是母亲,一辈子总为儿女子孙操心却从不替自己考虑。等到老了病了,卧床不起了,却又在操心:自己怎么做才不会成为儿女们的累赘?
  这就是最伟大的母亲啊,这就是最伟大的母爱!
  愿母亲在天之灵安好!
   草于2021.5.10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心泊,港湾
下一篇:爹,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