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爹,娘

爹,娘

走在村庄的街道,土墙根下是一堆儿又一堆儿的老人,他们有的打盹,有的发呆,有的扯着闲话拉着家长里短。他们的生活是平淡的也是单调的,更是辛酸的!
  夕阳的余晖撒在他们身上,油腻的衣服开始泛起红色的光。不知道是谁提前回了家,大家看着他家烟囱里升起的炊烟,都在羡慕的猜测:是不是他家孩子们回来了?随着猜测老人们开始了儿女的话题,你家的,我家的,还有他家的孩子们,从幼年说到童年、少年、青年,一直说到孩子们外出打工定居。好像村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他们的“心上人”,所有孩子的成长故事都记得那样清楚!他们细数着孩子们的点点滴滴,脸上的皱纹也随之开了合,合了开。更多的神色是随着一个说了几遍或几十遍的话题走神……
  太阳最终全身心的退到山后,夜色也缓缓拉开帷幕,老人们恋恋不舍的打着招呼慢慢起身回家。一把把锁头被哆嗦的钥匙打开,门再次被关上,剩下的唯有老人蹒跚地脚步声清晰的有点清冷!
  电视上的人来来往往,看着有点拥挤,老人不满意地嘟囔着什么,本打算做饭吃的念头也打消了。他踮起脚尖吃力地从吊篮里拿出一个快要腐烂的西红柿咬掉皮,放在干瘪的老嘴边吸溜着里面的汤汁,那样子像极了一个馋嘴的孩子。
  电话的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老人盯着电视机上的主人公有点着急,不由自主地提醒着荧屏上的人:接电话,快点接电话啊!与此同时他也抱紧了自己的老人机生怕错过铃声!
  按亮了的荧屏又黑了,黑了再按亮。老人反复地重复着这个动作,至于电视在上演着什么剧情,他无心在乎,他更在乎电视上打出来的时间点。好不容易看着手机自动亮起,等不急铃声播放,第一时间拿起手机和颜悦色地应到:歪。
  电话那头地声音断断续续传到老人耳朵里,他一边努力地听着一边猜测一边回答:吃了,吃了,我包了十几个饺子,猪肉韭菜馅的。你们吃了吗?早点休息,我很好,精神着哩……
  老人满意地放下电话,一边为自己小小的谎言沾沾自喜,一边又拿起吸溜了一半的西红柿继续吸溜着。
  这不是一个老人的故事,这几乎是全部留守老人相似的生活。随着一声鸡叫,李老头借助于晨曦灰蒙蒙的光,又把老伴强行搀扶到三轮车上坐好,然后用绳子绑牢,为了不给孩子“添乱”他也只能为难老伴了!
  锄头在三轮车的车厢里被颠簸的叮叮当当,和着老伴唧唧歪歪地自言自语也凑成了李老头晨间的交响。他把三轮车停好,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捆绑老伴的绳子,然后给老伴喂了几口水,并嘱咐老伴:别急,很快的,乖乖等我!说完这些,他扛起锄头走向玉米地。看着玉米地里布满的杂草李老头无心多想,他猫下腰一锄挨着一锄地挖,此时只能听到草根咯嘣咯嘣的断裂声和李老头呼呲呼呲的喘息声。
  盛夏的朝阳也是火辣辣的“烫”,李老头用袖子摸了一把脸,他快步走到三轮车旁,给老伴支好太阳伞,用自己的袄袖子替老伴擦拭着脸上和脖梗子上的汗水。此刻的他眼睛有些湿润,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争强好胜的女人会变成这个样子!
  还记得一年多前儿子意外身亡,老伴不顾邻居亲朋的阻拦,她“突破重围”来到了孩子出事的现场,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儿子她一头栽倒在地。醒来的时候她两眼望着天花板不哭也不闹,无论大家怎么劝说她都一言不发。出院以后她也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发呆,或者去儿子出事的地方转圈。
  李老头和女儿带着老伴看过好多医生包括心里医生,大家都说她这是心病,需要时间和自我心里调理。鉴于老伴的这种情况,李老头让女儿先回河南婆家,因为他知道老伴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好起来的,可是女儿的生活还要继续,更何况女儿还身怀六甲在这里实在没人照顾。在给女儿送行的那天,女儿哭成了一个泪人紧紧地拉住她的手不舍得走,可是她娘的目光落在来来往往的车辆中,似在搜寻爱子,又似在搜寻肇事的车辆。看着探出车窗外的泪眼,看着无动于衷的老伴,李老头向女儿使劲地挥了挥手,然后扯着老伴转身回家。
  日子在慢慢地煎熬中继续,老伴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有些加重。她时常一个人偷跑去出事地点不顾来往的车辆,只管一个人在哪里呼唤:孩子不怕,娘来了,带你回家,回家……还手舞足蹈地在空中抓抱着什么!为了老伴的安全李老头不得不在下地干活的时候带着她,绑着她……
  李老头一边放下水壶一边给老伴擦拭着嘴角的水渍,声音柔柔的,又像是喃喃自语:现在才八点来钟,锄到九点半就回家,剩多剩少咱不管它。说完,他又扭头看了看自己瘦弱的玉米苗,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别人家的两遍地都锄完了,可是他家的一遍地还没弄完,也别怪玉米苗不长,实在是杂草太多了。可是他又不忍心让老伴半天半天的晒着毒辣辣的太阳,也只能早早地来早早地回!
  不远处的身影呆呆注视着这边的“风景”,这就是电话中常常说的“好着哩,好着哩?别担心我们,你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等孩子大点了再回来看我们,我和你娘都好着哩……”河南和河北真的是一条河的距离吗?当初为了爱情的义无反顾,可是在家里出事后由于距离问题的无能为力,让她这个外嫁女真的后悔不已!每天电话中她都会不厌其烦地叮嘱爹吃好、喝好,注意身体,照顾好娘。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她每天的叮嘱是多么的苍白无力!看着那个猫腰拼命挥动锄头的老头,一年多的时光没见爹怎么可以老成这样?再看被绑在三轮车上的娘,她骨瘦如柴呆滞的目光一直跟随着爹的锄头移动,虽然不知道娘在嘟囔些什么,但从娘时不时上翘的嘴角可以看出,娘还生活在她梦幻般的世界里,只是爹没有告诉她而已。
  “爹,娘”随着女儿一声凄厉的呼唤,他的锄头落在了玉米苗上,回头看着阔别已久的女儿李老头像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竟忍不住呜呜咽咽的痛哭失声。这时三轮车上的老伴也收回了呆滞的目光,她瞅着眼前的情景竟然也多了一丝泪光!
  孩子的哭声把所有人从悲伤中拉了回来,李老头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女婿和外孙子,他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角,接过这个隔辈的亲人眼泪又一次溢出眼眶。就在此时被女儿松了绑的老伴也走了过来,她伸手要抱孩子,李老头下意识地躲开了,因为他不知道老伴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举动!
   女儿和女婿看到这一幕交换了一下眼神,女婿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在了岳母的手里,李老头和女儿紧张地盯着老伴的举动,只见她抱着孩子就地而坐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唱起了哄儿子女儿睡觉时的歌谣……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的母亲
下一篇:敬畏粮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