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南、三坑之行


  很早就闻名说崎南、三坑的山光水色挺美的。
  崎南,属崎岭乡管辖,三坑,则属九峰镇管辖,其实相隔只几里路。
  虽属两个乡镇管辖下的两个行政村,其实只隔一个山坳而已。
  崎南住着我的宗亲叔叔朱上海,我的三公从小被领养到那边去的,骨头连着筋,亲情总相系。
  我是第二次去崎南的,第一次是与我童年的好伙伴黄耿明一起去的,当时是骑着摩托车去的。
  这一次到崎南,高速公路已经从崎南那边经过,是新开辟的,可以直达广东潮州。
  或许是由于念念不忘亲情吧,这一天,我驾着小汽车去做写生前的探路准备。
  美,就一个字,崎南和三坑同样美,过了三坑坳,两棵迎客松巍然屹立,苍劲有力,估计树龄达百年以上,挺惹人眼的。
  又过了小尖坳,又有两棵迎客松,更是屹立苍穹,直指青天,好不壮哉。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我突然想起一代领袖毛泽东主席的七绝诗来了,我只想改一句,“天生一个三坑村”,就很贴切了。
  “挺立海拔高山处,沾云饮雾自踌躇。逍遥劲在吞山傲,饱览天穹漾云舒。”我想,这就是对两处迎客松的写照。
  绝处有美景,深山匿真松。一路驰行在山道弯弯的山路上,《山路十八弯》,这首歌漾在耳边,叔叔朱上海和老同事朱庆秋一路做着导游,也介绍着奇山、奇松、奇景的三坑村的好多故事,这里地灵人杰,有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系的原来担任过漳州大学校长的朱国辉教授,有现在闽南师范大学当副教授的朱志明,有企业家朱活水,这些人都来自于三坑村。
  “刀昵山出丈八梁”这是我们本地的一句俗话,就是说高山深处、大山深处总匿着真正的大栋梁,此话是应景的,应景而生英才,地灵人杰,好山水蕴育好英才也!
  是啊!朱国辉教授原来在闽南师范大学任教,是我二弟就读闽南师大时的班主任,我二弟读的也是化学系,与老师同出一辙。
  “海拔高处匿三坑,小尖山挺入云端,茶香柚硕惹人爱,地灵人杰谱新章。”此时,我确实有点沉醉在这里美丽的山光水色中,不能自拔,也摇摇欲醉,如饮了几盅山里人自家酿的美酒,酣眠入梦中了。
  “如是三坑无美景,世外奇客且涉来。醉饮山光一千里,遥观水色吐青云。”此时,我吟着不押韵的诗句,只图快速表达。
  “呢哝胜景心飞悟,烂漫情怀掷高途。宝骏行空千里远,清心且漫小尖无?”啊,是真的来了诗兴也!
  可是和叔叔朱上海和老同事朱庆秋谈的最多还是往事,往事索怀犹难忘,一语清新话自来。临告别时,总是依依不舍,温馨话语相送,嘱言缕缕,期冀平安,好话良言,祈祷祝福,呦!好一个依依惜别情难舍的景象呀!
  期望下一次再相逢,下次再来,这总是做东的亲人的口头禅,是啊!下次再来,美丽的三坑!美丽的崎南!
  “一坳栖着两村庄,青松翠竹伴山眠。远匿真琼好美景,更有佳人彩虹扬。”再见了,美丽的三坑村!再见了美丽的崎南村!下一次,我一定和江宓老师一起,带着好多好多的学生来这里写生,来这里作画!……
  
  2021.5.11.
  
  写于漳州。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敬畏粮食
下一篇:甜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