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远,“远”的况味

镇远之行,感受的是那一番“远”的况味
  起初说起镇远,总会联想到镇南关,不为风景相似,只为那一个“镇”字,有着边关镇守的意味。毕竟,镇远位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属于边城罢。然而,踏入镇远的那一刻,却不由得想起边城凤凰来,翘檐青砖屋,错落古城墙,大红灯笼高高挂,一条青水悠悠淌。若是晩上,真的分不清身在凤凰还是镇远。当我们徜徉在依着山势而建的民居,那高高的封火墙和门口高悬的牌匾,让我想起了腾冲的和顺古镇,古朴文化气息扑面而来。那像太极八卦一般穿过古镇的“S”型河流,布局着许多的商务码头,浓厚的商业气息,仿佛看到了洪江古商城的影子。镇远,无疑有着古城古镇的诸多元素,但是,镇远的容颜似乎并没有让我有多少动心。似曾相识,却又与众不同。为着这“不同”,心中一直苦苦思索着。返程的列车上,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细细回味着古镇的一幕幕,渐渐咀嚼出一种况味:远。
  “远”的况味,是那条有着孔雀石一般绿的㵲阳河吗?这条美丽的河流,流经千古岁月,淌过崇山峻岭。她从贵州中部的瓮安发源,流过两百多公里后,奔向湘北汇入沅江,再汇入浩瀚的洞庭湖进入母亲河长江,终究融入大海。这条河,是连接山区经济、文化走向发达、文明的纽带,纤夫的血汗浇灌了边城盛开的花。那高耸在山峰顶端的天门洞,像极了一只天眼,洞穿河边苗家侗家世世代代生活的艰辛;那矗立在宝蓝色河边的孔雀山,包含吉祥寓意的金孔雀般,承载起千百年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条河,如玉带一般带给人们千年的美丽景致;这条河,似太极八卦护佑着黔东南这方水土。㵲阳河无疑是悠远的,她见证了古镇悠久的历史。
  “远”的况味,是街道上磨得发出幽光的青石板,是古城墙亭阁边斑驳痕迹、荒芜的茅草,还是间或出现的陈 旧的木屋?那依着山势筑起的座座古朴的民居,以及民居之间形成的青石板巷弄,都在传递着一种悠远的意味。镇远,自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设县起,迄今两千多年悠远的历史;明清时期,镇远驻军的大量军需,引大批商人纷纷涌入这里,从而商贾云集、商业繁荣。博物馆里不甚清晰的老照片,都在彰显着这里是一个历史文化名城。千年积淀,承载着厚重的文化,写满了历史的沧桑,这无疑都在昭示着一种“远”的况味。
  “远”的况味,是那些千百年来纷争的战争史话?“欲据滇楚,必占镇远”、“欲通云贵,必守镇远”。镇远因其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在这里演绎着战争与和平的幕幕人间悲喜剧。宋朝时,成吉思汗的铁骑从云南进入贵州后,再东征潭州,可就在东征中,却久久不能攻下贵州境内的一个小城——镇远,止步于此。镇远,也曾上演过为了主义而大操干戈的铁血故事,让世人瞩目。
  直到走进“和平村”,才感受“远”的况味更是一种人性的升华。和平村,保留着晚清时期的半圆拱门和土石筑就的高大的围墙,是1938年-1944年关押日本战俘的场所,在算不得历史悠远的时间里,上演着一出长达六年的历史剧:以德报怨。中国军人将关押在此的六百多名日本战俘,在管理上实行优待俘虏政策,不杀不辱,生活善待,人性关怀,千方百计让日俘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而不是以怨报怨式的苦役、刑罚,从而使许多战俘从军国主义转化为反对战争的和平先锋。对于日本侵华这段屈辱的历史,国人情感上更多成分是仇恨。但是,看到“和平村”这段“以德报怨”的历史,我们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内心是很复杂的一种情愫,既隐痛又震撼!这是一种怎样的深明大义与深谋远虑的义举呀!这无疑是一种更加深远的况味,让人久久难以平息的敬意。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右岸,左岸
下一篇:老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