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老鹰

老鹰

我仰慕的鹰,飞在家乡的天空上,高,优雅,翅膀一动不动,像一条沉思在蓝海里的鱼。
  少年的我每一次停下割草的镰刀,向天空望定那个至尊的“士”字形影子,都会陷入痴迷状态,仰脸的尺度很大,几乎要折断脖子。那时我没有读到多少书,也没有人教我梦想。我的心处在一片贫瘠与混沌之中,却对鹰那无与伦比的自在、自由,生发出无可比拟的艳羡和向往。
  我想象鹰每天巡视着山川大地,俯瞰着沧海桑田,风像水一样抚过它高傲的羽毛,阳光与圣乐漫过它冰凉的耳畔。我从没见过它飞在低处,沦落地平,哪怕一次与禽畜为伍,与燕雀争食。它仿佛被镶嵌在蓝天里,一个象形文字,一枚图标,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像。
  很久很久之后,靠补充常识,我才知道鹰之所以叫老鹰,是因为它真的很老,居然可以活到七十岁,比爷爷奶奶的岁数都大。接着还了解到,老鹰并非生来就是长寿星,它在四十岁时有一次大劫,有一次续命,有一次重生。
  当老鹰活到40岁的年龄,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捕猎。同时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触到胸膛。它的羽毛也长得过分浓厚,翅膀越来越重,让它难以继续飞翔。此时,命运带给它一场生死考验,它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等死,要么来一次脱胎换骨般的新生。
  那是一场长达150天,比死亡更痛苦,比壮士断腕更惨烈的蜕变。它辞别蓝天,独自躲在悬崖一隅,首先用它的喙狠狠地击打岩石,直到旧的喙完全脱落。然后,它久久地等候在那里,直到新的喙长出,再用新的喙把自己的趾甲一个一个地拔掉。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它还要再把羽毛一根一根地拔除。至此,它已然是一只最破败的鹰,无助,虚弱,丑陋,无颜示人。
  五个月的漫长煎熬中,它不能吃,不能喝,不能飞,只有岁月行走,岩石相伴,日出日落,风去风来。然而,饥饿无法夺其志,孤独不能噬其心,伤痛不曾断其骨,残废不可辱其尊。当五个月之后的某个明天来临,它终于能够抖动梦想,舒展开来那一双新生的翅膀,以一只新鹰的形象,重新出现在久违的长空。
  它一度失去了盔甲,失去了武装,失去了风度,几乎失去了作为一只鹰的一切,仅剩一颗不死的心。正是这颗不死的心,给了它不竭的动力,为它赢得了此后30年长度的第二生。
  这是一个神话传说般的故事,有人从生物学的角度怀疑它的真实性。但即使是一种虚构,即使只是一种可能,都不足以影响鹰志存高远、傲视群雄的形象,以及它坚韧不拔、卓尔不凡的品格。它并不在意为别人励志,它是它自己的英雄。
  鹰在长长的生命旅途中,也许曾怀疑自我,否定旧我,但最终它必定选择了抛弃旧我,重塑新我,死而后生,其勇气、耐力与信心,非我等庸常懦弱之辈所能及。
  天空属于鹰,也属于其它鸟雀。但鹰只属于天空,属于自由,它从不委身沼泽,苟且棚圈。天空是别人的路,却是鹰的家。
  有鹰的天空,才有高度。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